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2015研总结----之四  

2015-12-03 18:33:58|  分类: 学生的总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也太至于了。。。总是自己人品不好哈。还要贴之再四----------

 

洞李老学问,达翻译文彰

201514551  张静

 

李绍明,1956年生于山东高密,1978-1982年学习于山东大学外文系,毕业后留校任教,课余偶尔译书,好读书,倡“读书无用论”。平生大愿是吃饱饭,睡个长长的午觉,起来看蚂蚁上树。

 

李老的一手板书,从容而有力,由此上了李老的“翻译”船,走上“不归路”。每每看到这一段,便记起了李老的育徒之道,教徒之招。在此所洞学问只是冰山一角,谨以自思。

 

一、  走近李老

初见李老,是在新生会议上,他闯门而入,来回巡视了一番,见到没有他教过的学生,扬长而去。首印象:德高望重。

再见李老,是在新学期第一课上,“昨晚看小说熬夜了,是。。。。。。”一上课李老边说边笑,我心里不禁惊讶,原来李老的心里住着个小男孩。多读书,读点自己感兴趣的书,何乐而不为呢。“我要给你们‘洗头’,洗清你们脑子里原来的想法,带你们感受‘how translation is like’。”十次课下来,的确有被洗的感觉,每次下笔翻译,便会有所思索,但还是感觉思想有些僵化,不能信手拈来,也许这就归因于李老每次上课都叮嘱我们的‘最根本的还是读书’。

平时也会读读李老的博客,很明了,这个人,简单而又有内涵,喜欢徒步爬山,(徒手?)喜欢拍照写作,井井有条地享受着自己的生活,记得他曾在课上说过:“我有份工作可以养老小,有时译译书,实称不上追求。”那时我就在想,如果以后也可以和李老一样,不仅继其志,还学习其生活,对自己也是莫大的提高。

 

二、走近翻译

虽学了十几年的英语,如今学翻译,却还是感觉乏力,双语的基本功成了翻译的“绊脚石”。“抓精神,调口味,改习惯,长功力”,李老送我们跟他学翻译的几点要求。在翻译理论和实践的擂台上,我站在李老这一边。在翻译过程中,首先要欣赏原文之美,让自己融入原文作者所表达的情境中,从而感同身受,以此来创作自己的翻译。在“the village of Lentshin…”中,英文句子简单短小,读起来清脆上口,音韵美充分流露。李老在读的时候,我真的感受到他的那种对文章真情实感的欣赏,虽然我自己不总会善于去发现这些句子的美。李老在点评我的这段翻译中,就标出了一个字,却是一针见血:从此,翻译时再用“的”时便会思考良久。从对原文的欣赏与解读中,我学到了地道的英文和地道的翻译,如:“in Lentshin…”不要死板地翻译成“在伦琴村”,翻译的句子要“speakable not spoken”。还记得“相近相习至于相忘”吗?还记得“我们看她远去,目光里便是怅恨相伴着柔情”吗?每一个字我们都认识,却组不出如此“高大上”的句子。就这一点,就可以知道李老“有东西”。“翻译要:!怎么就狠了呢?当你认为那个句子就得那样翻,没有其它翻译能代替你的翻译的时候,你的翻译就达到了。”但我的翻译啥时候才能达到那个境界呢?有时候李老看我的翻译,我真的很羞愧,感觉只有自己的翻译达到一定的水平了才配让李老指导诶。他在博客上曾说学生的翻译病我能治好吗?该怎么治?其实,每节课李老都在给我们“治病”,只是根在“少读书”。对我而言,做事有点急于求成,像看书,总觉得看完就一定要知道书讲了什么,不会去欣赏语言之美,更别说引以自用了。对于老师推荐的好书,没有习惯多看几遍,总是匆匆了事,怎么让自己有兴趣去多读几遍呢?最近在读吴思的《潜规则》,颇有意趣,值得思考,还请老师多多推荐。

 

三、  李老杂耍

李老待翻译如杂耍,玩弄于股掌之间,而我待翻译如初恋,翻译却虐我千百遍。李老将“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这句话来形容翻译。你不仅要认识翻译,还要让翻译认识你;你不仅要喜欢翻译,还要让翻译喜欢你。在翻译的过程中,译者也要创作,还要与原文竞争。在李老的workshop里,我们这些dispels (觉得拼法不对啊)受益良多啊。翻译要“具体、具象、生动、好看、好听”在不同的语境里,让我们来看看李老的那些招。Inspirational→激发人的道心诗意;displacement→城头变幻大王旗,你方唱罢我登场,要善于运用一些约定俗成的本土化;constantly threatened with ruin→鼠食鸟啄,雨摧风暴(磨),朝不保夕;rest and socializing→休闲将养,走亲访故;evocative landscapes→以寄山水之思;grand dad→老爷子;friend→哥们儿。。。。。。整理着李老讲过的东西,恨不得每一句都抄录过来,还是留些空间给自己,争取让自己的翻译也跟李老有一拼。

 

研究生以来,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How to distinguish yourself not from others, but from yourself, especially from the postgraduate from undergraduate? 还恳请李老能够指教三分。最后,wish you health and happy, thank you!

