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45 《稀有品种》杂志 Rare Breeds Journal  

2012-05-04 15:10:28|  分类: 我的田纳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稀有品种》杂志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稀有品种》杂志

 

      朋友苏珊喜欢豢养一些稀奇的禽畜;除了骆马(llama),她家还养着四、五种狗,七、八种羊,若干种家鸡和山鸡,还有一只孔雀,据说是自己飞来的,来了就赖着不走了。

      我没注意她家有没有养猫,但她家确实还喂养野鸟:我曾跟她跑过超市,见她同时买至少三份食物:一份给人吃的;一份狗粮;一份鸟粮。

       她家订的杂志没有Gerry家多,但也有上十种。其中就有这份Rare Breeds Journal《稀有品种》杂志。

       当然满载着怎样喂养繁育各种带毛的活物的段子。但出人意表的是里面竟也有思想文采具备的好看的文章。这里给朋友们选译了两篇,一篇是规规矩矩、帮助读者养鸟为业的长文;另一篇就是我说的那种进入文学之境的段子。

       她们翻译的也很好。当然,我没有仔细核对原文,若有问题,都是我的错。好吧,闲言少叙,书归正传吧:

 

《稀有品种》杂志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苏珊家的羊

 

《稀有品种》杂志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苏珊家的小狗。右二名叫Question Mark,问号,因它头顶的花纹像问号。

 

《稀有品种》杂志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苏珊喂狗;她是这窝小狗的养母;它们的生母难产死了

 

《稀有品种》杂志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哪去淘换的这些品种?我知道有一次是去北卡罗来纳找的羊

 

《稀有品种》杂志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译者:张娟娟 臧淑慧

                                                       

小宠物 大商机

 

原编者的话:

    詹姆斯·麦克唐纳德已经拥有并运营科西卡纳的麦克唐纳德鸟类农场25年有余。最近,他写成了《商用宠物鸟全程饲养指南:有史以来最赚钱的家庭生意》这本书。这本书有250多页,语言简洁易懂,详细描述了长尾小鹦鹉,澳洲鹦鹉,情侣鹦鹉和雀科鸣禽的喂养和营销。书的订购价是39.95美元,从布伦特伍德出版社寄出需外加3.95美元的邮费。邮箱是291992-R,德克萨斯,科尔威尔78029,联系电话800-713-2006,网站www.petbirdincome.com。

出自詹姆斯·麦克唐纳德 

   

   无论承认与否,我想几乎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有一个梦想。当然,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拥抱着所谓的“美国梦”——靠自己事业的成功来谋求生存。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宠物鸟的生意让我实现了美国梦。订阅杂志的往往有如下两种人。一种人仅仅是出于对动物的喜爱,另一种人不仅喜欢动物,还想从他们所喜爱的动物身上获得一份收入。我属于后一种人,这篇文章也是为这种人写的。假如你是前一种人,那你读完“Rare Breeds Journal”后 ,或许你就可以把文章交给能从中获益的人了,这可能改变他们的人生。

    纵观全文,每当我提及宠物鸟,我都是在指那些小型鸟类如长尾小鹦鹉,澳洲鹦鹉,情侣鹦鹉,雀科鸣禽等。这些小型鸟类的寿命很短,至于大鹦鹉一类的鸟则有60到80岁的寿命,而且多数会活过他们的主人。由于小型鸟类的寿命断短,每年都需要数以百万计的小鸟来满足宠物界的需求,而且他们也是能够喂养的家畜中最赚钱、最稳定的一种。

