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2011研究生/文学翻译课总结  

2012-04-03 20:35:13|  分类: 学生的总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研究生/文学翻译课总结

 

        2011级研究生的期末总结今天由代理班长张琪交来。很忙很累,我就不写什么序言了。就把张琪的短笺代替序言。她说“谢谢”,对我是重要的;尽管是我要感谢她们(全班就泰铭一个男生)费心替我打字录入,可是,交作业的时候,她们的关键词却是谢谢。我认为,这是对这次(总结)活动的正面评价。

 

 

 

 

李老师:

 

您好!

期末作业文集已经发送,在附件,请查收吧!

谢谢李老师为我们留下这么美好的回忆…

 

张琪

2012-04-02

 

对同学们来说,更重要的还不是评价。是机会互相学习。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也。网络是个好东西,允许迅捷大量广泛地传播与交流,而且自由、开放。大家都过来看看吧。不光我们班,学翻译的童鞋,学外语的童鞋,多多益善。

好就这样吧。

天真好,河沿上柳树冒芽了。映着蓝天,很光彩呢。

 顺序,基本是原来交给我时的顺序,我想。

你看,率先闪亮登场的,不是她吗-----

 

 

跟李老师学翻译  邓晓芳

 

从大三起し开始跟着李老师学翻译,最初看到老师翻译的文章,心里满是激动地惊叹。能有这么老练的文笔,这么地道で的中国话很让人佩服,这是我们这代人缺乏的东西。随后是些许沮丧。文字,尤其是中国文字那么神奇,如果用的恰到好处,情感可以传达的淋漓尽致,老师的翻译是人读来比原文的情感更让我震撼。可是我的翻译却总是词不达意,更严重的是很多时候连文章里的情感都体会不到位,只顾看英语文章中的单个词汇。每次作业之后我都有点小沮丧,老师的翻译让人望尘莫及。那时毕竟太肤浅,只想着对照老师的翻译文本,想着或许能有某些理论与技巧能让我的翻译更进一步,至于翻译的精神与真正内涵竟没有去想。现在我虽也没好到哪里去,但从老师讲的课上渐渐明白了些道理,以下就是我的一些体会。

 

翻译呼唤情感。文章都有自己的生命,每位作者写作之时必定倾注了自己的情感,字里行间皆有情。正如老师所说,读书应当是和作者的对话,看到文章字句应该联系到实际,联系到自身,这样与情感结合的译文才能打动人心。翻译者如果不能体会原作思想,那译文就是一杯白开水了,言之无物,言之无味。老师讲到《莎士比亚之岛》这篇文章时,说到“a sense of chill discouragement, of dreary deprivation”,举了现实中的一个例子,我才体会到文中作者所说的那种“被剥夺了的”感觉,心中被作者打动。原文词句螚唤起心中的深厚情感,这才应该是真正的读书之道,因此老师译出的文字对人的心灵能造成冲击,带来强烈的现实感。而这种情感的唤起,我想应该是建立在对这个世界的细心观察,细细体味只上的,也更加需要一颗富有同情感的心,只有这样才能译出情感。

 

翻译需要体察万物之理。一篇文章的创作来自于作者对现实世界的观察与体会,如果想翻译的好,必须尽可能的去还原作者所在的世界。李老师翻译的作品读来真实,是活生生可以触摸到的世界。老师喜欢进山,进森林观察,这是老师体会生活的一个侧面。我翻译东西时常常有这样的感觉,明明知道每个单词的意思,却看不懂原文在讲什么,这就是对文中所说的事物不了解的缘故,所以不能用合适的词语还原出来。“事事洞察皆学问”,从李老师这里我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体会。翻译需要历练,要认真生活,有自己的观察和体会,做到见多识广。

 

翻译需要深厚的汉语功底。读到老师翻译的“城头变换大王旗,你方唱罢我登场”时如亲历一场好戏,热热闹闹,生动有趣。像“诸王当之者死,众人受之者惑,诸般神灵将咸为所灭,诸般匠作将尽为所毁,教化一行,万世不移”的文字,犹如《史记》里的文字。这样的功底需要读多少书,有多少积淀才能写得出来,不得不让人佩服。老师对不同文章有不同的处理方法,散文类的能翻译的神采飞扬,普通类的能翻译的质朴无华。这点作为李老师的学生,我们应该好好学习。我自己佷有愧,读书实在太少,要学得实在太多。

从李老师的身上我看到了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看到了厚积薄发。不管以后我翻译的道路能走多远,老师的翻译之道让我懂得了今后如何做人,如何走路。

 

 

我跟李老师学翻译  段晓甜

 

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上李老师的文学翻译课时的场景。除了大家简单的自我介绍以外,与其他老师不同的是,李老师问了我们三个问题:What is translation? What do you know about translation? What do you expect in class? 刚开始我觉得不难回答,像前两个问题,如果要写的话大抵都可以从某一本翻译教材中摘出答案来。但是,李老师说,不要写书上的内容,谈一下自己的理解和想法即可。这对于习惯了标准答案的我们来说,反倒有些不容易了。面对着这样一位平易近人的老师,我明白了,李老师绝不是那种空喊着锻炼学生能力、故作高深的学者,他懂得如何让学生不迷信书本,如何把学生培养成一名真正的研究生。

第二次上李老师的课,便为他的博学所折服了。那节课翻译的是《秋声》。对于这种文学性很强的文章,我们大多人都觉得翻译起来挺费力,难以再现原文的美。但李老师的翻译简直是凡人难及。就以第一句为例:“I have forgotten whether the song of the cricket can be not as early a token of autumn’s approach as any other”,李老师的翻译为“蟋蟀的鸣声是不是秋天到来的先声呢?我可想不起来”。看似平实的句子,组合成一句话便有了那意境和味道。后来在翻译《济南印象》时,李老师不仅传神地描绘出了老济南的场景,还另外译出了一个古文的版本!不客气的说,恐怕连很多老师也翻不到这个水平。李老师翻的古文节奏感强,而且还押韵,说实话,有些词语甚至是我第一次见到,琢磨半天才能领悟,真是惭愧。

李老师曾说,研究生学习翻译要学会感受翻译、理解翻译、思考翻译。提高翻译。经过这一个学期的学习,我才算是真正领悟到这句话的含义。李老师每次上课都会翻阅同学们的翻译,并总能一针见血地指出不足之处。我们练习过的一篇文章《郁金香狂》选自李老师的译作《欧罗巴的黄金时代》,跑去图书馆拜读之后,深刻地感受到,原来大师就在我们身边啊!而且,李老师每次给我们看他的译作时,总是很谦虚,毫无学者高高在上的感觉。

