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收到即贴  

2013-03-06 11:07:21|  分类: 网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章立凡:近代化和知识分子风骨


访谈简介: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是非”——现代化走过一个半世纪,绵延至二十一世纪。当下中国,还有哪些历史负资产需要清理?哪些真话需要说?哪些实事需要做?中国知识分子又该延承何样风骨,承担怎样的责任?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访谈邀请到知名近代史学者@章立,讲真话,谈实事,谈中国近代化,谈知识分子责任与风骨。

主持方:@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

访谈时间:228 14:30-16:00

访谈内容(175个问题,40个回复,降序排列)

章立凡:我的微访谈"章立凡:近代化和知识分子风骨"开始啦!今天我会在微访谈跟大家聊天,访谈时间是14:30-16:00,快来提问吧!

albert6606
:现在的知识分子怎么定义?

章立凡:知识分子(intelligentsia)一词源于俄文интеллигенция。俄思想家别尔嘉耶夫说:真正的知识分子——精神的代表,即是自由、意义、价值和品质的代表,而不是国家、社会阶层和社会利益的代表。精神的代表,精神文化的创造者拥有预言的使命。

陈文伍:我想问一个关于文化的,我感觉近代文化史上有两个巨头,一个是鲁迅,一个是胡适。大陆人熟悉鲁迅,但大多数人对胡适却只知其名不知其文,很不幸我也属于这一类,很想看胡适的书,但是不大看的到。台湾的情况,好像正好相反。这是为什么?

章立凡:关于胡适的书籍很多,上网搜索即可。一类是胡适本人的著作,如《胡适文存》《胡适往来书信集》等;另一类是胡适研究的各种著述。

双满天n:是什么原因我们的知识分子不敢讲真话?

章立凡:权力的高压、财富的利诱、对个人及家人安全的担忧等,令很多人不敢讲真话。

幸运胡塞尔:我不知道章老师为何起这个题目,好像集权化跟知识分子的风骨更有关系。中国文人最敢说话的时候,都是集权衰落之时。当然,也许章老师想谈些别的,我没理解透。

章立凡:这个题目不是我起的,是访谈的主办方起的。

郭可忻2010:那些国民知识分子影响你很深?对他们的影响能举例一二吗

章立凡:梁启超的新历史观、胡适的研究方法、陈寅恪的博学与独立精神主张、傅斯年的大炮风格、陈独秀的反传统、蔡元培的兼容并包……

天会再蓝ROC:请问章老师,大陆现在的政治状况相当于台湾什么时候?大陆能不能成功转型?台湾经验对大陆有什么启示?

章立凡:或许相当于戒严法末期。台湾经验是统治者在内外压力下推动体制和平转型成功范例,现在要看大陆领导人有没有这样的见识和器量。本人在1989年曾提出让国民党回大陆参与竞争的建议,只有这样,才能提高共产党的执政能力。我非常关注此次台湾朝野领导人的参访。

美丽人生-我的梦:章先生,可以把您的脸转过来我看看吗?你若转过来,我给您啦写首小诗

章立凡:上网搜章立凡图片,有不少正面照片。

泡泡是来打酱油的:在大陆研究近代史是一项痛苦的工作么?

章立凡:我在社科院近代史所工作的时候,一连几年都有同事因癌症或心脑疾患逝世。一是近代史令人压抑,二是吸入故纸堆里的粉尘不利健康。

远醉春风:现在许多知识分子庸俗化功利化不说真话与毛时代有很大的关系,可是有很多人仍然怀念毛和他的时代,是否是真心?

章立凡:中国人总是习惯于线性思维,不懂得立体思维。对后毛时代不满,就以为毛时代一定好;对共产党不满,就以为国民党一定好;故毛粉和国粉思维模式相同,共同特点为极端化。需要有立体的思考和多方位的视角,多看看地球村的邻居是怎样发展的。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访谈:您在《2013:没有期许,只有反思和预测》中提到,寻求最大公约数,改革共识是底线,最大公约数的释义为?中国当下哪些是您认为不得不改,又确实在现实境况中能够先改起来的?

章立凡:政治体制必须改革,不改会崩盘;国进民退必须调整,不调整会失衡;社会分配必须公正,不公会颠覆……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访谈:两会即将召开,您有何期待和寄望?希望中国社会的那些问题能够在这次会上得到反映,并有所解决?

章立凡:我今年在天则所的演说已经说过,对2013没有期许。今年的两会,主要是政府新旧交替和启动大部制,但启动行政体制改革,不等于启动政治体制改革。相信阳光法案、反贪腐反特权、国企垄断等问题会成为重要话题,但未必能够解决。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访谈:您认为在当下的中国我们应当如何定义知识分子这一概念?我们现在经常提到的公知是知识分子吗?

