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44 《今与昔》Now & Then 下集  

2012-05-03 14:42:41|  分类: 我的田纳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与昔》下集

 

      下午,继续贴学生的翻译作业,《今与昔》下集。边贴边评论。

 

 

译者:薛洁             

断 想

MARILOU AWIAKTA

 

彻罗基族人的所有理念,从哲学上讲,就是家庭。其基本教义就是宇宙万物是一个家庭。所以像太阳奶奶、月亮弟弟这样的家庭术语应运而生。玉米奶奶或者玉米妈妈是造物主赋予玉米及万物的顺应自然规律的名称。带有大写字母“S”的selu是玉米妈妈,带有小写“s”的是谷物。这本来是描述印第安人的术语,他们给欧洲人玉米,然后他们只能获得地里遗留的谷粒,它也用来描述植物教给人们知识的故事和途径。《工作之书》中写道:问鸟、植物和鱼,它们会教给你很多,因为造物主创造了它们。在我们这个工业时代和电气时代,我们早已忘记了,观察自然可以带给我们关于生命的存在、平衡、和谐以及循环的知识。我们用家庭术语说玉米妈妈,而不是把她说成女神,是因为女神在西方教义中,不属于家庭概念。

 

 

译者:蒋婧 薛洁 

      

一张全家福

 

                     阿巴拉契亚研究与服务中心主任 Roberta Herrin

 

每年的11月,我都期待着附在节日贺卡内用于装饰的全家福。每张照片都是实时写照。一年又一年,女儿结婚了,儿子也动身去了远方工作,孙儿孙女出生了。这个家中的面孔也发生着改变:旧面孔老去,新面孔出现,伴随着老面孔的永远离去。工作室也同样改变着:2005年至2006年的CASS家族全家福和房子都有很大的变化。

首先,Jack Tottle,这个一手创立蓝草,旧时光与乡村音乐项目的人,他选择每年的1月至8月中旬去夏威夷居住,并且仅在秋季学期任教(难以置信!) 10月,我们为了Jack的成就举办了一切庆功宴,并在纪念礼堂中对Jack Tottle蓝草音乐室进行题献。那个美丽的秋日,教员,行政人员,学员和朋友们欢聚在一起,品尝着热狗,欣赏着动听的音乐,同时表达他们对Jack的感激之情并献上最美的祝福。

缺少了Jack Tottle,家庭照不可能一样,但我们已经聘用了接任者Kristin Benson来兼职。我们正在找一个全职的蓝草教员,他必须能在2007年的8月上任。

我们最新的成员是Theresa Burchett-Anderson,

《今与昔》下集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Carroll Reece博物馆主任。她来自于史密森学会的美洲印第安人国家博物馆,但对弗吉尼亚州的李郡很熟悉,尤其对弗莱特伍德地区的印第安人分支很有研究。她在伯利亚学院期间获得阿巴拉契亚研究学士学位,同时在阿巴拉契亚文化博物馆首次涉足博物馆领域并担任了管理工作。她沦陷了。获得了阿巴拉契亚州立大学的阿巴拉契亚学硕士学位后,她去史密森学会进行毕业实习;人们都非常喜欢她,将她留用了。Theresa说她和她丈夫Kimo Anderson都喜爱华盛顿,但是他们都留恋山川:“我们在那里就好像回到了家。能将东北田纳西州和阿巴拉契亚地区的物质文化托付给我,我觉得很自豪。”

Randy Sanders 是CASS全家福中的另一张新面孔。他是市场营销与公关协调者,还是当下与未来杂志的总编。过去的六年,Randy一直在田纳西州的琼斯伯乐。最初任琼斯伯乐华盛顿郡史博物馆主任,后为田纳西及西弗吉尼亚文化遗产联盟执行董事。实话实说,现在琼斯伯乐认为CASS就是个挖墙脚的,因为我们挖走了他们最出色最闪亮的一颗星。Randy是东北田纳西的第七代,并且是女儿Moss引以为傲的老爸。尽管在琼斯市出生,但当他还是小男孩的时候就离开了田纳西,过上了军旅般四处漂泊的生活。Randy说作为东田纳西州立大学的毕业生,加入CASS让他觉得终于回家了,真好。