很有幸能在山大遇到李老师这样以为令我无比崇敬的老师。自己才疏学浅,很难过不能用绝美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敬佩之情。李老师热爱大自然,热爱生活,更热爱翻译事业,从李老师身上,我学会了积极向上,学会了静下心来学习翻译。每次见到李老师,我总忍不住想,自己何时才能达到李老师的翻译水平呀?就像李老师之前说的那样,要做到“戒定慧”。以此为格言,我会再接再厉,以李老师为榜样,做一名合格的研究生。

 

 

樊海青

跟李老师学翻译

 

跟李老师学习翻译已经有两年多。在学习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翻译考验的是一个人的综合能力,好的翻译就是准确的理解原文基础上用恰当的目标语表达出来。要学好翻译确非易事,想要学好翻译,就必须做到以下几点。

想学好翻译,最根本的是扎实的汉英功底,所以必须多积累好的词句。每次翻译时,搜肠刮肚的找一个合适的字词,找一种匹配的句式。如果汉语足够好,翻译自然得心应手。作为英语专业的学生,看电影,读书时遇到好的词句我会摘抄下来,但是看到好的汉语我却不是很注意。我自知想做好翻译没有扎实的汉语水平是不行的,想提高汉语水平就必须多读书,读好书。但回想自己的学习历程,书读的不多,读了的也读的不精细,导致现在除了大致内容,其余都忘得差不多了。记得刚开学的时候,班里有位同学问老师,书读了记不住怎么办。老师的回答是,要专心。只有专心读书,才会有沉淀,下笔才会更自信。很多时候,自己翻一句话时怎么想也想不出怎么用词,而看了老师的译文立刻豁然开朗。就像“it was a period for rest and socializing”译成 “休闲将养,走亲访故”赞叹之余便是反思,其实这些词自己也不是不知道,可怎么关键的时候就想不到,这就要求多看一些好的译作,多多推敲体会。

想学好翻译,不能拘泥于形式,不能字字都翻,也不能过于放松以致落下信息。现在看大三的翻译练习,满篇数不清的“的”,“他们”,“她他它”。后来在老师的指导下,我渐渐放开手脚,不再字字直译,现在的翻译已经那种现象了,这是一种进步。然而现在的翻译常犯这个毛病:总惦记着不能拘泥于形式,要大胆的翻译,但是结果往往是看了老师的译文后,发现自己的译文丢三落四。然而每个词都不放下的话就会很死板,翻译出的东西也不好看。这就涉及到翻译时什么该舍,什么该留的问题。要想把握好这个度,就不能急于求成,必须反复读原文,该查的查,达到对原文准确、透彻的理解。

想学好翻译,就要学会观察、体会生活,留心平时人们是怎么说话的。课堂上,老师常常指点我们的翻译不像是在说话。确实如此,翻开自己的笔记本,重读自己的翻译,总觉得有种洋腔洋调。好的翻译应该读起来通顺。就像关于张大嫂那篇翻译练习中的 “上鞋面”,留心生活的人就能想到这个词。所以应做一个有心人。

想学好翻译就要做一个杂家,什么都得懂点。其实练习翻译就是个很好的方法。就像这学期的翻译练习内容涉及很多方面这些方面都是开拓视野的切入口。应做一个勤快的人,翻译一篇就要从中获得足够的价值。

另外,想要提高翻译水平,还要经过大量的练习、实践,并且举一反三。学好翻译不是一蹴而就的,要会下功夫,肯下功夫。李老师教会了我们怎么下功夫,下面的“修行”就要看个人了。

 

 

 

 

跟李老师学翻译

 

从本科算起,跟李老师学翻译也有两三个年头了。学习李老师的第一篇译文是《张大嫂》。初读这篇译文,我便被震住了,译的真地道。当时心里便有个认识,这个老师应该是个很了解生活的人,对于学问该是各个学科均有涉猎的那种类型吧。其实很庆幸自己能够跟这么优秀的一位译者,不拘一格的老师学习翻译。但学了这几年,自己越来越受打击。每每读李老师的译文,便越来越发现自己与老师的差距不是一点点,越来越发现自己的匮乏。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译文永远也不能达到李老师的水平,不能把文章译的那么灵妙。

翻译是需要感情的。译者只有读懂原文,欣赏原文,体味到原文表达的感情,才能译好文章。那么怎样才能欣赏原文呢?忽然想起李老师给我们讲《莎士比亚之岛》时的情境,读到某些优美的段落,李老师会逐词逐句的来回读,“the laboring intelligence”、 “voice of voices”等,这些词语的组合,给人以一种美的享受,令人读来回味无穷。译者只有用心灵来译文章,才能表现出原文的感情来。想想自己,每篇文章读个一两遍,了解大概意思便匆匆动笔,自然不会有好的译文。

翻译也来源于生活的体会。它不仅仅是原文的重现,也体现了译者对生活的认识与了解。比如《张大嫂》一文中的“纳鞋底,上鞋面”,没有对这些生活知识的了解,是绝不可能译出来的。享受生活,亲近自然,李老师极爱爬山,爱山上的花花草草。或许这对一个人的性情还是有影响的。李老师的译文少了些浮躁,多了些沉淀和情趣,读起来更有味道。读过李老师的一些译文,我发现李老师译文风格多变,或许王祖哲老师很好的概括了这点:“读李绍明老师的文章,时而像在与田间老农唠嗑闲谈,时而像听唐宋古人吟诗诵文,他能将科学译出灵性,历史译成艺术。”但不管风格如何变化,李老师的译文与原文总能很好的契合,甚至超越原文。很少有人敢说:“我的译文比原文好”,但李老师敢说,他确实有可以这样说的资本。不管是添加还是删减,李老师总能让文章意境悠远。比如《郁金香狂》一文中的“真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天涯海角的搜罗”一句,则属于添译,或许有人会觉得这与原文不符了,但我却觉得这句话使原文的意思表达的更清楚,那种狂热的意境表达的更突出,比原文更精妙。天气晴朗时,李老师爱叫上同学一起去爬玛珈山,爬山过程中给我们讲讲草木的习性。其实想想,爬山不仅能锻炼身体,也能让我们感受自然,修身养性,这对我们的生活、学习都是十分有益的。

