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2015-07-06 09:23:47|  分类: 里口山咏叹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里口山五百年来最糟糕的火灾,发生于去年5月29日,至今一年有零了。火灾之后的三个月里,我曾经三次上山,分别沿三个线路,对山火和随之而来发生的山洪所造成的影响有所观察,记录和评论。当然这些都是非常外行的和一鳞片爪的,根本不能提供什么科学研究的依据,仅仅表达对于那片山林的一点关切罢了。

       后来,对于那片惨不忍睹的景物就渐渐疏远了。秋天似乎仅去过两回,一回独游,一回带了学生,主要走的西线,那不是火灾的主要场地。一年之后,去了四次,一次五一节,一次五月底,一次六一节,最后一次昨天。也就是昨天,独行,才算专程再看火灾的后果,看看那些熟悉的植物群落,各各有怎样的康复表现。图片发在这里,略加评注。有兴趣的朋友们,可参看去年发于7月27号,题为里口山火劫+水劫的一则,两相对照。

       昨天是个星期天,有薄阴,寻思能凉快些,至少太阳小些。没承想无风,比晴爽的前几天反而热些。论照片质量,当然没法看了。这是个教训。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多年的长流水已经干涸;去年过此,好多人在此接水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没有水的山沟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竟然还有白屈菜开着花,虽然远不水灵;那本是五月初当令的花儿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上端可见挖土机在作业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不知觉偏离了小道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没到山顶,遇见这么一颗。最不禁烧烤的物种。大约是连翘,或者是锦带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佛顶迆北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北坡略好些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佛顶迤西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山河破碎,不待山火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焦土中,禾草类做的还好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一年生禾草甚至是受益者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翅果蓼?有肆虐之势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大旱之年,草木就这个样子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过火区的刺槐,没有死完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地锦倒似乎比往年旺盛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佛顶南麓,死树清理了,尤其难看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山葡萄,刺槐和扁担杆儿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卫矛也做的不赖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卫矛群落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树体不禁烘烤;但根部还有些萌发能力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劫余的草木在焦土中挣扎生存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蓼科植物满不在乎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藿藜(灰灰菜)最会乘虚而入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橡树根部孽生能力超强;但一年了也就长了这么多,总体量也就往常的三分之一强些吧;山火后土壤结构改变,存不住水也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焦土中挣扎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防风?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鸭跖草繁伙但不滋润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翅果蓼?也是一样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连翘?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乱石,焦土,死树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不是连翘,就是锦带;不记得这里有多少金银木;一旁的小椿树没大理睬,可见多么耐烧烤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焦土没有结构;而且越干存水性能越差,下多大雨都不肯往下渗,全部从表面流走了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苦参还好;蓬子菜当然无孔不入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可怜的麻栎,一年了才长这么点,总体量也就正常的五分之一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烤死的树叶,死不瞑目似的,不肯降解,延缓了土壤自然恢复的进程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李家夼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初看似秋树,想想应该是翅果累累的椿树丛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阴阳界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这颗白屈菜还可以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这里受害轻些;蓼科植物本就不大理睬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石头缝里的植物,往往备受赞美;但那是没遇到真的考验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愿望仙姑顶,似乎在施工;造孽!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胡枝子不耐烧烤;但根部萌发能力还好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盆底的王家疃和大庙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青黄相间,图解着当时火所谓舌的体量!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找到了李家夼去大庙的路;珍珠菜?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路边,扁担杆如常开花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这条道受害较轻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造孽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大庙在扩建;僧寮乎?客栈乎?

    全中国一大工地!掠夺,透支;连信念和希冀也在透支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杜梨王好像没能幸免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广福寺。能广福乎?

    那天在杭州,远看着烟火腾腾的灵隐寺,心里就想:国人只知祈福,不知奉献和自我牺牲;然则福从何来?!祈福,无非是贿赂和索取;去年的山火,原因一直没有个说法;恐怕和那个什么仙姑大庙脱不了干系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在 “开发”那条山沟,多年来第一次断流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什么都是虚的;唯有赚钱才真实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这个字不认得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老三哥家终于支起了幌子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我是常客,还能喝到热热的鲜羊奶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农家乐养的花;远看还以为是黄花菜,但有怀疑;近看才知道是百合;赵老师会知道是什么种;此地未见野生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大火一年后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