 

注:总结的与您思想相悖的地方还请谅解并指正,谢谢!

 

点评:人笨,文章不笨,哈哈。

      标题不通!

      最后的问题,足证人笨!

      因为,这样的问题,我怎么知道。。。

 

 

岁末札记

“从先生课,或学而有得,或思而有得,辄札记之”

 

前言

着笔时候,是个阴阴冷冷的傍晚。帘掩了大半,我猜想外面的天定是黑透了的。实话说,这样的夜晚,更适合捧一本“闲书”,或是岳南的《南渡北归》,或是床头上的《Le petit prince》,或是那本总也读不完的《古兰经》。总之,着实是不适合做一件被要求且既定的事情的。随性执拗如我,于是,熬了一整夜,读完了一本《过于喧嚣的孤独》。而我的作业,只好再苦苦等候我一个晚上。

第二日,天依然没有放晴,脑子混沌的我,不知要从何处着手写总结。又打开一本《陈寅恪与傅斯年》,窝在床上,咂摸起来。陈寅恪,欲修身养性专事著作,述事言情,悲生悯死,却无奈半生颠沛,功业蹉跎。道不备于当时,业不存于身后,衔恨泉壤,实在兹乎。吾侪观而慨叹:人不寻事,事却未必不寻人,中国士大夫传统的文化复振担当,终究也敌不过这泥流滔滔。好书总容易轻易让人陷入,于是我,写总结的时间再次延后。转念一想,既然每堂课都有在课下做整理,何不将这些每日所思整理成一篇略微详实的总结?于是这篇总结终于“开张了”。

 

 

 

札记一:

留白——此处无物胜有物

                                ——2015930

翻译不可以尽说其意。凡事不可去尽,创造空间,留白给智者,便可展现无言之美。

说起留白,印象里那应该是中国画的布局智慧,画若过满,势必缺少几分灵动飘逸,倒不如留下些许遐想空间,予人予己。这是一种只属于长者的智慧,

李老讲课语速慢、用词斟酌,言语中所持信息之大,所隐奥妙之多,需学生不停品味、思考。所以每每文学翻译课前,学生都是期待与羞愧的:学翻译学做人,谓之期待;较之先生,学生的翻译总做无用功,学生的做人不通透不随性,谓之羞愧。每每下课,满纸的随笔,头疼之余,又要开始整理课堂所得。如此一来,每堂课都有几点小得,即使结课时,学生的文学翻译能力仍是拙劣,心中依然满是收获

 

杂记二:

李绍明,一个会翻译的人;

   李绍明,一个会“玩”翻译的人。  —— 2015107

先生的身份、职业来源于翻译,先生的愿想高于翻译。“标签”人生:人一旦被定义上标签,似此人只可借此过活,终其一生也活不出这个范围,囿于一室之间。而“玩”字一出,不可说为“自负”,实多为一种对其身份认同后的些许超越。我以此事为生计,我可以玩做此事,两者差距实为明显。后者更为达观、眼界更为宽广,人生除却匆忙为事外更有其他可供为乐。

然李老此话一出,我的思绪暗自飘远许久。在这几分文人的不羁中,我隐隐约约听到了民国最后那批大师拂袖而去时,由衷而生的蔑笑。那笑声,有些刺骨的寒,锥心的冷。此时此景中手捧热水杯的您,像极了那时那地绝望于文化的式微却依然站在北大国学门著书授业的王国维。世事多有不容,本可远离求得一己之宁。然无事而食,深所不安。便只好委身于当下,于众人不解中,于自我本心的挣扎煎熬里。过个生活,图个生计而已,又何苦这般清明?古至今,凡一种文化值衰落之时,为此文化所化者必感苦痛。此文化之程量愈宏,则其所受之苦痛亦愈甚,又如何求一己之心安?