想要做好翻译,最基本的就该是汉英双语的功底了吧。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学习英语,但英语学的怎么样呢?就我个人而言,不怎么样。语法没有问题,但当拿过一片文章让我翻译时,能看懂,但个中滋味如何,就不好说了。我常常会忽视英语原文的节奏美,韵味美,译出来的东西干巴巴的,没有味道。而汉语水平则更差,每次练习翻译时,都得搜肠刮肚的想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恰当的句子,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平时读书太少造成的。其实本科时李老师已经告诫我们要多读读《儒林外史》之类的作品,但自己始终没有行动,现在终于造成恶果。翻译的东西啰啰嗦嗦,痕迹极重,让人一看就不地道。而李老师的翻译能够这么出色,肯定是读了不少书,积累了不少素材、知识才做到的。要不然翻译不出“不知老病,酒食丰足,空中鸟语,地上石吟”这样的句子。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今后自己应该积极主动的去读书,去充实自己,提高自己的文字功底。

上课时,老师给我们提出了要求:感受翻译,理解翻译,思考翻译,提高翻译。记住这十六字翻译要求,我继续行走在学习翻译的路上。或许我没有灵性,但我有毅力。以后多练习,多揣摩,多读书,做到厚积薄发,慢慢悟出翻译的“门道”,提高自己的翻译水平。

品味生活,亲近自然,多读书,勤练习,提高翻译。

 

                                                           郝文欣

 

 

跟李老师学翻译

 

从2009年7月份的翻译工作坊到2011年的文学翻译课,这期间还包括两个学期的英汉翻译,很幸运能够追随李老师三个年头,聆听教诲,感受翻译。

李老师是特立独行的人,教学风格自成一家。和其他老师相比,自上而下的说教少,平等友好的沟通多。青睐理论的同学可能会无功而返,但真正想学习翻译的人会满载而归。三年下来,从老师的课上收获颇丰,有形的是一本本的翻译练习,但更多的无形的是对翻译的理解和对生活的态度。

跟李老师学翻译,先学会把理论放一边。从一开始接触翻译,翻译理论和实践便以各种形式进行斗争,到底哪个是本? 研究生期间不可避免地接触到了更多的翻译理论,随之而来的困惑也越来越多:翻译理论意义何在?西方翻译理论又是否适合中国翻译实践?……许多的困惑在学习理论的过程中解不开,苦恼。这时候会拿过一篇小文章翻译一下,然后一切困惑似乎都烟消云散了。我们或许跟不上翻译理论的你方唱罢我登场,但我们能实实在在把握住的是手中每份倾注自己心血的译稿。可能比起那些知晓天下理论却无翻译之长的人,做一个老实本分的翻译匠得到的是更多内心的平静和满足。

老师非常看重翻译实践,对翻译理论热情不大。对于一些人来说,这种重实践轻理论的观点很是偏激,与我们所谓的浓厚学术氛围格格不入。但是李老师敢于亮出自己的观点,颇有“真的猛士”的味道。每个老师都有对翻译的独特认识,大家异口同声反而无趣。只有各种观点争鸣,学生们才能开阔眼界。其实翻译理论和实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跟李老师学翻译,听李老师讲故事。跟随老师上课的这几年听老师讲了不少故事,有他自己的,也有别人的。有一些关于翻译,但更多的关乎人生。从老师的故事里不难听出他对自己的调侃和自嘲。那些经历过的人生起落对于现在的李老师来说可能已经是“也无风雨也无晴”。我们总是能从别人的故事里对照出自己的人生。不用担心在李老师的课上会紧得喘不上气,总会有个故事留出时间让你思考让你放松。

跟李老师学翻译,可以翻山越岭学百科。玛伽山上充满了老师带我们翻山越岭的回忆。老师走在前面。我们随在后面,听老师娓娓道来哪种植物可以食用,哪种植物可以入药。老师对自然的热爱也深深感染了我们,为我们打开了另一道神奇的大门。这些重阳登高,花鸟鱼虫的浪漫情怀在其它课上是绝对没有的。

对我个人来说,从李老师那儿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对待学习的态度。老师说过“文科生是不应该给自己放假的”,必须时刻给自己充电。整个社会都浮躁不堪,能静静捧起书来慰藉心灵的人越来越少。翻译本就是个厚积薄发的事情,没有平日的储备,又怎能在翻译中发挥出来?所以自己老老实实捧起那些以前觉得枯燥难懂的书籍,静静读下去,发现竟然可以在内心找到平静。老师说读书的时候要多思考,让历史照进现实,这样书籍才会有历久弥新的意义。这是一个更高的层次,也是我们读书应追求的境界。

李老师的翻译功底自不必说,每个上过翻译课的同学都对李老师的翻译印象深刻,那些整齐的句子,精妙的字眼,将文字玩弄于股掌间的才情每每让我们拍案叫绝,同时也看清了自己努力的方向。翻译是一条艰苦卓绝的道路,费心费力,但同时也是容易让人获得自我认同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李老师是导师,是长辈,是朋友,陪伴我们一路上下求索。

                                                                   侯梦楠

 

 

我跟李老师学翻译

李会静 201114248

 

转眼间,研究生生活的第一学期便结束了。这学期我们共开设了9门课,翻译、语言学各有侧重。但跟李老师学翻译让我意识到学好翻译是没有捷径的,唯有对翻译充满热情,通过多读书加强文化修养,对双语掌握达到娴熟的程度才可以翻译出佳作。

李老师的课集中在英汉翻译上。课上老师不是在单纯的讲翻译,而是在讲历史,在讲文化。每讲一篇翻译,老师都会讲述其中涉及到的人物经历以及那段历史。比如在讲述On Darwin’s Classic Works, 老师会讲述达尔文的生平,让我们对这个伟大的生物学家有了更多的了解。在讲述马丁·路德,伦勃朗时也是如此。另外,在翻译“It was a period for rest and socializing.”时,老师形象的描述了中国农村人冬季没有农活,便在家休息或者走亲访友。这与文中描写的爱尔兰人冬季的生活情况很相似。所以了解了这些,就可以准确地选词造句,用地道的汉语描述出来。因此这句话翻成“休闲将养,走亲访故”十分贴切,易于我们理解。

此外,我们无不惊叹于老师的学识渊博。老师的译文每一个词都恰到好处地表达了原文的意思,甚至译文的意境比原文都要好。当然,每个词的选择都是老师经过细细斟酌后才确定的,这也反映出老师对翻译严谨的态度,满腔的热情。老师的用词之美、意境之美体现出老师过硬的汉语功底,对诗词、古文也颇有研究。比如“此乃倾注心力之作。艺人一生真情深意,尽在于兹,无怪其成之缓也。”“湮没在历史的丘墟瓦砾中。”等等。每一篇译文中,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对照老师的译文,很容易察觉出自己翻译存在的问题。一是译文带有明显的翻译痕迹,不通顺,不符合汉语表达习惯;而是词不达意,翻译时常会遇到明白原文意思,可在寻找适当的汉语词时总感觉力不从心的情况。这些问题归结起来就是因为自己读的书少。