房子对于CASS家意味着变化。有很多年,总部位于夏罗德图书馆地下室的一个小偏角。当新图书馆建立,老图书馆就因翻修关闭了,CASS管理办公室只能临时搬至沃夫-皮克大楼209号。这个临时性搬迁一搬就是七年,但翻修终于还是完工了,总部将要搬回新翻修好的大楼二层的一片区域。我们非常高兴位于这幢楼最初的1930年代的那个区域,毗邻Recee博物馆,入口面对着Gillbreath大厅的尽头,周围环绕着枝桠繁茂的古树。管理室处于CASS其他三个单位——档案馆,博物馆和蓝草音乐室中央,这是个好事。

《今与昔》下集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多功能室

 

《今与昔》下集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蓝草工作室

《今与昔》下集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除了一系列的办公室外,总部首次拥有了一个接待区和一个正式的会议室,还有一个可容纳约100座的多功能室,这些座位能被分隔成小组形式。它可充分满足多媒体展示并可提供招待会、早餐、午餐和晚餐。一个新的暗室和一套多媒体服务整个CASS,包括档案馆与博物馆。

我们的新家为最尖端的蓝草录音室开创了光明的前景。一旦配备完成,将能支持蓝草、旧时光、乡村音乐课堂开设拓展课程,为学生们提供学习录音行业和录音技术的机会。最重要的是,家里有了新的设备和数字电话。

一旦回迁完成,我们将举行一场露天酒会,庆祝我们拥有先进的设备以及欢迎新成员的到来。我们计划在新家前的台阶上,古树的树荫底下照张全家福,下一个11月,它将装点我们的节日贺卡。

 

 

 

译者:孙敏 孙牧菡

                                                       校对:孙敏

 

回忆妮特·卡特

 

(原)编者记:妮特·卡特,乡村音乐先驱A.P.和萨拉·卡特的最后一名幸运的孩子,继他的兄弟乔逝世一年后,于2006年1月22日星期天早晨,逝于田纳西州的金斯堡,享年82岁。

 

《今与昔》下集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1974年,当我第一次应妮特·卡特的邀请去曾是他父亲的仓库表演音乐时,我觉得我被邀请到世界上最辉煌的地方。只要麦克兰家族乐团巡回演出,我们一年回去两次,直到1990年;自那时到现在,也还做了多场团聚演唱会。尽管我父亲雷蒙德·K·麦克兰为了表演艺术乐意在各种舞台上演奏音乐,从卡内基大厅到肯尼迪中心,大约去过67个国家,但他仍然觉得弗吉尼亚州希尔顿的卡特家舞台是他最爱的舞台。

像很多的音乐家和朋友一样,我的余生都被允许在那儿表演因为妮特·卡特相信我。我总是照她说的做,有时我拖着燕尾服站在Cater Fold的舞台上时,“下一个乐段跳支舞吧,”或“你会唱福音歌么?”有时是关于人生决定的建议。她的建议源于她的切身经验和来自信仰与爱的智慧。他对待每个人都如此。当他去拜见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时,她甜甜地笑着问候:“你好,亲爱的,你好么?”

妮特努力去做她应该做的事。她聆听她的父亲和家人,她聆听她的祈祷。她的信仰很坚强。权衡于养家的责任,妮特一直信守着她对临去世的父亲所许下的诺言。她告诉父亲——一位在乡村音乐史上最伟大的作曲家和编曲者。她会让这个家族音乐——那些她的父亲收集于弗吉尼亚西南部小山区的歌,那以她母亲唱得令人难忘的以及阿姨的吉他弹奏出来的声音,要让他们一直活下去。

随后妮特·卡特家族改变乡村音乐的程度同埃维斯·普里斯利创造摇滚音乐及甲壳虫在20世纪60-70年代改革流行音乐可以相提并论。卡特家族为之后的人声哼唱乐器独奏曲、故事曲、爱情曲和伴有合众节拍的教堂歌曲等等所有乡村音乐确立了典型。

妮特·卡特在弗吉尼亚州的美丽的clinch山脚下的一个乡村小屋里开始她的音乐生涯。在她15岁之前,她随家搬到德克萨斯州,在电台唱歌,歌声传播到世界各地,是为新的商业娱乐热潮的一部分。