    1974年,我和我的妻子正在寻找一些她能够在家中做的事 ,使她能辞掉工作呆在家里照顾孩子们。我们查了很多不同的工作,但多数工作要么代价太大要么太过流行。我们很保守,想做一些有稳定业绩且相对比较盈利的事情。在我的圈子里,我认识两个人,他们在自家后院里喂养长尾小鹦鹉。两人都已退休,养鸟也有几年了。那段时间,两人都扩展了业务。拜访他们十分振奋人心。在做了彻底的业务调研后,我们发现养鸟具备我们寻找的业务记录,而且如果做得正确的话,会赚很多钱。1975年,我妻子开始在12x18英尺的小房子里养长尾小鹦鹉。1978年,她赚的钱比我多得多,并发现这个生意很有潜力。于是我辞掉工作和她一起干。我们增加了其他种类的鸟,但还是供不应求。我们开始招募员工为我们养鸟。到1980年,我们已成为宠物鸟的全国性大规模批发商。尽管多数人完全没有在意,但由于美国农业部通过法律取消进口,现在整个宠物界,几乎所有的小鸟都是由全国各地家庭经营的小零售店喂养并提供的。我们做这个生意25年了,卖了接近100万只宠物鸟 ,2000年,我们退休了。虽然我们自己养了很多鸟,但多数鸟还是我们从各地家庭经营的小零售店购买的,其中很多小零售店是在我们的帮助下进入这一行的。鸟的生意对我们十分有益。我想RBJ的读者只要肯花时间去研究并促使自己看到宠物鸟的生意所带来的契机,他们一定会从中获益的。

    尽管很少有人知道,但宠物鸟的商业生产是有100多年历史、切实可行的行业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在经济发展缓慢的时期,宠物生意正常发展,而与此同时其他看似更为重要的行业却相对滞后,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历史表明,在经济衰退期,消费者会缩减贵重物品的消费,但他们会继续购买具有娱乐性又不是很贵的物品。这些物品往往能避免困难时期的很多麻烦。

历史再一次证明我们是一个酷爱动物的国家,因为即便是在当前经济状况下,宠物业也在蓬勃发展。宠物贸易行提供了有案可寻的业绩,显示参与者数量超过了今年早些时候的参与人数。这些数量证明了这些。有数据显示消费者每年在宠物业上的消费超过3000,000,000。

这个数字包含了喂养,供应,照料和购买宠物本身的费用。美国宠物供应联合会最近一次的调查显示,宠物所有者在过去十年中增长了10,000,000户,表明宠物所有者数量强劲增长。1990年,美国家庭中有11,000,000只宠物鸟。到2000年,已超过20,000,000只,甚至有人估计2010年将达到50,000,000只。请记住,宠物商店不会自己养鸟的。在8,000到10,000家零售宠物店,以及美国销售宠物鸟的其他数不胜数的经销店中,宠物鸟的供应需求是永无止境的,尤其是那些生命周期短的小鸟。

家养宠物鸟的需求量为何如此强烈,原因有几个。在宠物界,野生鸟与家养鸟的竞争由来已久。由于美国农业部在进口法方面做出的调整,这种竞争已经不再是法律问题。

宠物鸟不会像其他动物那样过量繁殖,所以,为了满足宠物业每年数以百万计宠物鸟的需求,就必须有目的的进行饲养。如果你在周围放飞了50只鸟,很快它们就会消失不见;但如果是50只狗或猫,很快就会有几百只狗或猫,不幸的是它们多数是多余的。这就是为什么动物收养所有那么多的流浪狗、流浪猫了。它们几乎能在任何环境、任何条件下繁殖后代,而宠物鸟则不行,必须具备了一系列合适条件它们才会繁衍后代。

只要你住的地方距离主要飞机场在4-5小时的车程范围内,那么在所有的50个州内都可以养鸟。养鸟是个全国性的大市场,在美国,鸟类可以空运到几乎所有地方。我们没有在科西卡纳城和德克萨斯的故乡卖出一只鸟,在德克萨斯州也仅仅卖了几只。我们选择在市场需求庞大的地区销售。

长尾小鹦鹉显然是所有宠物鸟中最受欢迎的,紧随其后的是澳洲鹦鹉、多情鹦鹉还有雀类。首先,这些无疑都是上等鸟。实际上,他们没臭味,不招蚊蝇、跳蚤或其他害虫。长尾小鹦鹉、澳洲鹦鹉、多情鹦鹉还有雀类都需要在合适的环境中喂养12个月。因此,需要饲养者有稳定的月收入。根据不同的地理位置,鸟舍方面也有不同要求。但是,在极冷和极热的气候条件下饲养也都已取得成功。若要达到最大繁殖量,最理想的室内温度大概介于10°C~ 30°C,尽管事实上鸟类在繁殖时能够承受更大的温度范围。任何必要的升温或者降温都要根据你所在地区的实际情况操作。很多时候,一间现成的房子就可以加以改造用来养鸟;活动板房价格低廉,也因此成为人们开始养鸟时的选择。我认识很多生活不错的人,他们在后院养这些鸟种。

