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蓬莱潮水费东村的民俗博物馆;蓬莱招远植物录;招远张星镇徐家村仓口陈家村初探  

2016-09-22 10:29: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个题目,懒得一一去做,一并发在这,同学们凑合看吧。

    待会儿配个图

 

蓬莱潮水费东村的民俗博物馆;蓬莱招远植物录;招远张星镇徐家村仓口陈家村初探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费东民俗博物馆藏农具名录

 

大体按图片顺序:犁犋,八齿耙(音爬),十齿耙,桁杆,轴根子,套索,索头(牛用),套棒子(骡马驴用),二齿钩,刮板(平整地瓜垄用),扒网子(捕鱼用),连杖(通称连枷),竹耙(音爬),木锨,耢(相当于耙,条编的),木耙(音爬,搂场用),倒粪耙(音爬),小镐头(一侧带锤的),大镢,铁锨,小钢锨,井绳,小耧(耩子),喷雾器,喷粉器,三脚耧,牲口鞍,耘锄,车耳子,滑子,驮架,箩(粮筛),木槌,碌碡,碌碡挂,使牛鞭,点葫芦(点种用),花生点,地膜钩,套包(缨包子),地瓜擦子,麻袋,布口袋(帆布袋),粪斗,篮子,骡套,大襻,肚带,后鞧,吊棒(轴根子,单牲口用),笼嘴,木撮子,木滑轮,砍刀(杀猪用),钻,串铃(十六个,一边八个),气包(皮制小风箱),木匠箱子(或石匠箱子,木制,工具箱),光砘,尖砘;粉坊用具:漏勺,木勺,刮板,豆腐架;纺绳用具:桄,瓜,摇车;三齿镢,麦拍(打麦打谷用),钉钩(卖肉用),豆腐梆,板锄,薅谷刀,高粱刀,镰刀,圆锉,韭菜刀,锛,小板镢,胶锅,割皮刀,木工铲子,弓,博锤子(打经子用;纳鞋底的细麻绳,合绳前之单股为经子),药杵(药捣子),药砘头,燕油壶,粮囤,锅帽(平者为锅盖),折子,木车轱辘,炕帮(压炕板),扁担,小推车,粪篓子,果筐,锯,丈杆(两节开合,有刻度,打开长一丈),磨刀石,铡刀,压榨器(粉坊用),辘轳,水斗,茶盘子,铁锅,香油磨,耍磨(玩具磨),轴承(大型辘轳架的,不带滚珠),玉米擦子,手摇剥玉米机,水筲,担杖,花生脱粒机,纺绳机,鞋立,捕鼠器,弹花弓,小堲挂子,大堲挂子,炕面堲挂子(长70cm,横铺两趟就是炕宽一米四),坯斗,酱油桶,织布机,梭子,抢板(抢场用,把儿短,用拉,一人推一人拉),纺花车,淘金槽,炼金锅,大锅铲(做大锅饭用),罩子灯,喷灯(照明,做饭:注意底盘上的三个洞,插锅架的),马灯,刨子,金银匠工具:锤子,小锤,剪刀,小钢锯;瓦工工具:灰(石灰,洋灰即水泥)盘,墁板,瓦刀,小瓦刀,钻子,铅锤,墨斗,小钎子;编扒(音爬)工具:劈竹刀,刮竹刀,曲钩(对竹节用),烤炉(燃谷糠,锯末);斧头,木钻,凿,大板铁锉,羊角锤,钳子,蟹七子(极小的刨子,会拐弯,修刮曲面用);鞋楦,烙铁(装木炭),麻袋扦子(检粮用);砘轱辘,蒜臼子,蒜锤子,洗衣板(搓板儿),麦箱(不是衣箱哦),撮子,锅盖,面板,风箱(风匣),升,米斗(条编的;小麦,玉米盛35斤,大豆较轻,绿豆重,八升算一斗),七下一斗(七分之一斗,条编者),纸盆,小箢篼,小笸箩,纸笸箩,箩,箩棍子,民国铜箩,蒸笼帽盖,笊篱,晒筐,筛子,熏烟儿(驱蜂用),熨斗(装热水),电筒,毛叨(音;草编,装饭保温用);暖壶(不是现在的热水瓶;暖为动词,意思是给热水壶保温的),笼屉,小笼屉,簸箕,擦床(切地瓜土豆用),糖葫芦插子,蒲团,大笸箩,菜松(擦地瓜萝卜胡萝卜丝的),擀面杖,袜子板(补袜子用),豆皮量,汽灯,蜡灯笼,瓷灯笼,煤油灯,玉石蜡台,虾酱缸,酒篓,量筐,竹篓,圆箢篼,食盒,鸟笼子,茶囤,米缸,棒槌(洗衣用),大杆秤,饭筐,饭篓,干粮篓,锅,刀,铲,勺,箸笼,四系罐,针线笸箩,巧果卡子,烧饼模,茶筒,执壶,暖憋儿(热壶,暖被窝儿用)

