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2014-08-02 16:05:51|  分类: 里口山咏叹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2号,台雨后一星期。难得晴爽,决定再走趟里口山。
       7点整,钻进出租,要了仙姑顶。问的哥儿:山火后还有去逛庙的么?答曰:有哇,该去的还是去呀!
       是啊,是要去的;我就是,一定要去看看,火劫加水劫后的仙姑顶。
       火灾后一上里口山,走的南路;二上走的北路;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到灾害的心脏----仙姑顶----去看看了。
       心脏两个意思:第一,灾情的中心;第二,灾情的动力说不定。我不是说,火灾一定跟景点有关系;可是,一会儿大家就可以看到:里口山的破坏,本来很用不着这把火!
       今天,满山回荡着推土机的轰鸣。。。
       曾几何时,这里曾被大跃进所毁;后来,又有国防工程,修路,挖洞;眼下,破坏,乃至毁灭,又是以仙姑的名义。。。
       上星期,我还写过:向小自然的自我修复能力致敬!今天看来,这样的乐观为时过早。。。
       小自然,在推土机的履带下,就像日本军铁蹄下的农妇,裸躺着,任由带钉的皮靴,坦克的履带,踏过、碾过脸上,身上,肢体上。。。
       点钞机哗啦啦响起的时候,生命,生态系统,景观,算个屁。。。比屁还安静。。。
       市民沉默无声。。。
       我怀疑,即使给他们机会,他们或许终会选择推土机。。。
       君不闻乎:该去的还是去!
       且贴照片-------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售票处三个字,跟背景的秃山相映成趣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一片片的,又栽上啦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看,人挖土机能开到哪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水,这色儿,淤满了已经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围墙塌了半边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人的力量大呀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溪口堆满沙石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路边堆满柴火
才一进山,就扑面而来燎烟味儿;上周进山,也有燎烟味儿;今天不同,还掺杂浓烈的松香味儿:以味儿而论,原是我顶喜欢的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从前密密覆盖植物的溪床,被冲去4米到10米宽,1-2米深的土石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深的地方不止一米,有一人深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我不否认,灾难之中,仍有份粗犷的美感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曾经坐过的地方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火直烧到沟底;芦苇和薹草艰难地恢复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诉说着火灾后的故事:火后的空白里,先是牵牛花和霍藜来到殖民;尔后,原住民中先是芦苇,后是薹草,又决心收复失地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殖民者和原住民相持不下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雨后牵牛花,方兴未艾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艰难的恢复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我也以为是树挂。。。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乍阴乍晴,水光不定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沟底原来尽是大松树,这棵足有30岁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虎杖还在担负守土之责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当时连蕨菜都烧光了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沟底也曾烧成这样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这半路,心情还是轻松愉快的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正在栽新的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满山机器在响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这不是水土流失是什么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死尸,是活生生的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两个月的干旱中,白薇艰难成这样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山槐来了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就差会说话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忧心忡忡的记者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就差会说话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两个月了,才刚萌发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小野兽回来了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一脚陷下去:没有保护,土太松了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就差会说话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烈日下贫薄的沙砾中,扁担杆艰难地生存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虎耳草?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仙姑啊:这两个月,这些年,你在想些啥哩。。。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蕨菜的占领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青椒子来了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道拉吉还在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地榆做的不坏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树洞里,长着一棵山槐,一棵花木兰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黑和蓝,自有一种残酷的美感!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道拉吉居然在开花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不容易看到一组禾草,有如空谷跫音!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一个钟头里,只见到一只蚂蚁!,一只蝴蝶(凤蝶),一只蜻蜓;忽然蝴蝶蜻蜓翩然频来,还是那两只么?
耳朵里忽然好奇怪:小虫的嗡嗡声!抬头看却原来来到了没烧完的过火林:有生命了!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灵芝来了;采一朵,奇香盈握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黄菠萝来了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小柘桑到处都是,没有一棵活的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好不容易,小柘桑活转来了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小小山头,糟践成这样子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可谓是形销骨立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两个月等待,台雨后,禾草类萌发了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无语。。。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权力和物欲,在这里成了第二、第三种不可抵抗力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山坳处,成小小绿洲;四足兽回来了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曾经是国防路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南路,比原想的损失还重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有剥离处,有淤积处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俯瞰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水土曾飞流直下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以国防的名义,进行时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in the name of national defance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苗山人多久没来了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三伏天的烈日下,一方清凉;摆上了啤酒,野菜玉米饼子(又名锅贴),十六斤水库草鱼;这样的饼子又添了一个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抬头看天,是晒死人的那种鱼鳞云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生死异态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生死异态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姜家疃水库满了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自有一种开辟鸿蒙般狰狞的美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到处是锯木场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多处塌方;此屋亦已殆已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40路等车处;倒下的路牌写着:里口山路(东--西)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原本是戟叶蓼和蒲草的天下;溪床被生生加深1-2米;拦水全数垮塌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里口山火灾心脏----仙姑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好了;人已累;算是了却一件心事
      漫漫暑假中,还有要烦心的:温习学生总结:纠结。。。
      04级的,07,08级的。。。
      纠结,就是不知如何是好。。。
      深感无能。。。无助,无奈。。。helpless, helpless, hel--ple---ss...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