成功养鸟有两个方法:群养和笼养。群养指的是把鸟在一个群体或在一个围栏中饲养;笼养,指的是一对鸟在一个笼子中饲养。不同的饲养方式对空间也有不同要求,但是养鸟越多,空间要求就越大。

如果群养,对空间的要求是这样的:

长尾小鹦鹉:1只/1平方英尺地面空间(即:一间8x10的鸟舍可容纳40对育雏鹦鹉);

澳洲鹦鹉:每只5平方英尺

斑胸草雀:每只0.6平方英尺

与群养相比,在给定的空间内,笼养可容纳更多鸟,因为笼子是可以码起来的。笼养也可以更好地控制产鸟的颜色,饲养记录也就做的更准确。无论哪种饲养方法,自来水和自动喂食器都是可以利用的,这确实可简化养鸟操作。

有时候人们认为养鸟个人会受限,你永远不能休假。其实不然。我们总在度假,通常一年两次。在雇帮手之前,我们只是请邻居在我们不在家的时候帮忙检查饲料和水的供应状况。这些工作每天只花掉他不到一小时,因为我们有相当方便的操作系统。养鸟适合任何人,只要他有规律的生活方式,不钟情于整月的长期旅行。

饲养方面的要求真的非常简单。鸟吃种子,掺伴着维他命/矿物质补充料。由于这些鸟儿吃干种子,只喝少量的水,它们的粪便就会很干,所以根本不会带来一点臭味。

这些鸟儿在4~8个月就达到性成熟,它们可以繁殖3~10年,这要看品种。无需用手喂养,即便是更大的鹦鹉类的鸟也是如此。成年鸟在巢中哺育幼仔,因此,你无需购买昂贵的培养器或是其他设备。

至于其他的启动成本,真的很难给出确切的报价,因为这要看运营规模,而运营规模当然要视个人想取得的收入而定。此外,有的人有现成的房子,而有的人则需要另外重新盖房。没有必要投入太多,也不建议这样做。我一般推荐从小做大。

在销售宠物鸟方面有几种方法。多数饲养者销售给批发商,批发商再依次把鸟儿运到全国各地的宠物店。其他饲养者会直接将鸟儿卖给宠物店,或者自己在各种市场上零售。不过,批发显然是最简单的,尤其是如果你养了很多鸟的话。

宠物业渴望年轻的鸟或者是其他动物,这意味着你可以在雏鸟能自行取食就将其出手。自动取食期因品种而异,但一般在6~12周。这些鸟儿每年产4~6窝,每窝4~6只幼仔。你的收入必然取决于你的运营规模,而此规模取决于你的目标。批发价格从斑胸草雀的$2.50到澳洲鹦鹉的$30不等。我认识许多兼职经营者,他们月赚$500到$2000,一些更多产的全日经营者每年最高可赚$5000。

      养宠物鸟不是一个快速致富的路子,也绝不能这样认为。它不似其他事物一样流行。宠物鸟行业经得起时间考验。商业化繁殖早在20世纪初就已经很活跃了,多少年起起伏伏,兴衰更替,它的前景依然美好。这是一个真实存在却又鲜为人知的行业。你可以拿它作为兼职开始,也可以将其做大成全日制产业,只要你敢想敢做。
 
稀有品种期刊    
跟踪 :                                    科尔维尔 ,德克萨斯州  78029

                                                                                                         830-896-5674

  

 