如果你去问每一个吉他手,在过去的六十年里,谁学的乡村吉他并且命名了他们的演奏的第一首曲目,大部分人会告诉你“野林之花”,并且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根据卡特家族的记录来创作曲目。

我想对15岁的尼特来说,从举世瞩目的明星界回到弗吉尼亚州来照顾父亲和兄弟姐妹一定是困难的。即使她和父母在1920年代表演刻录了上百首的曲目,她却没有过着人们想当然认为的伴随着成功而来的富裕生活,反而过着一种优雅而又充满人性的生活。

Janette的人生经历足以让她愤愤不平,但她始终都是一个充满爱心的人。只要在她身边就能感受到来自卡特家族的魅力。

1960年代时Janette的父亲去世,她遵守承诺,开始上台表演。有时独奏,有时同弟弟Joe一起合作。他俩的演唱很有卡特家族的风格,用传统方式谱写新歌,很激励人心。在东田纳西州立大学的音乐节上Janette首次演奏了“自鸣筝”。

1970年代初,Janette在她父亲生前经营的一家乡下小店里开始古典音乐演出。她和Joe演奏,邀请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热爱乡村音乐的朋友。到场的观众很多都是附近来看她演出的居民,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来乡村小店的观众就越来越多了。

Joe同一两个卡特家族的世交合伙建了一座烟草仓样式的音乐厅。天气好时,观众就能坐在长满青草的山坡上观看他们的演出。

以后三十年每个周六的晚上,只要身体没有什么不适或者没去外地演出,Janette都会表演,她的开场白是:“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欢迎来到卡特古典音乐演出现场。”

Janette也受到外界的赞扬。1985年她和Ella Fitzgerald、Gregory Peck一起接受了弗吉尼亚州州长Geogre Allen颁发的艺术奖。1990年,她在弗吉尼亚州另一位州长Doublas Wilder的就职会上演出。2004年,她接受了格莱美艺术科学组委会颁发给卡特家族的终身成就奖。在她去世的几个月前,她曾到美国华盛顿特区接受民族文化遗产奖。并且,在弗吉尼亚州大峡谷的皇山社区学院创立了Janette Carter紧急救助基金来资助那些贫困学生完成学业。

Janette对于古典山区歌谣遗产的巨大贡献不是因为她的财富和能力,而是她曾许下的诺言给了她前进的目标和决心。

 

 

译者:白轩林 宋毓可 王浩 冯守刚

校对:冯守刚

西米矿难

Fred Sauceman

 

2006年1月2号星期一早上,阿彻和柴尔·斯内德喝完了咖啡并没有打开电视。电话响了,是布伦达·柯纳打来的。她照常打来电话,谈一些关于巴克哈嫰辖下安德瑞社区的好望圣所的事情。但通常她不会打那么早,更很少在星期一打来。她一般就和柴尔聊聊昨天的祷礼。

“我们已经迎来今年第一次灾难,我们得开始祷告了,”布伦达告诉柴尔说。她说几个矿工被困在西米矿井里了,但她就知道这些。

离阿彻在克罗格见到朱尼尔·汉默还不到两周,朱尼尔告诉他会有人死在安可矿上。

柴尔和阿彻认识在矿上工作的每一个人,安可矿也在1月1号被一个叫ICG的公司接管。有些矿工和斯内德是近亲。那天柴尔和阿彻没有像厄普舍镇上很多人那样去西米浸信教堂,相反,他们觉得快点打电话找其他居民帮忙更好些。

阿彻知道,他的三表哥那天应该值夜班,但一个督察打电话来修改了值班表,所以卡西在家里很安全,没出事儿。

阿彻很明白,作为一个电工和有营业执照的矿业老板,要不是那天早晨突发心脏病要做搭桥手术,他应该正在西米矿井里检修线路呢。还真是因祸得福啊。

梅尔巴·布莱克那周一早上也接到了电话,她很震惊。她丈夫在矿上工作。她给一个叫约瑟芬·琳格的西米浸信教堂神职人员打了电话问是不是打开圣所和小礼堂。

“大约九点,我打开门然后喝咖啡。那时我还想没什么的”,一个多月后,约瑟芬告诉我,她和她丈夫罗恩——一个教堂受托人正在清扫小礼堂,“可结果这事儿非常严重,那些女士带着炸面圈、饼干和蛋糕从教堂一拥而入。之后,不断有人来,一次就好几个。到了下午教堂里满是人。我们就在那儿把大家带的食物归置了。好多地方都捐献了食物,我们没想到事情会变成那样。但我们大多时候都在厨房,然后我们好多女士给大家送饭了。”

