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新闻片制作讲座  

2015-07-06 11:54:38|  分类: 杂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照之行和新闻摄影大师克拉克的讲座

       5月下旬,去了趟日照,因有个讲座,需要翻译。找了研二的黄文鹏同学。我借陪同黄文鹏之机,前去蹭吃蹭玩。顺便见见老学生组办人文珏,寻思万一能见到相熟的晚报记者;然后,望中的山,没有上去过,也是心事。结果几乎皆大欢喜。文鹏顺利完成任务;老学生总算见了一面;相熟的没有,但意外的见到孙京涛,说起来是朋友的朋友,很有学问很有能耐,很有活力的人;山算是去过,虽然没有玩够;然后,收集若干海螺携归。最后,就是这些图片,质量很差。我纳闷儿那地方为什么起名叫日照。

       听了点克拉克的课,很有收获。恨贪玩没有多听。有笔记没整理。先贴照片吧。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这是威分,行前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先到老家高密。午饭后还有些时间,外甥宜武拉我去看胶河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水不多,草很多。莎草,俗称蓑衣草。大姐二姐都会用它编蓑衣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蓟类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水中多螺蛳。捞了些,宜武不感兴趣,于是放生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酸模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人喜种大麦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房前屋后,街边,建筑工地旁,多有斑斑块块这东西,正值成熟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铁路边的老鹳草。小时常寻来给小姨母治腿疼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铁路边的紫穗槐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记者云集,看不见会长久近处巨大的新闻料:钉子户的困境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最靠南的山包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北望,山包稍大些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肥沃的土壤,茂盛的泥胡菜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猜想是某种砂引草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板栗树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茂盛的商陆和翅果蓼?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绿的发篮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一路经过诸城五莲,这里日照,山地多营苗木业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问上山的道,干活儿的老伙计很不客气的拒绝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规矩大石砌的水井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一色大石到底。不缺这个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人家地里长的。难道是腌咸菜用的地环儿?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从没注意地环儿怎么长的;但应该不像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爱美的农人。在这里我问收拾大麦的妇女,人说是早饭用它煮粥喝。我问是轧成麦片么?人说不,磨成粉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贫瘠的山地,忍冬花早开了花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半属忍冬花,半属野蔷薇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菝契乎,葛藤乎?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菝契或葛藤的果皮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枫杨的翅果果序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如此低矮的山包,向阳面,居然也有条小山沟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过山的道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沟里品类繁盛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过去的石矿。现已治理。断层露出入侵脉,跟海边的略同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悬钩子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东北望应该很好玩的山包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垂盆草?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大蓟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弹刀子菜的密集群落。看来分布甚广。喜低湿地。野外活动应加注意,赵宏老师说可治蛇毒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地锦,苎麻,垂盆草?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五月中旬,洋槐花期已过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猜想是某种萝藦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谷地里规矩的小村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匆匆未及流连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一个庄稼院,一台粉碎机,数堆草秆,就是国药国医华夏呀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路上碾死的小蛇。久违的向日葵蛇。无毒。多见于人家墙缝墙根。当然是土墙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港一瞥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熟悉的灯塔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入侵,再次入侵,和剪切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黄色的是石英岩。黑色的是玄武岩?基岩当然是花岗岩。跟十里外的山包同一性质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不对。这里黄色的似是泥岩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外壳比花岗岩还要坚强,因是生生不息的藤壶和牡蛎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将军谷的竹园,似乎比十几年前小了些。铺路的石磨,是石磨的博物馆。干磨,水磨,上爿,下爿。共同之处是,沟槽都是八等分,匠人说是谨按八卦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中心的孔洞是装轴用的,叫做磨脐,不透;靠外些的叫磨眼,是透眼儿。有磨眼的是上爿,上载粮食或麦麸的。头磨叫粮食,二磨三磨叫麸子。上载粮食的磨眼叫食眼,上载麸子的叫麸眼。不同部位,被磨物的走向不同,压力有差异,产品颗粒的精粗因之不同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注意上爿和下爿,曲度不同。上爿凸起,下爿下凹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磨齿平、沟槽细的是水磨,磨制豆腐或玉米糊所用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上下两爿,只在边缘处咬紧;往里部分起初磨和导向作用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喜看新竹解箨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解箨后新竹的粉嫩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底层是枸杞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竹林紧靠大河。这是河岸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养殖场的白鹅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港汊里的品类。平帖圆叶的是萍duck weed。开黄色花的繁茂东西不认得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就是它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大片的石龙芮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菖蒲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好看好闻的菖蒲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野鸭和??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白鹅憩息的岸边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下层除了枸杞,就是蝙蝠葛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这个小玩意,是神马东西的嫩芽?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商陆也多见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会议自助餐。自斟自饮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港远眺。上次来因业务曾坐警车直接开到巨大封闭传送带末端。卸煤机械把整节车厢抓起反扣,一下子卸完;印象深刻的是偌大上煤码头,海水湛绿,一尘不染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赫赫有名的孙京涛。文鹏报导:克拉克听说孙早年就参加过荷兰摄影大师学习班,改容相敬,说,得个把国际奖项不算什么;能参加那个学习班,才真的是角儿!孙二十出头就举办过(不是参加过!)全国摄影大展,可见其名声与号召力。我问他可认得冯keli?他说哪个冯keli?看来两个全认识。我说画报社的;他说老朋友!我问他可认得薛尧?他问是省旅游局的那个,我说是。他说老朋友!哈哈,世界真小

    文珏从旁插话:你们两位还有个共同话题:苏珊桑塔格

    二十年前,我曾想翻译她的论摄影;孙动手翻译了,没出,但对于已出的黄本不甚满意

    当然我也不满意;但怀疑自己能否做的好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学员中的画家给克拉克画的像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街头一景。我和文鹏坐过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经高密回到威海。这里不叫日照,却有蓝天

 

日照之行和克拉克的讲座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听课的收获,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