李老师说,汉语是一种文化体系,不是技巧问题。这句话深深刻在我脑海中。学好翻译是不能靠翻译技巧达到短时间提高的目的的,只有了解文化,翻译出的才是精品。我深知自己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必须多读书,了解历史文化,不断提高自己。

 

 

 

回想李绍明老师的翻译课,更多的是一种感悟、领会,而不仅仅是一堂关于翻译本身的课堂教学。因为提及翻译课,我们脑中一般会大概猜测、预想它会教予学生什么是翻译,翻译的实质,翻译技巧诸如此类。而李老师的翻译课,则更像是林间的一条蜿蜒小道,给我一种曲径通幽的意味,小桥流水,曲径飞花,红桃白李,带领我们领略翻译的真切之美。

李老师的翻译课令我感触最深,也是给我颇多启迪的是对翻译的理解。以前,我认为翻译就是两种语言间的转换,最多也就是牵扯到两个国家、两种文化的风俗习惯,只要能够熟练的运用两种语言,懂得一些文化方面的知识就可以做翻译,如果语言的功底够厚实,熟识两种文化,那翻译就会做得相当好,相当出彩。而李老师的翻译课似乎指引着我凿开了另一个天窗,看到另一番光景。首先,李老师强调整个篇章的的理解,而绝非断章取义,只言碎语的语言转换,感受于心,于心而发。这样译出的文章打有一种飞流直下的顺畅和壮美,读起来更是有一气呵成之感,好不过瘾!其次,老师不仅仅关注文章本身,还会去关注作者,了解原作的写作时间、背景,体会作者当时当地的心境。这是在上李老师的课之前压根没有想到的。说到这,我就会马上记起李老师在课堂上体会作者心境的神态—微微颔首,频频点头,嘴里念叨着“是这样的,应该是这样的”真的是完全沉浸在其中。还有,李老师还会带我们爬山,真有意思呢!一条条林间小道,一棵棵树,一株株草,枝叶间投过来的晨曦,好美,好静谧。文章都是来自生活,来自作者对生活、对自然的感悟,这或许是老师带我们爬山的想法由来吧。

文章,作者,自然和生活,这三者相互交织,相互渗透与影响。译者要译出好的译作或许应该先把自己想象成生活在那个时间的作者,过着那样的生活,写着那样的文章。浅显的理解,不知恰当与否。李雅轩

 

 

我跟李老师学翻译

                                           秦绪莉201114250

 

细数起来,跟李老师学习翻译已有几年时间。时间不可谓不长,收获也不可谓不多。

李老师重视实践,身体力行,从实践中总结出各种经验、技巧。比如,英语重抽象,汉语重具体,所以我们将“their daily lives revolved around the cycles of the season”翻译成“李部兰家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春种秋收,四季轮回,年年如此”。这样化抽象为具体,更符合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营造出一幅农家人的生活画面。

同时,李老师对我们研究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让我们在感受翻译、理解翻译、思考翻译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翻译。因为作为英语专业的学生,必须得实现听说读写样样精通。

李老师在翻译时尤其注意遣词造句,注重把学过的、听过的知识灵活地在翻译中运用开来,真的让我们这些疲于应付各科作业的学生汗颜。自己也曾学过“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但为什么在翻译时就不能像李老师那样,把“tulip growing quickly spread”根据上下文译成“郁金香又走入寻常百姓家”?上次听完李老师的讲座,才有所顿悟,自己不太爱读书,并且读书时缺乏现实感,也就是说读书的时候不会把所读内容自动的跟自己的现实人生联系起来。总而言之,就是不会读书,读不进去书。“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趁着自己还是学生,还有大量的学习时间,多去图书馆看看书、多给自己充充电才是王道。另外,还要多记一些好的文章,当然能达到背诵的程度是再好不过的了。李老师也给我们推荐过一些佳作,如此的篇章多读读自然是多多益善。

除了多读书,我们还要多观察生活。众所周知,翻译创作本身也来源于生活。作为翻译后辈,我们要多像李老师学习、请教,让自己更快地成长起来。

 

 

跟李绍明老师学翻译

 

以前对于翻译的理解大部分来自于课本或是老师。老师讲的也大多都是书本上已有的知识和理论,缺少自己的理解。近半年的时间,跟着李老师学习翻译之后,对于翻译的学习有了更深的了解。李老师鼓励学生要有自己的理解和想法。从第一节课,老师给我们的任务就是写写自己对于翻译的理解,这一点就让自己感觉这个老师与以前的老师有很大的不同。自己当时缺乏自己的理解,写得内容也很空很泛,自己的想法比较少。对于一个好的译者来说,忠于原文是必要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字一句直接进行翻译,需要对整个文章有所理解,在此基础上在进行翻译。

 翻译的本身就是阅读其他国家语言文化,提升自身高度的一个过程。李老师给我很深的印象就是喜欢走到户外,感受大自然的气息,阳光明媚的日子不必多说,即使是遇上个刮风下雨的天气也喜欢到外面走一走,颇有点古代文人的气质。在这个浮夸和急功近利的年代,有这种心境实属难得。如果说李老师教授的知识让我们增长了见识,那么李老师的这点品质带给我们的收益也很多,自己需要找到自己感兴趣并能陶冶个人情操的爱好。

翻译也是需要有灵性的,需要极好的双语功底,正如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翻译者也会对同一作品作出不相同的翻译,要做好翻译还需要下苦功,英语的学习不能搁置,汉语的学习也需要加强,才能更好的驾驭两种语言,做出更精美的翻译。

      孙丹丹

 

 

跟李老师学翻译

                                                   王淼

 

从大三开始跟李老师学习英汉翻译,到如今已有两年半的时间。李老师有自己的翻译风格,也有独到的教学方法。从他的课上我们学不到奈达与费米尔,但却有机会感受翻译的魅力。虽然正常的理论跟李老师不太沾边,但我确实从李老师的课上学到了最独特也最基本的翻译理论:对翻译而言,重要的不是技巧,而是读书的积累和生活的阅历。

 

