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西湖黄龙洞  

2015-01-28 15:59:42|  分类: 西湖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西湖,倘要看杭州人是怎样生活,较有意义的部分是黄龙洞。

  黄龙洞大门开向大街;你简直想不到,如何车水马龙的闹市,进门去就是湖光山色的景区了。

  还以为是个街边绿地。连山的影子都不见,遑论湖。

  进得大门,才知道是个好玩的去处。

  曲亭回廊,绿树掩映,亭廊下众人五七成组,联络不绝,是扑克牌的阵列。穿着朴素,色彩暗淡,跟济南人没有区别。济南人有名的土气;没承想大名鼎鼎的杭州,人民也这样朴实。至少就公园里的人看来,是悠闲,有底气。没有人喧哗,只见人在享受生活。

  有个空场,空场上有大功率扬声器。几个男的女的在高唱。听者寥寥。显系自娱自乐。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最为可看的是越剧舞台。一个大院子,花门票15元,即可听一下午。听者似乎全是当地居民。因外地游客似乎很少知道这个好玩的地方。

  院子通着山道。有大树和竹子。蕨类依然绿着。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似乎是爱情文化的中心。便是这里,也有个小庙,叫做月老祠。记得有联,叫做: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别错过姻缘。有拈香礼拜的,也有望小树上系红绳的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山道旁,有深红色茶花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池边有红艳艳的结实的南天竹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最爱这种蕨类,大丛大丛的,纷纷然飘飘然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不逢周末,听者寥寥;几个人围桌而坐,铺开几包瓜子,边嗑边听;多数人掇个小凳子,随处一放,就可以欣赏嘹亮的曼声;道白和唱腔,发声美而中节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第二出,好像是盘妻;幸福的丈夫,从外面回家,没事找事盘问起娇美的妻子来。妻子一句话说不明白,极口分辨,最后真相大白;丈夫明知自己无理取闹,也在维护着夫道的尊严,把得理的妻子气的回房去,自己犹在悻悻强词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听之移时,神经和那节拍似乎融合为一了。念白,唱腔,表情,身段,都那么调和,慢腾腾的,优雅,好听,好看,令人痴迷,忘情,摇头晃脑,暂时会忘掉自己,不是进入什么剧情,干脆就是进入节拍。

  中国戏剧的一大特点,是女扮男装。装男的角儿,气宇身段,真有那么几分阳刚;猜想那些演员,“男”女之间也会弄假成真,产生爱情的罢

  那么,假如台下的是古时的官员,富豪或名士,或许就要“捧角儿”罢。曲终人散,会邀请自己最为心仪的那位,去什么酒楼,或者竟然自己家里的堂会,去私有人家的艺术,甚至人身罢

  假如是大官家,比如南宋的君臣,也加入这样的活动,结果可知:就是亡国而后已。

  所谓西湖歌舞几时休,当是这样的歌舞罢。我想一定不是那些街舞性质的群众活动。一定是曼妙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弄的人飘飘然,昏昏然的,那就是越剧之类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慨叹之后,出门爬山。山不高,山道通岳坟。岳坟未到,先见牛皋墓。墓道旁边,有当地人老夫妇,男的拉二胡,女的对坐欣赏,见我拍照,很客气地让坐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这里,有人唱着男高音,似乎还用着扩音器罢;很佩服人家那气量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西湖黄龙洞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两度去黄龙洞,第二次是个悲剧。走了更多山路,拍了更多大树,归来检点,才知道相机没装内存卡。

  回想起来,拍到的有这些:

  一个中年男子,在狭小的山坳里,傲立在茶园当间,面向络绎的山友队伍,仰面高歌;我是颇钦佩这种豪情的,于是等人家一曲唱完,喊声“威--武--!”没想到人家下一段,唱的那词儿里,便有着“威武”二字。那段原是自己平时在校园里,听得最厌烦的,少年男女所喜欢的。

  上面提到的,牛皋墓道旁,当地老夫妇,拉二胡娱乐的

  道旁还有坐着休憩的地方,这些地方或有佛龛,有烧香礼拜的,更多是围了简单的桌子,打扑克牌的。注意到一人,远远的凭一石桌,在比着一本书写毛笔字。是一中年男子,身颇长大,背着太阳。近看那书时,是《冰鉴》。我说了声,哦,是曾国藩的书啊。男子翻回皮面看了看,点头说是呵。

  然后就是大树,特别喜欢的是组树。

  从前的印象,总以为山里的树,比不得园林里的高大。因没有合理的空间,全凭每棵树自己在激烈竞争中求生存;缺乏管理,密度太大,更缺乏人工的浇灌。所以,并不看好葛岭一带,不期待上山能看到多大的树木。

  及至从黄龙洞走上去,才知道完全错了。西湖边的山,第一不乏雨水,第二不缺管理,而介乎天然与人工之间。既有人工照看之利,又得天然横斜之趣。有昂然直立,千锷刺天,更多旁逸斜出,盘旋飞腾;高大,粗大,浑莽,纠结,多样,树种多样,组成多样,排列多样,有平行,有交错,有高亢,有低回,有谐和而中节,有纷乱而无章;或军伍严整,堂堂之师;或长枪大戟,杀气满谷;大大小小,高高下下;有密叶遮天,有疏枝见日;树皮色泽,有明朗,有晦暗,有青有黄,有白有黑;树皮文理,有条条缕缕,有斑斑块块,有光滑,有毛糙;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这样的词儿不请自来;走不多步,峰回路转,便是一组或几组这样的巨树,写入画图,必纷然可看。

  这模样,一定是经过了几百年的照看的。

       那些大树巨木的动人之处,不全在它们的万千姿态,更在于你邂逅它们、面对它们时那种心里的震撼:大树底下一棵小树,弯曲向上或斜出迎阳,并不怎样叫人心动。你知道它不得不那样;你知道它或许成功获得一片阳光雨露,或许力乏失败而枯萎夭折。实际上,山林中大树底下多少小树,就那么无疾而终,悄然消逝,或摧委在地,复归泥土,或为樵夫所收拾,成了人家灶底的薪炭。但是,当你看到巨无霸底下旁边,有一棵或数棵几乎同样体量的庞然大物,尽管斜欹倾侧,却坚持了数十百年,靠自己不可思议的能力,解决了材料力学的难题,补偿了重心失衡造成的应力,牢牢守住于自己不利的地盘,各守己土又各各避让,看起来早已将不利和屈辱,化解为适应和依存。。。你读得出它们几十几百年的生命故事。。。

      想到连山掣岭的葛岭,葛岭外带着更其延绵的吴山,九溪十八涧,西溪,全都是几百上千年繁荣钱塘、南宋都城,以及之后历朝历代的经营,多少庙宇别墅,多少山道盘迂,天工人工,养育了多么庞大的城市山林,想一想该有多少这样的动人画面,你怎能不心驰神往、亟思健足登游,略一寓目呢?

  惦记着下一个剧目,匆匆而回。下山时既要多看,又要准时,于是不择路而取一个大体方向,落荒而下。小道旁,颇有长相奇特的树种。特别见一些小树苗,从一个坚果,破壳而出;似乎是青冈一类;果实比橡子小,色略发青。似乎很适合这里的土壤和水分,落地不久,就着土萌发了。拍照之余,捡两颗带回。第二天摸口袋,就见都已经干燥开裂。可见山上水分之丰富。

  好些地方,可见管理者的刀斧之功。落叶积聚深厚。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