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白日说梦  

2015-04-16 11:18:22|  分类: 杂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生恶梦多佳梦少,绮梦更少。昨夜一梦大恶,梦见闯入国共合作状态的战场,我杂在国军这边,阵地背后看人打枪。一老军已经不行了,犹自开机关枪,颤颤巍巍向枯黄深草里打出最后一梭子弹,没见命中什么,旋被对方一梭子弹,连人带枪都打烂。我捡起破碎枪管,见上面清晰弹坑。平素有习惯见棍子就捡。这回改成捡枪管。战事渐疏,共方散兵东南撤,中央军沿大路西归。我怕夹在中间反而危险,因国共面和心不和,吃了黑枪都不知哪边打的,就决定跟国军走。一路又捡一步枪或气枪管,套在机枪管里。后来气枪管渐多,捡不胜捡,于是把机枪管扔了,只拿步枪管。渐见翻译学院同事,一路教训阵地上小兵,说一个班丢枪超过三支就是班长不合格哈哈。入城,祝捷会,宽阔的大街,我和翻译系同行在西端高处,东向肃立;系里小头目领唱歌,中文歌,后来英文歌,声渐低,身边年轻同事跟着唱。小头目的老妈妈也在,算是乡亲代表。楼头放烟火,烟火渐显硫磺色,黄中带青白;人渐稀;只剩大侄子兼村支书,在等待火灭,眼光早就在骑自行车的幢幢人影,伺机欲行抢劫。四五匹大狗拢来,全是硕大黑色猎犬,每一匹都足以置我于死地。大恐惧,身弱无法立起。忽地火灭,周围一团漆黑。大侄子跃入黑暗,几匹大狗朝我扑来,然而并不就咬,只把我撞的前仰后翻,一同事回来救援,惊寤。

 

想起往年的一个绮梦来。梦见北方海上现蜃楼,台阁巍峨,横亘连云,如浅浮雕,如剪影,浮于远方海面,青灰色,青紫色,水汽野马萦回,楼台若危若安,飘动浮沉。一部分街市渐近,忽地人在街市中行;楼房都作古希腊式;巨石铺地,街两边树,楼头乱垂盆花儿,蔷薇,桃李,都作绯红玫瑰红;天上云霓烂然,与街市花树打成一片,纷纷然不可辨别。各式希腊石柱,亦作粉色;男女老幼皆着粉色衣袍,灿然豪奢,杂沓来往,叫着闹着的。忽而飓风大作,天上云霞乱飞,纠缠卷入街道;万花飞舞,石柱崩塌纷坠,然而并不伤人。只觉大欢喜大刺激,狂笑狂歌,人群亦狂笑狂歌。与旧书店李老板相携大闹,过街过桥,渐入混沌,不知所终云云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