读书对翻译的好处不言而喻。它让我们学会遣词造句,学会用简洁代替拖沓,用流畅的句子代替生硬的编排。读书给我们词汇和语感,让我们的翻译在不知不觉中收放自如。上课时最钦佩李老师翻译中的古文气息。描绘彼世的极乐世界有“不知老病,酒食丰足,空中鸟语,地上石吟”;描写祭祀圣地有“……隐天蔽日,冷气森森。树上鸟不敢落,树下兽不敢歇。风吹不至,雷霆不鸣……”。这些生动的词语,整齐的句子,我想不是凭空冒出来的,而是来自书中,来自诵读。我们欣赏这样的翻译时,一边觉得似曾相识,一边觉得以自己的水平永远无法做到。“似曾相识”是因为中学的时候我们也背诵了一些优美的文言诗词,“无法企及”是因为大学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正眼看过优美的文言诗词。我们读英文,却忘记给我们的汉语添砖加瓦了。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欣赏的翻译风格,不一定非爱古文,但读书的道理是相通的。读书越多,你越加富有。本科的时候就从李老师课堂上听到了这句话,要“像富厚的人在放松的说,不像贫俭的人在紧张的说”。想做到这一点,童鞋们,捧起书本,广泛阅读吧。

 

说生活阅历对翻译的意义,也许有人会质疑,生活阅历不是作家的事吗?但翻译有时候就是一种创作,翻译家们时不时的就在扮演着作家的角色。有些事情,有些感情,理论上知道是行不通的,亲生经历了才能让你笔下的翻译更有生命力。上翻译课带着学生去翻山越岭的,恐怕只有李老师了。一路披荆斩棘,听狼狗狂吠,却也欣赏了秋山秋色。虽然我们喊着累啊累,但我们下一次翻译一篇关于秋日胜景的美文时,脑中会不会浮现出那天的风景,笔下的文字会不会愈发流畅生动呢?生活中的任何经历对翻译而言都是弥足珍贵的。你第一次做饭,跟朋友远足,你恋爱了,失恋了,你看过奶奶纳鞋底,听过爷爷说战争年代的故事……所有这一些都会给你的翻译带了意想不到的惊喜。

 

之前看过这么一句话,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或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所以我的建议是,带着一本书,走出束缚你的宿舍或懒惰,去经历和感受生活吧!

 

 

              跟李绍明老师学翻译  (杨丹)

 

2011年下半年,我们跟随李老师学习翻译,历时半年之久。心中最大感受就是自己文化底子薄,懂得少,翻译文章时基本有时候还莫不清楚人家到底在说什么。简而言之,差距二字足矣。

上半学期,李老师着重让我们小段翻译练习,练习的材料从历史地理到生活,都有接触。正如老师所言,理论学多也帮助甚微,不如多做些实践。自己倒也有自知之明,平时读书甚微,一到翻译用词时,才显得词穷,恨自己没多啃几本基本精神食粮,慢慢锻炼自己的遣词造句能力。在做过的纵多练习中,虽然很多都已见过,但结果却不尽如意。自己的思维仍然停留在几年前翻译的边边框框里。真要说进步,也许是句子比以前通顺了吧。有时候你明白什么意思可是就是不会表达,表达能力的高低对翻译质量好坏有重要影响。举例来说,《济南印象》里有句,“egg seller with his baskets of produce supported on his shoulders across his shoulder with long bamboo poles”直译者如我“肩挑长扁担,一篮子大鸡子儿靠在肩上”而实际上,根据生活经验其实是“用竹扁担挑了两篮鸡蛋。”翻译有时候不是逐字逐句,跟多的利用自己的生活经验和已有知识给予一个合理通顺的解释。朴实,简单的语言表达出生活之美。这也是李老师教我们享受生活,观察生活。

我最不擅长的是风景描写,纵使自己脑海中有各种风景,也写不出原文所要表达的意思和美感;其他如生物、科技类对平时涉猎不广的人来说更是难上加难。每当老师讲到自然风光,花花草草,那满脸的陶醉溢于言表。那是一种热爱吧,然后推及热爱阅读所有与自然有关的知识。所以一到翻译时便信手拈来了。其实有时候类似于科技小品文的文章不是让我们真正的去细细追究他们的成分,而是把一些基本的科学小知识用大家都可以了解的语言普及开来。

现在学期已尽,在翻译的道路上,自己只能时刻提醒自己通顺的表达出译文的意思,也就是个“信”“达”字,希望自己还能慢慢完善着做到“雅”。多注重积累一些实用的词汇,如“日出而落,日落而息”,反复推敲,相信翻译会有所见长。自知自己不是那种文采飞扬的写手,洋洋洒洒修辞一大摞也不是我风格,但是译文以原文为轴点,美文不配上美译,确实可惜。自省一定要改之。

 

 

                            跟李绍明老师学翻译

 

经过了一个学期的系统学习,潜移默化地受到了李老师的影响,使我在翻译学习上悟出了不少好用的门道。这使我很庆幸,能遇到这样一位不拘一格的翻译老师,向其学习。每周一次的这个课,每每都很期待,因为李老师总能有一些新花样带给我们,让我们总猜不到下一节课的新奇,更不必说迫切地想读到老师的文笔,汲取营养。还有一点就是,每次译完李老师给的段子之后,都在心里暗暗地和老师较劲,这次的翻译总能和李老师的相媲美了吧,可每每都很受打击,上这个课的次数越多,越感觉到了自己的无知。

李老师的译文隽永流畅,若如不看原文,只拿他的译文来读,是读不出一点翻译腔的,你会误认为那就是中国人自己写得东西,很地道。里面既可以有很多古语词、成语、典故,又穿插着各种对偶对仗等修辞,用得恰到好处,不会显多余也不会显做作。如果说这些效果是需要多读书多摘录的结果,那么除此之外,我还学到了翻译时的“活”。那就是发散思维,不拘泥于原文却能更好的表达原文。我发现李老师的译文善用短句,这不仅让枯燥的长句褪去了翻译腔,又可译出诗意,读来朗朗上口,有力度。而太多的长句不仅绕口,还很枯燥,干干巴巴,没有营养,让人没有了想读下去的欲望。

上李老师的课,在打击中慢慢找感觉、悟门道,可以说进步还是蛮大的。但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要想接近李老师的造诣,多看书,增长文字功底是必不可少的。冰洞三尺非一日之寒,这需要日积与月累。记得曾经给李老师写得意见是推荐几本好书让我们回来看,老师的回答让我铭记在心,自己课下不怎么看书的人才会让老师推荐。我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是在被动地学习,很少主动地去找资料来充实自己。有了那次的教训,我赶紧给自己制订了一个读书计划,并逼自己落实,减少书到用时方很少的尴尬。

跟李老师学翻译,我不得不说,还有一些烦恼纠缠着我。每次上课之前,老师都会挑几个人的译文,仔细阅读并给你指正。但老师却只给那门固定的几个人看,每次带着自己自以为不错的译文去上课,却得不到老师指正,多少会有些失望。希望老师能给我们一个机会,也能看到我们的进步。                                        