《今与昔》下集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教堂冰箱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的时候,当地的洛家捐赠了一台。咖啡壶整夜汨汨作响。咖啡是用来取暖的,而不是提神的。大家来回走动,拥抱着,祈祷着,他们都睡不着。

各家各户41小时都待在教堂。自1968年以来西弗吉尼亚地区最大的矿难正在黑暗中的这座小山上初露面目。

1968年,罗格·贝瑞在挖家用煤时失去了一条腿。还是个孩子,他就学会了用镐在废矿井刨出大媒块儿敲碎然后带回家烧火炉。一堵高墙倒在他身上,砸坏了他的腿。罗格当了一辈子矿工,和他同事一样身体灵活强壮。

2006年1月2号早上六点半,罗格和他的团队下到西米矿井深处,相比于被困的第十三采矿队,他们离爆炸源还近500英尺。

“那天早上,大约六点半我们进入矿井。”一个飞雪的周六,就在贝克哈嫩北部Mud Lick Run社区罗格的客厅里,他告诉我说。“我们必须再走大约两英里才能到达我们的工作区。六点半,我要去扳动轨道上的变轨开关拐弯去我们的工作面。我们停下来,然后我跳下人员运输车(一种用来运送矿工的车)扳动变轨开关。(以上白轩林)我返回矿道坐了下来。这时,不知从哪里掀起了一阵狂风,飞沙走石,却寂静无声,我什么也看不见了。狂风持续数秒之后,我感到一阵热浪袭来,我意识到,不是塌方,是爆炸。我喊道:“爆炸!离开这儿!快!”我逃离了矿道,但依然看不见,只能凭感觉,我的灯坏了。我顺着运煤的轨道摸索着,寻找新鲜空气。我们戴上了救生器,开始向外走。我知道还有人被困在里边,我停了下来,回头望去,却无能为力。我的灯坏了,到处又弥漫着烟尘。我们遇到了一位矿友,他把我们带了出来,并告诉了我们所发生的一切。我到了位于Buckhannon市的St. Joseph医院把眼睛里的沙子清理了出来,接着又直奔教堂打探消息。

当Donna得知Roger安然无恙,死里逃生时,她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喜悦。因为,她的兄弟Marty和他的十二名工友依然被困井下。

按字母顺序排列,Alva Martin Bennett的名字一直都在最顶端,正如国家电视台所公布的失踪矿工名册一样。

自从儿子Russell Martin出生以后,Marty就开始在井下工作,如今已过了三十多年。现在,儿子也和自己在同一家公司上班。Marty的父亲Alva曾经也是一名矿工。他祖父Howard也是。四代人一直平安无事,可是好运气就在新年的第二天结束了。

Bennett和 Perry两家人前往Sago Baptist 教堂为遇难者守夜祈祷。Donna确信,熬一整夜母亲Anna根本受不了。但是,患有严重糖尿病和心脏功能衰竭的母亲始终没有离开一步。

“不会有事的,”Marty的母亲整夜重复着,“孩子怎么会先父母而去呢。”

Donna记得那天教堂大厅挤满了人,挤得她不得不出去透透气。他靠着Marty的妻子Judy坐了下来。Judy近三年来一直靠吸氧来缓解肺气肿。

从全国各地汇聚而来的电视台,电视网把镜头聚焦到了这里。山脚、公路灯火通明,如同白昼。大多数媒体对聚集在教堂的遇难家属们报以同情。CNN电视台Anderson Cooper的彬彬有礼,恻隐之心依然为Upshur县的老百姓所称道。Geraldo Rivera的情感依然狂野粗犷。据Donna透露,当时他试图闯进教堂,是她的儿子Arnett Roger Perry Ⅱ用手遮住了镜头,把那讨厌的记者赶了出去。对于丧礼仪式的报道,报纸在随后的讣告中表示,遇难家属希望媒体能够尊重他们的隐私。