 编者按:美国鬼子你们也忒过分咧!人有community也就罢了,吃饱了撑的还嫌寂寞;你人心不足,整天价养这养那;你养了那么多鸡狗鹅鸭家养兄弟姊妹也就算了;没什么了不起;就算你美国人人人都是育种家,也不过是供给大学中学的生物系动物系动物园系以研究的资料实习的园地和游玩的场所;你竟然还要把通常不家养的动物,什么llama,什么斑马长颈鹿蟒蛇鳄鱼,好家伙,全都养起来,让你们的学童闲着没事吃饱了撑的过那样开心的日子;这也罢了,你们那一套忙活,不过是多出了几个达尔文奥杜邦康拉德劳伦兹;比起俺们的四大发明,你们那点东东,不知道晚了几十个世纪且不说,而且达尔文那号的学问简直要不得;闹得自家礼崩乐坏,思想自由化且不说,还到处侵略,闹出了八国联军,差点儿没把俺伟大古老的中华民族给灭了;最阴险的是,竟连地球上的野生动物也猛烈的加以拉拢,据为己友。倷知不知道天下一家、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唵?你喂的野鸟,八九成就是从俺们这儿飞过去的,原产地在俺们这里!俺要申遗!俺要声明主权!下个月就要控告到联合国最高动物院,告你们这就是掠夺,比机枪大炮坦克飞机还可怕!当然啦,那些鸟儿也是贱:须知儿不嫌娘丑鸟不厌家贫;你们简直有奶就是娘;不,Fy! 美国的鸟妈妈就有奶吗?怎么也一去不回,认人家作娘了呢!可见有奶没奶,都可以作娘的。所以我在美国,不,田纳东,玩的时候,见到他们在家里设那么些喂鸟器birdfeeder就气不打一处来。这里登出这些乌七八糟,就是要帮我中华民族擦亮眼睛,提高警惕,不再上他们的当!他们那些什么友好啦,地球村啦,世博会啦,APEC啦,全都是假的,假的!马家山上没有鸟,都是他们惹的祸!

  哈哈,见笑啦!其实都一家人嘛,物质不灭啦;braindrain啦,人才外流啦,鸟啦,不必介怀啦。咱们中华名族向来想得开的;物我同元啦,天人合一嘛;天人都合一了,还分什么彼此你我。你们家博主真是小心眼儿;难怪同学们明地里都说他小气!哼!

  话又说回来:让他们喂;让他们自己受穷;让他们经济衰退一辈子不得翻身;把咱们的鸟儿凡是能吃食儿的都放飞过那边厢去,吃垮了他们!咱们坐收渔翁之利的那一天就要到啦!全世界人类鸟类就要解放啦!万岁,万岁!乌拉!!

 

 

 

 

《稀有品种》杂志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Rare Breeds Journal, back cover

 

 

 

 

 

 

 

 

 

 译者:褚玲敏 苏庆贺 韦丹妮

 

骆驼之行

    

   小女苏西热衷于徒步旅行、游泳、汽车、跑步,她是一个有氧运动的狂热者。有时我认为她充满了核能量。总归是47岁的人了,按说应该减少活动量,但我没有看到任何迹象。我年轻的时候也这个样子,但现在我70岁了,应该减慢脚步了。

当我问女儿是否愿意陪我去俄勒冈的太平洋峰顶小道进行百里远足时,我们要从哥伦比亚大峡谷走到20号公路,她爽快地答应了。我很了解她,我也知道我的百里远足中将会发生什么。不等我改变意见,她建议道,我们何不徒步走完俄勒冈的全程,即481英里。当然我拒绝,以我的年龄为借口。

“加把劲,老爸。”她乞求道,“我们可以用两只美洲驼运送行李,很轻松的。”

 我不得不承认,这听起来是一个刺激的挑战。随着我们的争论继续,我知道我输了。苏西知道我有多么热爱挑战和冒险。我同意远足481英里,但是我们必须分四段完成(即每年120英里),而且有驮畜运送行李。为了给旅途增加点情趣,我们决定每年用不同的驮畜。

 我们研究了地图,阅读了书本,听了有经验远足者的宝贵建议。我们认为八月是我们远足的最佳时期,因为八月天气好,没有讨厌的蚊子。我们旅途的第一段选择了美洲驼运送行李。在第二段的120英里中,山羊干的十分漂亮。在旅途的第三段,我们决定用大Foster,我们的巴克特里亚骆驼。

我在1998年春天也就是Foster四岁的时候买下了它。Foster温顺但勇猛,是个异教徒但有时捉摸不定,乐意效劳却偶尔顽固,所有这些都可以用一个词解释:缺乏经验。它最可人的品质是它温顺的个性。它喜欢人、也喜欢被人关注。尽管它的名字很好地描述了它(它到驼峰顶有7尺6寸,重2200磅),但它温顺的个性和滑稽的驼峰似乎更需要一个更个性更贴切的名字;所以我们开始叫它Fonzy。