想必您也是这般清醒地咀嚼着一些苦痛吧,我想我是劝不得。因为有苦痛,才真正称得上是文人学者,真正算是执拗自己的原则,有棱角有操守的可爱之人

 

札记三

我们的问题在于没长大,我们的问题在于太长大。

——20151015

惟愿我们长大成为一个有童心的画家。

因为长大,我们笔下的文字变得生硬晦涩,也不知是以此彰显学识还是秀得成熟;因为长大,我们还未做得学问就愈发急功近利,写着言不由己的论文,陈述自己尚不明知、认同的学说观点;因为长大,我们床头案边摆放的,不知什么时候由儒释道经典,变成了此刻的泛滥成功学。我们长大了,文化积淀却没能跟得上膨胀了的心。于是,此刻的我们,还能记得自己当年求学的初衷吗?

 

札记四

如果没有人看见我,那我就站在有人能看见我的地方

                       另一边的白昼

——20151020

在我的梦里,有一只金龟子,它飘逸地行走,净修梵行。

而现实中,我却从未与它谋面。人们说金龟子无法飞翔,因为它自身的重量已经远远超过了翅膀所能承受的范围,但是金龟子并不知道这一点,它扇着翅膀飞向蓝天。直至一天,我见到了它,在另一个平行时空中……

思绪飘远又拉近,其实,我们不过都是现实生活中的那只金龟子,穷尽一生的挫折,终获得最后的存在感。

四星上将巴顿,赫赫战功不容置疑,可西点军校里的巴顿,只是一个先天患有“阅读失常症”的困难学生。他不仅要克服在阅读和拼写上的生理缺陷,而且还要忍受同学们的羞辱和嘲笑。糟烂的学习成绩,使得他花了5年时间才得以毕业。每每读到这段历史,我总在感慨着命运的嬉弄,葬送了一个注定成为五星上将的将帅。然而,他,就是那样一个,即使年轻时没有寻到自己的路,仍会穷极一生赢取他人认可的硬汉。故事的最后,他成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杰出的战术天才。越过莱茵河的那一刻,我想他是足够骄傲与成功的,西点军校中无名小卒的经历终于早就了今日坦克装甲的帅才将领。我不想说他不如上将总统艾森豪威尔,不想说他败给了永不死的老兵麦克阿瑟将军,不想说即使托管美国的马歇尔也改变不了他的性格缺陷。或许巴顿最终没能成为星条旗下50颗星中的一个,但是在我目所能至耳所能及的地方,处处是四星上将巴顿创造的二战奇迹,处处是为人称赞的铁血豪情。站在了正确的位置上,他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收获了所有人融入敬仰的注目。

一直在反复思索,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这需要怎样的我们?渺小如草芥的我们,站在黑透了夜里,四处的繁华喧闹尽不属于我们。品尽孤独,赶在破晓前,戎装待发,只为寻一个容纳自己的片瓦之隅。既然处处黑夜,何不换一处容身?平行时光中,总有世界的另一边白昼依然。正如那不知疲倦展翅飞翔、只为寻找一处光亮的金龟子,若敌得过寒冬苦夏、难寐昼夜,便也配得上最后的这氤氲暖阳。

还是那只金龟子,我看到它眼前飘逸飞舞。我想它这一生,净修梵行,便也是无憾了吧。

 

札记五

纸上神来手不知,道心诗意自相生

                          ——20151030

读熟不同于读书,下笔时字、句、景应喷薄而出,文思泉涌,谓之曰:纸上神来手不知;翻译时做到心中有情怀,气定神闲;享受写字的乐趣,执笔从容,谓之曰:道心诗意自相生。

志于道,据于德。做到“必须如此翻译,别无二法”,这便是好翻译。

 

札记六:

关于读书—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2015113

关于读书,想以此为题草草写些东西很久了。为的只是宣泄一些终日读书却总是没有提高的郁闷。读再多书何用,总有不可识得的字,总知其所云却不领要义,总在与作者的思辨中早早败下场。最郁闷的当属书中知识始终没能为我所用。如此一看,这么多年读书,实为浪费。

于是,把书桌上的陈寅恪换成叔本华,把傅斯年换成左拉。既然读文学经典,终日无所获,不如早早就去归了叔本华的教化。可三日不到的时间,我就缴械投了降。

叔本华说,生命是意志的通达。由于人的欲望是无限的、永不满足的,所以生命中充满的是痛苦。快乐只是痛苦的短暂消失。逃脱痛苦的唯一方式是否定所有的欲望,达到一种对生命完全漠然的状态。

按照叔本华所说,因为我对读书充满“要有一种显性所得”的欲求,这种欲求使得我总不满足,因此总是生活在欲望无法实现的痛苦中。

而读书真的是简简单单为了所得吗?