爱人获救,兄弟遇难,Donna不知是喜事悲。对于“13名矿工生还”的错误报道,Donna更是纠结的欲哭无泪。

“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Donna对我说,“一次次点起希望的灯火,又一次次被丢进绝望的深渊,那一刻你感到的是撕心裂肺的痛,那不是悲伤,是疯狂。”

Donna 和Roger翻阅着一本有五英尺厚的剪贴簿。其中就有一张1月4号 的Clarks- burg Exponent Telegram,头版头条赫然写着“12人生还”。

一张五六寸的照片从剪贴薄中滑落下来。为了方便客人传阅,他们没有把它贴起来。Donna经常注视着它,这是马蒂生前的最后一张照片:那是2005年的圣诞节,在父母烧着煤炉的房间里,马蒂微笑着坐在妻子朱迪身边。他那时刚刚帮妹妹Donna准备好混着Miracle Whip奇妙酱的通心粉沙拉,这是每次家庭聚会他必备的食物。(以上宋毓可)

Donna 回忆道,“Marty很喜欢小孩子,每次家庭聚会时,他就陪小孩子们玩闹,还用四轮车推着他们乱跑。

从1月7号,也就是星期六那天下午一点开始,Marty的年轻朋友,一块儿打猎捕鱼的哥们儿,开挖掘机和推土机的伙计,他的家人(父母,4个姐妹,一个兄弟),工友以及远房亲戚都陆陆续续的从小镇四周赶到巴克哈嫰的Pling-St.Clair墓地,直到当晚8点他们还守在他的棺椁旁。

Roger Penny说,“我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人来吊唁,像其他葬礼一样,送殡的人排到了大街上。Marty总面带微笑,工作也很努力,是我见过的最棒的工友之一。”

当被问及什么样的矿工才算好矿工时,他说,“一个好矿工应该乐于帮你做任何事,乐于帮助他人,并关心工友,使他们不会身陷危险。”

现在,Roger在这家公司设在腓立比的另一个矿上,还戴着在那个要命的早晨被萨格矿上的碎石砸破的那顶帽子。30年来,每周4天,每天10个小时,这顶帽子一直为他挡泥防水,防尘遮污。这个被矿工认为不中用的东西,是他在一个跳蚤市场用18美元买的,到现在还很管用。虽然他很想忘记失去12个朋友的那天,但每当碰到破帽檐,所有的噩梦就全回来了。

虽然Upshur小镇的精神创伤像那顶破帽子一样无法修复,但现在悲伤的迹象已不那么明显了。在巴克哈嫰法院上用矿工帽子摆成的十字架已被取走了,黑丝带也像小镇北部20号高速公路的Andrey酒吧一样不知何时消失了,下工后工友们曾在那里围着一盘烤肉聚会。

“这个县的每幢房上都写着‘为矿工祈福’”,Archie Snyrder 回忆着。祈福的人们最远的从Poway California赶到西米浸信教堂,直到现在来的人仍络绎不绝,Josephine和Ron Linger把我带到友谊大厅,给我看一些宝贝。

北卡罗来纳的玛格丽特?麦当劳南作坊织了一张8英尺的美国国旗,在五角星下绣着“铭记Sago矿难,2006年2月2号。”教堂左边摆着一个雕塑(主正用手抚摸着矿工的头来告慰他)。Kim Simmon捐了一本她的书,叫做《在地下屹立》。

Josephine Linger说,“我刚发现这些书,我刚读了几页就被打动了,我想把它读完,这书太好了,它讲述了作者在车祸中丧生的儿子的故事,她想着能帮我们走出来。”

仍在那守着的人说在小河和铁道旁有一个以爱之名建立的小教堂,因此,他的大门为矿工的家属敞开。建造教堂95%的工作都是由教友自己的双手完成的。

在西米浸会教堂的前厅挂着一幅画,画中一个矿工在头灯下读着圣经,Ron Linger说,“画这幅画的夫人把它放在家中,他觉得这很不合适,之后,发生了矿难,她说她知道这幅画应该放在哪了,于是她把它捐了出来。”