章立凡:知识分子原指有丰富知识、自由思想、独立人格,有一定批判精神的人士;现在标准好像降低了,把受过大学以上教育者都列入,公知倒成了本原意义上的知识分子。昨天《炎黄春秋》团拜,@周志兴 说某些人成功地将公知变成了贬义词,把五毛变成了中性词。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访谈:(抱歉,此微博已被删除。如需帮助,请私信给@围脖被删投诉)

章立凡:现在普遍存在着对犬儒的误读:犬儒主义学派是古希腊四大学派之一。奉行这一主义的哲学家或思想家,旁若无人、放浪形骸、不知廉耻,却忠诚可靠、感觉灵敏、敌我分明、敢咬敢斗,被称为犬儒,意为像狗一样的人。被圈养的御用知识分子是走狗非犬儒。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访谈:当今中国正朝着现代化飞速狂奔,您认为知识分子在此情况下应当具备什么样的风骨?这种风骨对这种快速现代化的过程又起着什么样的作用?

章立凡:1.独立思考,讲真话不畏权势;2.有超越意识形态藩篱的见识;3.实事求是探求真理的学风;4.关心民生疾苦,为弱者争权利;5.关心社会公共利益,推动公民社会的建设;6.从专业角度对权力进行监督;7.发表的见解有一定的超前性和建设性。(或许还有,请共同补充)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访谈:中国的近代化自清末以来可谓一波N则,您可否首先为我们从宏观上总结一下在波澜壮阔的近代化运动中,中国知识分子的作用?

章立凡:1.启蒙:介绍西方学说,打破思想专制,宣传普世价值观;2.革命:知识分子与反清会党结合,结束帝制,建立共和;3.再启蒙:白话文和新文化运动,反传统后重新认识中国文化;4.走入全盘苏化误区,被驯化为权力的奴仆;5.新启蒙:文革结束后对体制的反思和批判。

大佛口口:在幼儿时期及小学时期,奴化教育环境下,成长为一个知识分子是艰难的,几乎看不到希望,你能阐述一下这个情况还会维持多久?什么时候会发生根本改变?

章立凡:现在大家关注顶层设计,忽视底层设计,教育就是中国社会的底层设计。现行应试教育制度是一条标准化生产线,学生被制造成无独立精神的标准件;消灭独立思考,培养臣民而非公民,老师言行不一,学生人格分裂。政改如不包括教育改革,民族前途无望。

双满天n:对 @章立凡 提问:网上传言连习会5年后建政治特区有可能吗?

章立凡:很期待,我一直主张,学习新加坡不如学台湾。新加坡顶多算开明专制,台湾才是民主政治。

龙者三寿:对 @章立凡 提问:假如说我是理工科教授 对思想文化方面涉猎甚少 那我还可以称为知识分子吗

章立凡:刚逝世的许良英先生就是一位科学家,也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这样的人不止他一个,名字有的不便说。

人民币的夭折:先生,大多国人披着善的外衣行恶之事,还要持续多久?我不听什么你们讲的现代化,我关注人性,为什么人性会如此卑劣?这么看,是不是很消极?

章立凡:中国有自己的道德文化传统,中西文化对撞融合后,又形成了一种民国范,很代表那个时代的精神面貌。人性的变化始于1949年后的各种政治运动,为了生存和利益而相互斗争,文化道德的最大断层是文革,罪魁祸首我们大家都知道是谁。

贠超Allen:对于有志于搞近代史的青年,您有什么建议,以及我们该有怎么的心理准备来投身这一领域。

章立凡:我的建议是:对于官修正史和教科书上的说法,你一定重新审视。

丁来峰:立凡老师,政治体制改革是多年来的朝野共识,为什么改革迟迟未有进展?你觉得最根本的阻力是什么?如何破除这种阻力?知识分子的呼吁对于当政者来说,到底是铿锵有力,还是如风如烟?

章立凡:最大阻力来自利益集团。80年代阻力主要来自高层,近十年未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利益集团坐大,省部级以下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积重难返。改革即被迫舍弃某些既得利益,换取执政的长远利益。要说服官员为党牺牲,无异与虎谋皮。改革的希望在民间,需要保持压力。

铅呆子:如何对待病入膏肓的人?

章立凡:问题在于病家坚持伟大光荣正确,不承认自己有病。出于人道主义,我们不得不死马当活马医

王镨先生:1、何为立体思维?何为线性思维?东方文化更多的是立体思维,而西方则更多线性思维吧?怎么到你这里就颠倒了呢?

章立凡:这是60多年间洗脑洗成的习惯,你需要找出那个颠倒了公众思维的伟人。

三更雨拂尘:作为大学生,您们认为我们大学生是应该要具备自己的个性,还是随波逐流的生活?