 

                                                             赵明娟

 

 

跟李老师学翻译  关越

 

    这是第二次跟老师上翻译课,第一次还是在本科时,那时人比较贪玩,说实话没有很认真的听老师上过课,现在想想觉得很惭愧也很可惜,因为通过这学期的课,真的跟老师学到很多东西,不仅是翻译技巧,还有态度方法方面的东西。

老师为我们选的翻译材料很多都是科普类的,但我总觉得是散文,大概是因为老师将它们译地太美了,如诗如词,很有古韵。这些文章不仅锻炼了我们的翻译,而且丰富了我们的知识,从“郁金香”热到英语教学,从英格兰到老济南,我们知道了伦勃朗,了解了达尔文,甚至对地质活动也略知一二了。伴随着这些材料,老师还补充了很多平时我们接触不达到的知识,如农村生活和动植物知识。

通过做练习,我深刻体会到透彻的理解以及丰富的知识对翻译的重要性。在翻译“郁金香”热那个小段子时,读了几遍都不太明白,于是上网搜索了这方面的资料,了解了事件的整个过程,首先小段子就读懂了,最起码可以把正确的意思翻出来。还有在做“济南印象”那篇时,因为不了解老济南,所以也就是逐字翻译而已,而老师因为了解那时的济南,对老济南有很深的感情,因此翻译的很生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前有见过书上写做翻译的人就得什么都懂一些,翻译家都是杂学家,通过这学期的课,对这句话理解地更深刻了。

说到这里,就突然想到老师好像很热爱大自然,还是老师单纯只爱爬山?老师很喜欢大自然是我本科时就这么觉得,记得那时上课,老师总会告诉我们学校哪里有樱花哪里有无花果有桑葚。爬山是这学期才知道的,其实平时看老师上课会觉得老师不爱运动,那次全班一起去爬山才发现您的厉害。而且老师还喜欢自辟山路,走不同的路确实能欣赏到不一样的风景,当然也要付出不一样的艰辛。之前听说爬泰山若从后山往上爬,风景无比秀丽,看来这话一点都不假。我自己感觉老师热爱自然好爬山的兴趣对老师翻译风格的形成是有影响的,因为这种兴趣能让人沉淀,是人心境平和,写出的文章也就自然朴素大方、怡然恬静。记得老师也说过张培基先生比您还爱爬山,还能爬山,不知我这个感觉对不对,不管对不对,找到一个可以陶冶自己情操的兴趣总是好的。

我总觉得读书应该是个很好的选择,老师的翻译风格肯定和老师读过的书有关。我记得有一次上课老师就引用了《红楼梦》里的句式,译文那种味道不言而喻。之前有老师说以前上学没什么娱乐活动,唯一的消遣方式就是读书,而且那时书也少,有的书读几十遍的都有,所以读得很透,影响就比较大,跟别提那时候的书基本上都是些经典名著。其实我还是很爱看书的,问题是不爱看以前那些经典,倒不是读不下来,而是离得太远,难以理解,看来我的层次太低了。通过上老师的课,我觉得这样不行,那些经典的东西不能丢,得一点点拾起来,从自己感兴趣的开始。

老师还说过背东西的重要性,五十篇英文五十篇中文,如果能做到,翻译水平肯定能提高。我的理解是这样可以让我们比较容易抓到感觉。汉语是母语,从小到大读得多背得多,所以英翻中时,如果英文是篇柔美的散文,我们就能通过使用一些柔美的词或是一些句式把这种感觉翻出来,而碰到中翻英时就不容易了,原因就是不了解英语各种文体行文的特点、词汇句式的积累也不够。所以之后一定会多看多背,希望自己能做到。

跟老师上了一学期的课收获很大,要感谢老师,期待老师下学期的课!

 

 

 

跟李老师学翻译

                                           郭艳春

 

原以为这篇文章会比较好写,因为在过去的这一个学期中真的是学到了很多,可以说是每节课都会有收获。但真的下笔去写的时候,却连开篇都不知道怎么写,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眼高手低。你学到的,心里所想到的,跟要写出来的完全是两码事。鉴于自己的总结概括能力又不是很高明,就根据您课堂上的提示,写下自己的部分体会吧。

课堂上讲的第一个翻译的片段是《秋声》,这里我找到了自己翻译上存在的第一个问题。以前总认为翻译哪句话,只要把这句话理解了,翻译出来呢,即便最终效果不一定不是最好,至少也是忠实原文了。所以,拿到一篇文章,不会去先看看文章整体的意思和风格,觉得上下句都是相连通的,翻了上一句,自然知道下一句的意向了;或者认为有的短语段之间,句与句之间,并无太大关联,一句一句翻也无关紧要。可是在翻译这篇文章的是时候却很是吃力,翻出来的东西也不尽人意,比如,整体的格调没有把握好,其中某一句竟然与全文风格大相径庭(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居然没有注意到),有的语句甚至没有读懂。另外一点就是,关于场景描写,用词不同,效果也会不同,并且与整体描写相一致,近景远景之分(有关花的那场描写),这些都是以前没有考虑到的。所以,我欠缺的就是全局观,太拘泥于细节,而忽略了整体把握。

对于翻译,我存在另一个问题是忠实。上面有提到,我倾向于非常忠实原文,一定要有原文的感觉,所以,有时就比较死板。您说“To translate is to change.”,这个是我以前从来也不去深入考虑的问题,甚至有点盲目的排斥。有关注册选课那个小片段以及后面那些小句子的翻译,真是让我开了眼,如果完全按字面意思翻译,不仅啰嗦,原文与译文的文字美也都遗失殆尽。不过,我还是有点固执,不大能接受完全的不按原文,恣意发挥,即便是大师翻译的,即便翻译的毫无瑕疵,美不可言,我也会把它们当做两篇文章,而不是翻译。如果完全改变,那就叫创作了。

我特别认同您的那句话,“体察万物之理”,这是您在讲解火山岩那个小片段时说的,的确,如果不懂得翻译对象的机理,或者说这种现象的原理,就很难做到准确翻译。稍微的疏忽,意思可能就会千差万别。这点我感触很深,之前有在网上得到过一篇关于液压泵站底部闸门结构的文章试译,当时真的是不明白其工作原理,各个专业术语都是网上现查,而且还不一定准确,整个内部空间结构全凭自己想象,甚至排水管道位置什么的都是猜的。结果可想而知,没有通过。当然,我也想得很开,从负责任的角度来看,的确不能让我通过,而我自己也要量力而行。