渐渐地,我开始疑问,开始试着寻找答案。直到先生的这节文学翻译课上,我突然明白了些许。读书求得是乐趣,绝不是任何功利性的获益。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以往抱着读书必要有所得的心理包袱,阅读每个字都是精神高度紧张的,唯恐错过了某些矫揉造作的语句,错过了心灵鸡汤似的“醒世恒言”。就在这种紧张与担忧中,自始至终地错过了悠闲读书,从容品味的乐趣,也就玷污了读书人这一简单、纯洁的称号。

    顿悟一二的我,又把书桌上的叔本华、左拉换回了以往的陈寅恪、傅斯年。读书读的是乐趣,而不是功能。我想这次,我是真的懂了。(开眼,富心,过招儿

 

后 语

思绪乱而杂,文字幼稚粗鄙。然古人云:文有声律皆似诗,诗不粗鄙皆是文。如此一来,学生写的倒真是个四不像了。

从先生课两月有余,学生才疏,所得实难以文字详尽。祈先生宽宥,学生定踏实为学,谨慎做人。儒风五行,仁义礼智信,诚於中,形于外。纵此生可善利万物,定随先生此般儒风坦荡不相争。

梅贻琦曾言之: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如此看来,山威确为一所大学。只是先生之后,实在难说。

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其言也,约而达,微而臧,罕譬而喻,可谓继志矣。学生自知无法承继先生鸿鹄之志,只求进德修业,不辱先生之名。

                                      学生张强 拜上

                               2015118日晚6

 

点评:可谓好学、善学者;吾不如也。欣慰。

      比拟不伦处尽多,但我没有权利不让学生说我好话,正如我没有权利不让他们说坏话一样。并不是我李某人无耻到认为自己有那么好。多年来此意已再三申明。为免除误解,在重复一次吧。

 

 

跟绍明先生学翻译,更学做人

 

绍明先生教翻译,更教做人;我跟先生学翻译,更学做人。

——题记

 

除去之前若干年若干次不经意的邂逅,第一次与绍明先生正式见面是在研究生新生见面会上。先生健步如飞,精神矍铄,令学生印象深刻:真乃大家风范!

其实,本科时就从好友字鑫处久闻先生大名,奈何生在英语专业,不曾有翻译专业同学之运气。又曾想趁空闲蹭课,却因安排所限,未能遂愿。所幸研究生得以于本院继续深造,赶上了末班车,当上了先生的关门弟子。

    颇有意义的是,研究生阶段的第一堂课便是先生的文学翻译。“抓精神,调口味,改习惯,长功力”是先生的教学宗旨,“不洗脑但洗头”是先生的课程目标;“训练思维”是先生对我们学业的由衷期许。先生的开场白深入浅出,没有一点空洞的说教,有的全是深刻的启迪。

    后来的课堂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每周一最期待的非先生莫属。跟着绍明先生学翻译,才晓得:原来,翻译这门课,老师可以这样教,学生可以这样学!每每布置翻译作业,先生总是不辞辛苦为我们批阅,找出每一处有待提升的地方:先生对教学的责任感令学生动容。先生不拘泥于表面理论,而是强调翻译之精神。我想,在先生心中,翻译早已不是科目,亦非谋生的手段,而是艺术,一种美得让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的艺术。难怪先生能把翻译“玩”得不亦乐乎,“玩”出各种花样!

    久而久之,从与先生的接触中,我更悟出了些许做人的道理。先生与学生打成一片,与老友和睦共荣,在父老乡亲面前也丝毫没有架子,可见先生为人之亲善友爱,此乃一也;先生鄙弃功名利禄,不以个人得失论成败,不以荣华富贵论英雄,可见先生为人之淡泊恬适,此乃二也;先生常回忆译界前辈,感慨先辈造诣高深,自叹弗如,先生已成大家,仍虚怀若谷,时刻察检自我,可见先生为人之谦逊平和,此乃三也。先生上课从未脱离翻译这个主题,却无时无刻不教育学生做人的道理。我向先生讨教翻译之诀窍,更于潜移默化之中师从先生做人之精髓。是故,有叹云:绍明先生教翻译,更教做人;我跟先生学翻译,更学做人。

绍明先生在山大三尺讲台播种耕耘已近卌载,学生今日承沐教泽,实乃三生有幸。在此,济南小老乡祝先生身体健康,万事遂意。期待与先生同走山水,共赏繁花,聆听先生更多教诲!

 

学生:2015级英语笔译 张圣鑫

 

点评:谢谢哈圣鑫,说这多好话。虽然过誉,亦足自勉。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