五十年来我养过几乎各种奇怪的动物,但Fonzy是我的第一只骆驼。它的身材让它看起来有点恐怖,但我们不久便成了好朋友。我开始让每一个来我们牧场参观的人都骑在它身上。尽管Fonzy在我命令它时很听话地蹲下,但我还是做了一个有台阶的小平台让人们可以不靠它蹲上蹲下的就能骑它。

有时候学校孩子们和主日学校班小组会排很长的队等着骑骆驼。一天,许多盲人来参观。尽管年龄大了,他们依然乐意地接受了我让他们骑Fonzy的提议。相信我,他们笑得很开心。

我制作了一套特殊的护膝和驮篮,并开始带Fonzy去散步和远足。我逐渐地往驮篮里装石块,直到它驮了满满的一篮筐。我带着它走过小溪和密密的灌木丛。它很乐意地艰难行走,好像在说:“你可以走的地方我也可以。”

我遇到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我的大篷拖车没有那么高来装下大Foster。我不得不把顶篷加高了0.18米,这样才能把它拖进去。这些完成了以后,我开始带它去学校、去旅行、去离家远足。到八月份时,我已经很有信心Foster已经准备好在我们的俄勒冈远足第四段运载行李了。

今年的历险在Diamond Lake开始,这是我们去年结束远足的地方。我们的目的地是20号公路北部,有150英里的距离。由于我们驮畜不同寻常,Rick Dancer,一个Eugene,或者说一个新闻广播员,为他的晚间播报取景拍摄和我们走了几英里。新闻广播完成后,苏西,Foster,我还有我们的狗Choco,在完成了前20英里的旅程后安顿了下来。

第一天的旅行几乎就是个灾难。我们到达目的地——美丽的、风景如画的镜湖时已经快天黑了,我已经快累死了。另一个有9只美洲驼的远足小组在我们前面。关于美洲驼的什么事让Foster很兴奋。一开始我认为它只是想和它的远房亲戚在一起,但它却好像很害怕他们。我想到它平静下来再把它绑起来,可是还没等我把它系在一棵结实的树上,它用尽全力后腿直立,挣脱了缰绳。

我疲惫不堪,已经躺下休息了。没等我站起来,Foster就跑远了,顺着我们刚来的路线跑去。我只能跟着他。它跑得不快,但还是跑着,我得跟上要不就跟丢了,我跟着Foster一路小跑,腿很累。

它不停地走,不是找美洲驼就是尽量避开他们。它后面拖着一根绳子,好几次我都几乎在它猛跑前抓住它。最后,我决定快跑一下,扑向绳子,但还是徒劳。我一加速,Foster也加速。

在我想人们会怎样写我的讣告时,Foster在小路上慢了下来,最后停下了。我想最好的办法就是表现的对它不感兴趣,我背向它,好像我有什么东西不让它看。这一招果然奏效,不一会,它就把头放在肩上试图去看我手里的东西。  

我们沿着小路往下跑了一英里半,当然还得再跑回去。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徒步走了12多英里。我不能结束Foster生命的原因有三点。首先,我实在找不到一块足够大的石头击毁他脑袋。其次,我发现他太高,我根本没法砸到他的脑门,除非我抱着一块足够大的石头爬上树才有可能砸到他。这第三点也是最有说服力的一点让Foster保住了性命,那就是———他太庞大了,我根本就不能把他从道路上移开,倘若死了,可以想象在接下来几天他会散发出怎样的恶臭味。所以鉴于对远足同伴的尊重,我决定饶他一命。

   在回来的路上,他把脑袋依偎在我肩上,鼻头贴着我的脸颊,好像在说,“嗨主人,对不起,但那些美洲驼看起来就是吝啬的城里人。”我当然原谅了他。似乎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在接下来的行程中,他表现的像个绅士。所以也不用费力把他拴起来。

有人说骆驼可以承载自身一半的重量。如果这是真的,我可以带上舒服的靠椅和冰箱,因为Foster重2200磅,250磅左右的行李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Foster扛着行囊,我能做的就是跟上苏西的步伐。这听起来简单,但苏西走路的速度就像是肯塔基州快跑的小马。当苏西大步流星往前冲的时候,我还在试图唤醒那沉睡多年的肌肉。我们的骆驼似乎认为苏西的速度很适合,每当我慢一点,他就踢我的脚后跟。告诉你,2200磅的骆驼踢你的脚后跟可不怎么好玩。