宋孚强协助整理;不止农具;凡228品

 

这里必须附注一笔:上述农具,并不代表现在在用的全部。第一,有些品目已经淘汰不用,而同样用途改用新式或机械机电农具;也就是说,现在在用的农具,品目上也许少于,但也许多于上述;之所以可能多于,是因为分工日细,工种日多,还有就是用于同一用途,可能不同进化阶段的工具都在用。现在在用的,一是要深入农户,而是要到集市上去,做进一步调查。第二,只有深入农户,让他们把在用的农具一件一件摆出来,才能估量这一带山民的劳作状况和生存状况。比如,我曾在淄川一农家见到同样大小和状况的担杖四条;也曾在上述地区一农家见到同样大小和状况的大瓦锨四把;这说明农忙工忙时,一家所有男女劳力有必要一齐上阵。同样,这次我在徐家村一农家,家主林姓,穿军便服,体格魁梧,他家的有上盖的厕所里,壁间张挂存放着大大小小农具工具不计其数!照片能显示的,至少有板锄三把,牙锄两把,倒粪耙子两把,大镢六把!外加二大镢两把。可见第一,家主的劳动量和劳动强度;第二,家主的心气儿:万事不求人,什么工具都有。

此家狭小的庭院中,花木繁多,有两本桂花极大。另有梯子一架,铁制,横梁有上斜角度。

 

 

 

蓬莱潮水费东村的民俗博物馆;蓬莱招远植物录;招远张星镇徐家村仓口陈家村初探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招远蓬莱植物漫录

 

参,黄芩,益母草,狭叶珍珠菜,柴胡,萝藦,鹅绒藤,二翅黄榆,长蕊石头花(山苜楂),扁担杆,黄蒿,小叶鼠李,白英,千年不烂心,金钱草,北马兜铃,金铃子,地肤子,瓦松,酸枣,地榆,花木蓝,红蓼,水蓼,野绿豆,大花野豌豆,白头翁,太行铁线莲,大叶铁线莲,毛栗,黄荆,石竹,垂盆草,风毛菊,铁苋菜,附地菜,商陆,酸模,蕨菜,铁线蕨,沙参,荠苨,桔梗,葛,牛迭肚(拉牛蛋子),翅果蓼,山葡萄,东北山葡萄,葎叶蛇葡萄,茜草,野菊,小红菊,紫苑,地椒,山韭菜,狗舌草,绵枣儿,有斑百合,黄花菜,南蛇藤,菝葜,杜鹃(映山红),华北绣线菊,鼠掌叶绣线菊,芦竹,野鸢尾,一年蓬,碱蓬,蝙蝠葛(苦地丁),费菜。

 

 

蓬莱潮水费东村的民俗博物馆;蓬莱招远植物录;招远张星镇徐家村仓口陈家村初探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蓬莱潮水费东村的民俗博物馆;蓬莱招远植物录;招远张星镇徐家村仓口陈家村初探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蓬莱潮水费东村的民俗博物馆;蓬莱招远植物录;招远张星镇徐家村仓口陈家村初探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蓬莱潮水费东村的民俗博物馆;蓬莱招远植物录;招远张星镇徐家村仓口陈家村初探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蓬莱潮水费东村的民俗博物馆;蓬莱招远植物录;招远张星镇徐家村仓口陈家村初探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蓬莱潮水费东村的民俗博物馆;蓬莱招远植物录;招远张星镇徐家村仓口陈家村初探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蓬莱潮水镇费东村,

招远张星镇仓口陈家村和徐家村的

初 看

 

东村虽称三面环山,实则营建于敞阳平旷之上,与平原村落无异。老房子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为主体,部分区域经过八十年代后统一规划,但基本沿袭旧有格局。现在的观感是:人家院子阔大,且前后皆有余地。特别是规划后的新院子,门前例有空地,种菜养花。街巷整洁,公共设施齐全,状况良好。有一定的夜生活,以广场舞和扑克牌为主。照明良好。唯不甚安静。村较大,毗连费中,费西,户口逾千,实为一超村联合体。村委大院规模相当于普通的乡镇机关。办公楼背后,有一排十数间平房,是为伙房,包间和客房。

外有宽阔水泥公路,有班车通蓬莱,潮水。路外河渠,渠外宽阔土路,果园漫山坡,连绵无边。

水果蔬菜业极发达,全村共有收购储存基地十六家。购物方便,有超市两家,并有一间快餐店,主营早餐蓬莱小面。村口早晨有炸货摊,有油条豆浆,油炸面鱼儿等。沿路人家,皆有阔大遮阳棚,放置农用车辆,收获或收购的苹果,玉米,花生等。