这跟您在后面所讲到的“知”是一个道理,要弄明白什么是翻译,什么是理解,要细心观察生活,去思考生活。我们每天都面对生活,却熟视无睹,早已忘记了去感受生活的每个细节,从来不去细究其中的奥妙与道理。我的问题有时候就不在翻译上,而是读不懂原文,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我一直相信文字是有灵性的,前提是要用的好。我知道自己对于文字的敏感度还好,就是拿出一段文字,或者词语的对比,我能感知出其中细微的差别,但是,驾驭文字的能力却是极其有限,想要达到您说的文字的“气”“活”还有一定距离。而我也明白部分问题出现在哪里,全局观差,读书不够,见识太少,文字功底薄弱,注重文字的感觉,但是疏于积累。看到好的文字,会叫好,会称快,却出于惰性,不愿刻意去记,总认为,美好的东西,潜意识帮助记忆,结果是,好东西全跑了,书到用时方恨少。另一个原因,就是联系吧。练得少,笔和脑都会生锈,应该跟写作是一个道理,你离文字远了,文字自然也离你远了。

以上这些都只是关于翻译问题上跟您学到的一部分,不知领悟得有几分,总之对自己帮助真的很大。但最想感谢您的是,您帮我找到了一直困扰我的一个问题:读书。我以前总对人说我看书只记得住感觉,记不住内容,记不住细节,哪怕我读了三遍几遍的,哪怕我很喜欢这本书。您常说我读书没有“现实感”,真的是一语中的。我读书也不能说不投入,但与现实联系的真是少,一味地沉溺于读书时的感觉,书中的情节,人物的内心世界,而忽略了其他更多的东西。这个“现实感”我还是没有完全实行,还没找到合适的方式,但不管怎样,这是个新的开始了。

所以,在您这儿,学到的不仅仅是怎样翻译,而是对待翻译,对待读书,对待学习,对待生活的一种态度。新的一年里,海景继续听您授课,相信会有更多收获,提前向您致以谢意以及敬意。

 

 

 

我跟李老师学翻译

 

   我跟李老师学翻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说是没得到李老师的真传,但也是受到了许多的启发,总结了一些心得。李老师讲翻译,与别的老师大不相同。他不讲那些复杂的理论,上课的时候要么真枪实弹的练一段,要么就彻底放下书讲点别的东西,内容包容万象,小到怎样纳鞋底,大到天文地理,极大的丰富了我的知识面。不熟悉李老师讲课的学生初次听起来可能会觉得上课讲些“旁门左道”(于正儿八经的翻译理论而言,纳鞋底俨然属于旁门左道一类)简直是误人子弟了,难道一天到晚老师满口理论讲着,学生在下面昏昏睡着,才是真正的育人之道?我素不喜欢研究那些让人头昏眼花的理论,李老师的这种讲课风格对于培养我对翻译的兴趣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算是我翻译这门功课的真正的启蒙老师了。

 

李老师不仅讲课别出心裁,做的翻译也是别有一番风味。我自认为翻译是有味道的,虽然它并非食物。低级的翻译糟糠粗粮,难以下咽。中级的翻译如白水白饭,平平淡淡。高级的翻译就是美酒佳肴,值得人们慢慢品味。要做出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一是要有丰盛新鲜的食材,二是要具备高超的厨艺。对于做翻译,丰盛新鲜的食材就是要求译者具有雄厚的文字功底和广泛的知识面。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李老师的翻译如此好,肯定是阅读了不少的书籍,积累了大量的素材。书到用时方恨少,这是我自学习翻译以来的切身体会。古人云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就是教育后人要勤奋好学,多读好书。而高超的厨艺无疑就是指翻译技巧翻译经验了。翻译的东西多了,自然会积累经验,从经验之中又可以提炼出技巧来。课上李老师经常会传授我们一些翻译技巧和门道,应该说这一点一滴都是从他十几年的翻译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李老师脑子里好像有数不尽的招数,对待各种疑难杂症都有办法。有时做翻译,我就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怎么处理,听了李老师的讲解,顿时有种恍然大悟茅塞顿开的感觉。相比之下,我平时做的翻译练习太少了,几乎就没有什么翻译经验,更不用说总结翻译技巧了。因此,我必须下定决心,多多练习,厚积薄发。

 

李老师的翻译精湛,更高一筹,除了表面上的文字处理的得体之外,我认为更是因为多了一份情意趣味。添加了情趣,就好像赋予了文章灵魂,是整个翻译的画龙点睛之笔。李老师所翻的材料,有的如阳春白雪之高雅,有的如下里巴人之通俗,不同的风格之中渗透着不同的味道。这点是我们值得细细琢磨的地方。如何准确的拿捏好各自的情趣呢?培养良好的感知力是关键所在。譬如说几个人在路边看见一棵松,有人觉得把它砍来烧火最好,有人觉得它可以让路人纳凉,有人觉得它是高风亮节的象征,这就是他们感知力不同的缘故。一半是先天俱来,一半也可以培养。许多人终日为世俗忧心匆匆,忙忙碌碌,怎么能有好的感知力呢? 只有心境空灵才能感知万事的趣味。所以感知力的修养即是静的修养。人在百忙之中,偶尔抛开一切,放空心灵,悠然遐想,或许会灵光一闪,无数妙语便源源而来。李老师的翻译好,跟他喜爱登山,喜爱摄影大有关系。他的很多佳句应该从中悟的吧。有时天气晴好的时候也会邀请我们同去,虽是游玩,但的确也是一种静的修养,对于翻译大有裨益。这种感知力的培养,单靠在课堂讲怎么能足够呢?

韩艳玲

                                                                                              

 

雷燕  PK



!o

 

k悀([1][Content_Types].xml ?[1]([1] 磾蚸?勶吘冄地Jz(ヘ巍??恤i潏趻?o叩銟R?鴅0f繖彅N禪mM破蓤E`?2?{?YP%Jk c;l掃蓼碀?汛    ["?蝺\B%Bb鶵X_    苦N萶~?=pi

偭k擞2嗟俬*<緥妕z?k裍剱嶦消筞:c鹿RK乨湳嶛#邰?敃珚缂?[1]璙旾嚲<O_??W-y矍帷

 

 (雷燕你有点难为人。你应该知道洒家除了汉语英语和一点点法语,其他语种根本不会。。。(不含高密语))

 

 

我跟李绍明老师学翻译 李艺君

 

美美的睡了个懒觉,起床后晒着十点钟的太阳习惯性的看了眼日历——“立春”!耳边忽然回荡起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今天是冬天了;确切的说,是今天凌晨两点三十七分。大家在睡梦中错过了向秋天道别。”还好,今年的春天18点22分才会到来,我还来得及和冬天道别!正暗自窃喜,突然意识到自己改变了好多,许多回忆不禁涌上心头... ...