苏西在前面带路,骆驼在后面推搡着我,就这样我最后只能疲惫地喊着节拍,一步一步往前挪。我正常的步调是每小时2英里。如果再快点,每小时可走3英里。但是骆驼和苏西每小时走4英里,我跟在中间大口喘着气,好像世界上的空气也快耗尽了。

只有文采飞扬的作家和天资聪慧的诗人才能描绘出周围的诗情画意,太平洋峰顶小道在这片美丽与祥和的静谧中绝对是胜景。静静的湖泊、池塘,潺潺的小河,溪流映衬着远处的群山真是美极了!五颜六色的野花漫山遍野,翩翩起舞的蝴蝶仿佛在说,瞧,这就是迪士尼白雪公主里的场景啊!细长的苔藓装点着浓密幽深的森林,树木伸展着躯干仿佛一把巨伞,为我们遮挡阳光。

可是,我集中注意力拖着步子往前挪,根本无暇顾及周围的美景,高大的松树从我们身边晃过,苏西高兴的说,我们将从4000英尺爬到7000英尺了。难道这女娃就不知道累吗?爬山的途中,苏西绘声绘色的讲着她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我时不时地评论两句,似乎看不出极度缺氧。我只能勉力发出几声嘟哝。苏西似乎没有察觉到老爸正拼了老命的紧跟着她。难道氧气瓶在海拔7000多英尺的地方不是必备的吗?

我们每晚都希望能在靠近清澈湖泊的地方找到景色宜人的宿营地,我实在是太累了没胃口吃饭,只想着在这个世界上待不了几个时辰了,但苏西在野外却是位美食家,她做的香喷喷的饭菜把我从纷乱的思绪中拉了过去。

躺在又硬又薄的充气床垫上,我整夜未眠,直到黎明时还醒着。我的后背和屁股叫喊着要做垂直运动,但我不想这么早就把苏西叫起来。为了抚慰生疼的后背,我一边翻来覆去寻找舒服的姿势,一边编了句顺口溜:“左臀后,右臀前,左臀右臀一块儿转。”可这不管用,直到散发着金色阳光的太阳爬到树梢,我都在忙个不停。苏西高兴地跳起来,开始做喷香的煎鸡蛋和土豆煎饼,我则费力地穿着袜子。仿佛只有昨天我才能将脚伸到张开的双臂上。今天我就只能去找根木杖才能完成旅程。

这片的风景是目前为止最漂亮的。我们穿越了三个原生态区域;提尔森山, 北里峰,姊妹峰,华盛顿峰和杰佛逊峰的景色在森林的每一块空地都可以看到。数百个湖泊以翻腾,夜半, 马蝇, 金子, 波比, 小矮人, 布袋, 布拉马, 杰兹拜尔和约瑟芬命名,我好奇这些名字是怎么想出来的。朵朵绽放的小百合铺满了湖泊,仿佛点缀在脖颈上的钻石般闪闪发光。啊呀,我真替整日坐在电视机旁的人惋惜,他们永远也没法体会穿越这片神奇美景的喜悦与快乐。                      

游览这片美景的途中,我们从没在小路上发现任何垃圾,比如口香糖包装纸什么的。 好不容易才能找到一处徒步者曾经扎营的痕迹。这些太平洋山脊小路徒步者应该为他们的干净受到称赞。当然,当这个小路向下延伸到公园和度假地,汽车可以开到这里,那情况很快就变糟了。我也要向森林服务站脱帽致敬,他们在设计、建设和维护小道方面做得很出色。

     Fonzy是我们的好骆驼,这个畜类站着太高(驼峰距地面7.6英尺),我们不能把包裹放在它背上,所以我让它卧下来,它也很乐意这样。大Foster是大夏驼(2个峰),它来自中国的内蒙和戈壁沙漠。据我所有的了解,世界上存在有150万头双峰驼和600万头单峰驼。千百年来,它们都被用作力畜。事实证明,Fonzy很聪明,讨人喜欢,能干又容易驯养。它喜欢吃胡萝卜和被人拥抱。