主姓有张宋肖,村书记张姓,妇女主任张姓。村书记很有能力,建有一座上规模民俗博物馆,山庄数处。一处红色记忆陈列馆已经建成,占地数十亩。开发一处女王山种植民俗旅游区。另有一处仿蓬莱阁景区在建。

 

蓬莱潮水费东村的民俗博物馆;蓬莱招远植物录;招远张星镇徐家村仓口陈家村初探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远张星镇的仓口陈家和徐家二村,依傍同一条山沟,而地势村貌迥然不同。徐家村虽建于山坡之下,沿河面山,感觉却并不逼仄。街巷横平竖直。十数条明清老巷虽狭窄幽暗,却基本规规整整。村外大路沿河,河边路边,白杨参天,洋槐枫杨婆娑饶姿致。河那边果园沿坡,直上层岭连山。

从徐家村沿河投东北,步行十分钟路程,最是风光无限。三面皆山,一谷碧绿。河床草甸,牛羊在牧。两边大树,果园,右手边远望,大坝水闸,巍然高耸,为山水平添几许气派。

来到仓口陈家,却又是一番气象。渐入山里,街道河沟,都被束紧。街巷随弯就曲,极尽迂回。房舍高低错落,典型山村面貌格局。早晚极静。基本没有夜生活。晚饭前后,街头巷尾,数人闲坐聊天而已。走出村口,灯火渐稀,水声潺潺,虫声四起,萤火乱飞,清寂之极。

早晚散步,有水泥道上通陈家水库。水库左边,有水泥路通远村。沿路行,看山看水,水库上流头,渐渐变为河道,田园人家,大树溪桥,观之不尽。

 

 

蓬莱潮水费东村的民俗博物馆;蓬莱招远植物录;招远张星镇徐家村仓口陈家村初探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两村皆有老房子可看。不同处是,徐家村的保存完整有规模,陈家的是档次高,状况好。

早晚行走在这些村里,我脑子里想的是村中住民的存在状态。遥想古人,渺然不可得。即是现在的住民,凭吾人小住三两天,又能了解多少呢?我猜想,村中住民,可粗略分为几类:第一务农户,有粮田果园,全时间在村中居住,在地里坡上劳作。第二务工户,虽居住村中,却无地或不依靠土地,而在家从事某种制作或加工,如我们吃饭的东家,在家做布玩具。第三打工户,主要劳动力在城镇打工。第四退休两栖户,虽居住农村,却不务农。闲云野鹤,游离世外。第五外来户,有钱人来此买房租房养生养老,或经营事业。这是粗略划分。然而,正如第五类容有养老和经营之分,务农户又何尝是铁板一块?有家道殷实,经营有方者,亦或有捉襟见肘,穷苦无告者。佳山水间,正不知几家欢乐几家愁。

 

蓬莱潮水费东村的民俗博物馆;蓬莱招远植物录;招远张星镇徐家村仓口陈家村初探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于宽裕者,自是山清水秀,空气养人;于逼仄者,却不免是穷山恶水,欲逃无路。山中大大小小的水库,于路看到的宏伟渡槽,一方面点缀着山水美景,另方面不就反证着建设之前曾有的窘态吗?于今,山水臣服了,集体生活同时也终结了。村民们大约是一盘散沙,谁也不管谁,谁也管不了谁吧。

这时候,我就想到了两个词儿:一是社区感,一个是乡绅。村庄而无社区感,是极权政治的必然结果;乡绅缺席,跟社区感的阙如互为因果。农村呼唤乡绅;然而,乡绅是那么容易出现和造成的吗?

我忽然有两个标准衡量乡绅:一是领导社区,二是敬重斯文。社区之有无,尚成问题,谈何领导之;斯文,则文化之具体也。住在古人的大宅院里,未必就意为有古人的教养,古人的态度。村官,则何处没有,但大多仗势倚财,且多为分裂人群之某帮某派之首领,并不能令全体村民心悦诚服。

在今之中国,有古物可看的定居点,往往是欠发达的。欠发达往往意味着有问题。蚌病成珠;自外看,珠何尝不美;然而于蚌,则何尝不病。

赏其美,不忘其病,是吾人行走于古老村落的正常感觉。

小住几天,我见过古老宅第里盛气凌人的退休干部,也曾陪伴五十多岁就满口无牙,背负满筐花生的独居男人走下薄暮的山坡。见过渺一目的放羊人,也跟难得一见的村童一块儿捉过同样难得一见的萤火虫。住过人家的院子,吃过人家的饭。老村子,五味杂陈。

老村的过去,难道就会是同质而单调的吗?

收集和观赏古董的人,如何从这些时光的碎片去拼凑起任何一段鲜活的往昔?我没有一点把握。然而,没有这些碎片,又当如何?又可奈何!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