我问Cheryl 和Archie 他们是否还知道关于矿工的佚事,于是我们驱车沿着巴克哈嫩南部的20号公路到Denver Carpenter在Rock Cave的家,在院子前,通用汽车的零件堆成了一摞,靠在一辆雪佛兰旁,墙上用含铁矿的沙石拼成十字,上百年挂着矿工们的帽子,上边写着“铭记2006西米矿难”。这位老画家从弟弟居住的俄亥俄州丹佛市的一个采石矿上把这块石头取出来,她说她没想从这项工作中收到半毛钱好处。(以上王浩)

第二天我在Perry夫妇家的剪贴簿上没有发现Marty在煤矿里临死前可能留下的只言片语。我知道其他的矿工在他们生命的最后时间都给家里写信了,我去问Marty的妹妹Donna,她告诉我她哥哥是个文盲,死时51岁。

Roger和Donna准备下午要看一场电视比赛,所以我在正午就走了!雪越下越大,我要求Roger朝南开进山里,朝向历史上位于德国南部,瑞士西北部的赫尔维西亚地区!他提醒我不要去,但是我仍然坚持从煤矿开到更高的地方,开进了覆盖着大地的一片白茫茫之中。(以上冯守刚)

 

 

译者:刘洋 姚兰 邬秋月

 

大房子

 

在北卡罗莱纳州,从Asheville到Chimney Rock,任何人开着美国74-A车,行驶在蜿蜒的路上,都毫无疑问会注意到Sherrvill酒馆。它坐落在一座“之”字形山的半山腰,一处长而倾斜低洼地的底部。然而,有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个在当地有名的“大房子”,是人们用长达一世纪之久的努力,从岩石地中开发出好东西的主要体现。

吉姆和伊丽莎白

《今与昔》下集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在他家的农场,坐在装有干草的马车上,听着旁边羊咩咩的叫,猪沉睡打鼾的声音,Jamie Ager绘声绘色的讲诉着他的家族历史——一些对他来说意义深远的事。他讲诉在1916年,他的曾祖父母Jime 和Elizabeth McClure怎么从芝加哥来到贝罗莱州的Fairivier度蜜月。这对新婚夫妇发现了Sherrill酒馆(大约建于1834年)。尽管当时该酒馆并未出售,但他们成功的劝说主人可以租赁给他们,而非卖给他们。

这栋房子带有一个小木屋,没有与主体连在一起,独立作为一个书房,并设有一个隐蔽的门和一间熏制室,这在Buncombe County 是最古老的建筑,都建于1797年,在这片土地被最开始购买后不久。伊丽莎白,一位艺术家,接管了房子和花园。她为小酒馆(最初为牲口贩子而建的)画的画装饰在房子前面营业厅的墙上,她那优雅的艺术品几乎挂于每个房间。外面,黄杨木勾勒出了庭院和小路的轮廓,掩盖了其用作农场的潜能。

当伊丽莎白在酒馆里过得舒适自在时,吉姆,一位长老教会的会长,着眼于土地与农场的工作。依据McClure的自传,由他的孙女婿,Jon Ager 执笔写的《我们耕种上帝的土地》,1918年,他将农场产量目标定到3000-4000蒲式耳玉米,2000蒲式耳小麦和裸麦,1000蒲式耳苹果,500蒲式耳土豆和50头猪。然而,他并不满足于只关注自己的土地与农场产量。在1920年,他组织了农民联盟,一个当地农民的消费合作社。

McClure组织农民联盟的目的就是想把山区农民从仅能自给自足提升到获得利润。为此,农民需要克服几个难关。首先,他们的土地总体上很贫瘠,没有得到很好的改善;其次,设备落后,肥料和耕具昂贵,并且通常很难买到;最后,农民总是在同一时期收割粮食,过于饱和的市场使得价格下跌。McClure打算利用联盟解决这些问题。