章立凡:我认为中国的希望在90后,他们是最有个性的一代,资讯的获取不靠老师和家长,不靠教科书和新闻联播,主要靠互联网。只要学会独立思考,他们将改变这个社会。

变态食人馍:您怎么看待写作中以规避政治风险为目的的自我审查?您自己在写文章的时候会自我审查吗?如果有请谈谈感想。

章立凡:我的写作分两种,一种是为了传播而求最大公约数,减少一些可以上纸媒,保留一些可以发互联网。另一种纯系个人研究,先写出来,再考虑何时何地发表。

松月夜听雨:请问对于高企不降的通胀、重复行低效基建项目和民间资本缺乏投资渠道,您有什么好建议和期望吗?您对新的刺激性经济政策持有何种态度?

章立凡:过去十年的经济政策是失败的,今后一段时期恐怕也不得不靠增发货币来刺激经济。出路是通过政治体制改革,建立公平的市场规则,彻底打破权力对经济的垄断。

SteelblueJoe
:你们参与中学教科书编制工作吗?

章立凡:没有。

PM
细颗粒物:知识分子的风骨是不是得了西毒?

章立凡:嗯,极权主义这种西毒,很会治知识分子。

-2012:我的看法:前景不乐观,普通人都能看到,领导人也心知肚明。不改变状,一定有其他原因。如果是这样,后果将怎样?

章立凡:求社会稳定就必须改革,改革就需要舍弃利益,套用一句红楼梦好了歌:世人都晓改革好,只有利益舍不了!

章立凡:很纠结。事实证明,维稳是失败的,越维越不稳。求社会稳定就必须改革,改革就需要舍弃利益,套用一句红楼梦好了歌:世人都晓改革好,只有利益舍不了!

雪后小镇:在我们的校园里,立着你家父的汉白玉塑像,每天路过总会不自觉地与其对视片刻。说知识分子的风骨,老先生永远留存于我们的心中。有机会,你也能来看看吗?

章立凡:我也很想来看看,并与同学们交流。百年校庆时曾想来,但贵校没邀请我呀。

溥渊:章先生,请问独立人格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在社会转型中应该起到什么作用?另外,您是否对国内民粹主义的(被煽动)崛起感到忧虑?

章立凡:自由主义者是天然的个体,民粹主义者是天然的群体。民粹主义加上狭隘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等,很有可能成为军国主义的推动力,这是需要警惕的。

有什么可高兴的:章先生好。问个事,如今到处可见:贫瘠的内容,苍白的语言,却用激昂的语调喊出来。讨厌却又避不开,连广告都这样了。您有什么建议?

章立凡:【积习难改】不是批评了空谈误国吗?但是官媒很多关于学习习总谈话精神的表态文章,仍然是空谈。

公子小白莱:您好,习李组合是否会进行政改?十年内有可能吗?

章立凡:我一向的观点是:如果第一个任期内不启动政改,第二个任期内是否启动,其实已经无所谓了。对于新领导人而言,上台后半年内是在国际国内树立新形象的最佳时段,需要把握这个机会。

iPat2012
:中国的现代化离不开基层特别是农村的现代化,但是现在少有基层的情况反应出来。另,你认为视察是目前有效的调研方式吗?

章立凡:从披露的内情来看,领导人的视察背后,各地都做了精密的编排导演。受访的老百姓往往是演员,领导们的视察只是一场戏。有的领导心知肚明欣然入戏,自动成为这场戏的主要演员,这是执政党的悲剧。

王洛克:没有自由的保障,就难有独立的精神。没有言论自由的保障,知识分子就不敢讲真话,不敢讲真话也就丧失了作为知识分子的精神。所以,现在迫切需要解决的是落实宪法保障公民各项自由权利。@章立凡 先生以为如何?

章立凡:很同意你的看法,一个国家没有公民的言论自由,不会有真正的崛起。等待习总兑现他的承诺,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Boubouliu
:香港2017年普选,对大陆有什么影响?

章立凡:承诺50年不变,才过了15年就变了很多……。共和国建国的共同纲领,规定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由普选产生,这一条至今未实现。如果香港在2017年能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普选,对大陆民主制度建设将是一个很好的示范,希望执政党把握好这次机会。

章立凡:奇怪,我回复这个问题,被告知您不是嘉宾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感谢章立凡老师的回答和网友们的热心提问。本次访谈到此结束。 期待下次访谈再会。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访谈:中国近代史中知识分子的命运往往和诸多政治运动联系在一起,您认为知识分子的风骨中应不应该含有政治这一因素?知识分子该如何如何处理和政治的关系?

章立凡:或许知识分子不想参与政治(本人即如此),如果社会责任被认为是政治,就只好包括在风骨之内。

新闻滥播:您是否经过中共系统的政治教育后方加入社科院近代史所工作的,这是您步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吗?当时做出这个决定是希望糊口还是心存希冀?谢谢!

章立凡:我经历过标准的政治教育,但家庭教育使我具备了一定的自清功能。考入近代史研究所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当然有生活的压力。其实我更喜欢画画,但也喜欢探求秘密,觉得学历史可能会使思想更深刻些。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