    就在我们开始远足之前,我给了35个残疾孩子机会骑在Fonzy背上,当我把它带出牧场时,我和它进行了一个小小的谈话。我认真地说:“Fonzy,这些都是特殊的孩子,你要表现的好些。”我不能说它懂我,但是我可以说它是一个完美的绅士。当孩子们摇着轮椅上去抚摸它的时候,它就像柱石一样一动不动的站着。它非常伟岸又很有风度,从没有因为它身旁的胳膊、腿组成的奇怪的城垛而退缩。我太为它自豪了。

    我觉得行程中最有意思的就是看那些在小路上与我们越走越近的行人的表情。用吃惊形容远远不够,震惊、惊奇、失声、惊呆形容他们更好。他们的反应多种多样,但最令人难忘的就是一个人从我们旁边并朝反方向走。他几乎没有路可走,然而当他走过时,几乎没有瞥见Foster,他友好的给我们打招呼,我可以肯定他甚至没有看见骆驼。

    一个人问我们它是美洲驼还是羊驼,还有人问我们是否可以考虑把美洲驼租给他们。至少有3个人郑重其事的问它是哪种动物,我想在这样的小路上遇到骆驼对他们来说足够震惊。几乎所有人都问是否可以和它拍照,当我们用他们的相机给他们拍照时,我们高兴地让他们适应抓着Fonzy。如果我们该休息了,我们就利用这段时间让Fonzy卧下,让徒步者骑在它身上,拍些他们骑在驼背上的照片。一个人万分感激的说:“太谢谢了,没有这张照片,他们不会相信我从亚拉巴马回来。

   我想在这次路途中,我们肯定把我们的故事说了一百多次以上,那些背了太多东西的行人忽然看到了另外一种选择。他们都想知道哪种动物载东西最好,是美洲驼、羊驼还是骆驼?

    骆驼极好,但一点也不实用。一个雌大夏驼非常昂贵。一个能骑能载东西的雄驼,就像我们的,可能值7000到10000美金。当然,你也可以买一个幼崽,喂养并加以训练,这样会省很多。然后必须找一个大牧场喂养它们并有一个专门训练师训练他们。然而我却很喜欢骆驼,它干活儿很出色。我几乎不能把它推荐给一般人。

    美洲驼是好的“搬运工”,容易驯养,相对不贵所以容易获得。他们能够很好的承载或拖运东西,雇一个临时工或小孩子跟着他都是足够的。在它们能够承载的重量方面,它们有点受限,但一头骆驼带一个人是足够的。他们对环境几乎没有影响,并且极少的食物就可以维持体重。它们属于那种骄傲、气派的动物并且对人的喜爱不作回应。一个外观漂亮并有一个包裹平衡的放在背上的美洲驼给人一种视觉享受。像所有力畜一样,正确的训练和适宜的条件是必需的。

    那么能够承载的羊驼呢?对这种喜人的动物我没有太多华丽的辞藻,它们不贵,占的空间也小,极其讨人喜欢,极容易驯养,它们极快地认主并像狗一样忠诚。在路上,没必要用皮带或牵绳,它们能很快的学会特定指令。除非你平时让它们拉货的时间短,一头大羊驼可以承载50磅重,我建议不要让它们承载超过50磅的重量。

也许这类羊驼不是远距离徒步者的理想选择,但对于我们这种将它们每天的行走距离控制在10到12英里的人,还有那些像我一样不在意背负40或50磅的老手,它们不失为最理想的选择。

最后一段行程中,我们遇到了3位老奶奶,都70多岁了。每人都背着个大背包。我佩服她们的毅力,然而我却忍不住想,如果她们有三头羊驼给她们驮包,她们的旅行会有多愉快。当我提及这一点时,他们都对此赞不绝口。

    13天里,苏西和我完成了150英里的行程,也就在我们兴致正高时,行程结束了。有人曾问我:冒险前,我做了什么训练。好吧,我们出发前的几天里,我骑自行车去镇子里,5英里的距离。然而,我的内心要求我告诉你,一路都是下坡,也有人接我并开车送我回家。想到这一点,还有我70岁的高龄,我想也许每个人都想要感受上帝所创造的美妙、神奇,经历一次相似的旅程。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