到1920年11月,联盟已有150位成员,在Fairview和Asheville间,沿着南方铁路轨道,拥有了第一个仓库。1921年,在Asheville另一边建了第二个仓库,1922年,农民们又租了一个。由于Jim McClure的才干,他将货物出售给了Asheville 有头有脸的人物,比如Edwin W.Grove, 林园酒馆的老板,和Edith Vanderbilt, George W.Vanderbilt的遗孀,Biltmore产权所有者。

到1924年,农民联盟已有6个仓库,位于Buncombe County和邻近的Henderson County. 据《我们耕种上帝的土地》里所叙述,在1925年,联盟年总销售额几达100万美元。在十年之内,McClure可以回首过去,验证他的计划是如此的成功了。John Ager写道:“到1930年,联盟经济强盛,并开始在北方开发资源,将其业务扩展到其他山区生活的领域。Jim McClure梦想掌管一个地区而非仅仅只是一个教堂所能满足的。”

把胡桃沟和大房子当作他们的家的是第二代人Jamie Clarke,Jim和Elizabeth McClure的侄子,以及他们的女儿,Elspeth McClure。尽管是第一代表兄妹,这两个人在1944年结为夫妇并且在农场度过了他们的蜜月。

年少时期的Jamie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和叔叔婶婶一起住在Hickory Nut Gap。1939年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他到Hendersonvill联合福利社工作,当上了一名售货员。不到一年,他便离开福利社到农民联合报社作了一名编辑。1942年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Jamie加入了美国陆军。1944年Elspeth从Vassar大学毕业之后,她报考WAVE军官训练学校并被录取。她和Jamie在那一年计划离开了之后便结了婚。

战争一结束,这对年轻夫妇就匆匆回到了胡桃沟,搬到了农场的一个小屋里。在那里,Jamie又回到了联合组织里工作,而Elspeth又很快的为大房子引入第三代人。1956年,Jamie的继父过世之后,他当选为农民联合的主席。然而,时代在变化,合作事业的需求也在渐渐退去。十年间,农盟被迫停止。但是Jamie,Elspeth以及他们的八个孩子却继续传统的农业模式,增加了奶制品这一项,果园也在继续生产。

在为《星期天Asheville城市时报》担任编辑以及为《市民日报》担任相关编辑期间,Jamie耽误了农场大量的工作。他最后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立法机构工作了三个季度,然后又去了美国国会。当然,这一切都有他妻子陪在身边。

Jamie于1991年去世,之后的2001年他的妻子也随之西去。The Big House也就自然的留给了他们的第三代人。

 

John and Annie

 

如今,这片600英亩大的土地属于Jamie和Elspeth McClure剩下的六个孩子。但是如果你驱车进入The Big House,则会是由他们的二女儿——Annie和她的丈夫John Ager来迎接。1990年代,Annie和John主要饲养奶牛和绵羊,他们还经营Hickory Nut Gap苹果摊来满足往返于Chimney Pock Pork 游客的需要。这个农场包括十英亩大的苹果园,有着二十七种不同的苹果树以使他们的苹果摊在每年9月到10月的货源得以供应。然而,Annie的“真爱”,却是她的爱马。她有着一个为数二十四匹的马群,她用它们来授课,并且在农场经营着一个“夏日骑马训练营”。

1980年代,Annie的丈夫John为他的祖父母撰写了一本传记。1991年,位于北卡罗来纳州Bonne市的Appalachian Consortium出版社出版了《我们耕种上帝的土地》和《James G.K McClure传》两本书。这为读者了解胡桃沟农场和大房子的生活状态提供了独特的视角。

         

Jamie and Amy

 

现在,Jim和Elspeth McClure的第四代继承人在他们的原始农场或附近操作者经营着几个农业产业。William Hamilton经营着一家锯木厂。而Annie Louise和Isaiah Perkinson则种植蔬菜并出售鸡蛋。Jamie和Amy Ager把他们的未来都押在把Hickory Nut Gap农场发展成为一家盈利企业上,且能看见第四代人的成功。他们的生意,Spring House Meats,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以草为食的牛肉,羊肉,鸡肉和猪肉。

“我们把动物们养在天然的户外环境下”,Jamie说。猪群放养在树林中,牧牛吃的是青草和三叶草。很多牲畜都集中放养,它们喝的是干净的泉水,过着安逸的日子。

Jamie在Swannanoa附近的Warren Willson大学获取了可持续农学的学位和历史学学位。在那里,发生了非常重要、且引导他走向如今职业生涯的两件事。他遇到了Joel Salatin并参观了他位于弗吉尼亚州Swoope市的Polyface农场。之后又遇见了另一位Warren Willson大学的学生,Amy Frey,也就是他后来的妻子和生意上的伙伴。

正是Salatin和他的牧养家禽模式激发了Jamie要置办一个牧养各种动物的农场的梦想。这样可以获得大丰收,并且可以直接提供给消费者。Salatin靠牧养家禽开始了他的项目并继续发展到养殖牛,猪和兔子。Salatin的销售限于农场销售模式,但之后又扩展到Maryland的家庭消费者俱乐部,弗吉尼亚州的各大饭店,最后凭借“友好食物合作组织”销售至全部地区。

当谈论到Jamie参观Polyface农场的经历时,他说:“我离开农场时也带走了农场提速生产以及扩大消费市场的办法。我对牧草喂养,猪牛家禽的牧草养殖有着极大的激情,我相信那里一定会有更大的市场。”

但不管一个人多有激情,经营也是靠实践的。凭借其环境研究学位以及商业辅修学位,Amy能够胜任诸如市场营销,网站开发,财务结算以及和零售客户打交道等此类实践性问题,因而她当仁不让地担当了这一重任。

    Jamie和Amy于2000年毕业于Warren Wilson,2001年结婚,之后便很快投入到开发Hickory Nut Gap Farm--Spring House Meats当中。万事开头难。由于农场的基础设施已经老化,在引进动物之前需要围起很多篱笆,立起很多牲口圈。但只要所有的修复工作完成,便可以很快投入生产。

依靠80英亩的农场,Jamie和Amy在2005年收获了30头牛,80头猪(比他老爷爷在1918年计划要养的还要多),60、70只羔羊,还有350只鸡。更不用说那些堆积如山的鸡蛋了。他们的产品每周四下午通过当地的一个Farm Store销售,在North Asheville的流动市场销售了一整个夏天,以及在Asheville地区诸如Greenlife Grocery,the French Broad Food Co-op以及Earth Fare的零售批发商店里销售。Agers也向当地餐馆如Early Girl Eatery, The Marketplace Restaurant, Tupelo Honey, Over Easy Breakfast Cafe, Salsa, Table以及Laureys Catering出售他们的产品。除此之外,顾客也可以通过Agers的网站www.springhousemeats.com来批量订购。

但这两个年轻的企业家并未止步于此。“在Asheville,我们建立了大众认可的品牌”,Jamie说道。2006年秋天,夫妻俩计划充分利用其品牌效应,扩大生猪和家禽的养殖规模(这两种产品卖得比较快),最终与当地其他农场主联手,并在观光农业方面小试牛刀。Amy打算建一个玉米迷宫,种植小片南瓜,为学校里的孩子们开设课程,让他们学到有关土地,耕作以及可持续农业的知识。

作为Louisville,Kentucky本地人,有点“城市女孩子”味道的Amy对新的农场生活感到很满意。早在夫妻俩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他们就制定了推动梦想前进的商业规划。新的农场生活包括例如接生羔羊之类的大量粗糙的农活儿。当被问及对新生活的感觉时,Amy说,“学习到新的知识,拥有自己的事业以及成为一名企业家的喜悦让生活充满了乐趣。”

    Jim McClure一定会对Amy的这种情结大加赞赏的,因为他的农场主精神在第四代传人中得以传承。在The Big House这个醒目的农场门面里,当Jamie和Amy的小儿子Cyrus跌跌撞撞地走向羊圈,笑着并向羊群咕哝着什么时,我们有理由相信,近百年的家庭传统将会传承下去,并且至少是传承到第五代传人。

 

《今与昔》下集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同学们的翻译贴完了,给大家登出该杂志的封二和封三。封二是对阿巴拉契亚全书的文字和图片介绍;封三是一则好玩的图文。在此,我也希望读友们遇到好玩的东东时,也能发给我,从这儿跟大家一起分享。

        好了,先贴出去,然后在寻找一二图片,与这些文字穿插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