早在入学前就已久闻李老师的大名,学长学姐提起他时个个眉飞色舞、神情自豪。我不禁暗自思量:究竟怎样一位老师,能有如此魅力使得学生如此敬佩呢?等不及开学我百度了一下,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张相片和相片下的几行小字。照片中的人穿着休闲,手拿折扇,目光炯炯,颇有文人豪迈之气,相片下写道:平生大愿是吃饭,睡个长长的午觉,然后起来看蚂蚁上树。可真是个奇人!

开学后得知李老师教授我们文学翻译,心头禁不住阵阵喜悦,又伴有一点紧张忐忑。初见李老师印象最深的是李老师爱笑,笑起来嘴角两边各一道怪有意思的笑纹。自第一堂课李老师风趣的分析我们每个人的名字,让我们写下各自对翻译的认识和对课堂的期望起,我心里便认下了这个一面谦虚、一面骄傲着的师傅。一学期的时间如白驹过隙,虽总觉得意犹未尽,心里却也是满满的、暖暖的、敞亮亮的。你若问我跟李老师学翻译到底学到了些什么?我想说的太多,却又嘴拙,一时间词穷语塞,只能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想起什么说什么罢了... ...

学说话,学翻译。

前几日读了一本热销的自传小说,因之前读过英文原著,便又一时兴起读了读汉语译本,不禁发觉文中语言翻译痕迹太重,眼里读的是中国字,心里却总觉得说的不是中国话,看着别人自己也不由得心惊,心想自己也是鲜能写出地道的汉语的。语言不地道,译文就会显得苍白无力,情感意蕴自然也就大打折扣了。李老师说他从没念过书的家里人那里学到了好多,推荐我们多读鲁迅、看三言二拍、听传统评书,学说正宗地道的汉语。以前总觉得中国人怎会说不好中国话呢?可每每重读自己的译文总少不了罗里吧嗦、词不达意,有时意思没错却总觉得别别扭扭,又怎好意思说自己的语言地道呢?要说地道中国话,不仅要多读好书,还要多从生活点滴、普通百姓身上留心汲取(比如,不同阶层的人语言特色有何不同等等),必须高度敏感,严谨细心,否则口一松、手一滑,多余的东西就又跑出来了。

学说话就是学翻译,说不好话又岂能译得好文呢。记得学期初李老师曾为我们列出学翻译的四字箴言:感受翻译,理解翻译,思考翻译,提高翻译。这四点看似容易,实则蕴含了很深的道理。李老师上课从不带现成的译文,给我们做讲解时也是现看现译,每次都能有新诠释,同一篇文章做两三个译本,不同文体,不同文风,供我们赏析。我感觉李老师对自己做过的翻译就像宝贝一样,即使多少年过去了他仍能清晰记得当时的译文和体会,旧文重译又会有新的诠释和改进。我认为这就是译者的情怀,是对翻译真正的爱,而这些都深深地触动了我。

第一次读李老师的译文,从不失眠的我辗转了一夜,一直在想:为什么有的人可以将文章译的如此灵妙。读李老师的译文时而像在与田间老农唠嗑闲谈,时而像在听唐宋古人吟诗诵文,他能将科学译出灵性,历史译成艺术。若非浓厚的兴趣,奇幻的文心又岂能译出如此文章呢?自己也许一辈子也达不到如此程度了。后来我转念一想,未曾读过万卷书,下笔怎会如有神呢?未曾有过深厚的积累,又怎能够厚积薄发呢?于是我找来鲁迅的文章,细细读,慢慢想,每次练习都尽最大努力,开开心心上课去,小受打击下课来,再憋着一股劲儿找差距,如此的反复竟也越发觉得有意思了,偶尔也能写出几个地道的句子了。虽然每次上完课本子上总是红旗飘飘,心里却也甜甜的,一次比一次充满希望的。

爱自然,爱生活。

记得一次大家正在上课,李老师忽然说:“今天天儿这么好,走,爬山去!”(不知是不是原话)错愕中心想:这个老师是真性情!除了小学还真没在户外上过课呢。还没等回过神儿来,我们已经来到了山脚下。李老师爱花爱草,爱午后的阳光,犹爱登山,几乎是每日一登,记得有一次他和我们说起山间池塘里的小花,高兴地像孩子一样,喜爱之情溢于言表。李老师轻车熟路,健步如飞,一路上还给我们讲解着山上的植物,就连平日里不爱爬山的我也顿觉浑身充满了活力(后来我也时常和同学去山上转转)... ... 来到山顶,极目四望,呼吸着清冽的空气,看着如画的风景,忽然对前几日上课时的一句译文感同身受:情往似赠,兴来如答。李老师曾说:翻译不是靠技巧,而是靠文化,文化气息。虽不知我想的对不对,但我想文化气息何来呢?应该不仅是从书卷中,还是从生活,从自然,从一山一水,一花一草,一字一句中来的吧!

李老师爱自然,爱生活,平日里给我们上课时,他会时不时提醒我们今天、昨天、明天恰逢什么节令。在他脑子里这些似乎都是有意义的。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些东西在我脑子里竟也有了意义。上课时讲到“做约”、“休闲将养,走亲访故”时,他会给我们讲农村的生活和习俗;讲到“秋声”时,他会让我们分组竞赛想与“秋”有关的词语(秋天这样的词竟也不嫌弃);讲到“莎士比亚之岛”,他会让我们反复地深情朗读背诵原文,体恤其中的意味;讲到“张大嫂”时,甚至还会为我们表演纳鞋底儿的样子... ... 以前总听人说女孩儿不要读那么多书,在学校里时间长了脑子就愚了,可是有这样一位老师岂会呢?!李老师让我明白了翻译不是独立的,它与山川自然,万事万物都休戚相关,要想做出好译文,就要爱翻译!爱自然!爱生活!

作为李老师的学生我有点惭愧,自己既无才情,也无灵性,唯有一股子韧劲儿,一腔热情和坚定的信念。我跟李老师上的虽然只是翻译课,学到的却远不止翻译而已,我学会了读书,学会了感悟,学会了生活,觉得生活更加充满了动力、激情和希望。借用李老师一句话,生活着就要有meaning, depth 和 intensity。

 

 

 

 

跟李老师学翻译

 

跟李老师学翻译两个多学期,从最初的英汉翻译课程到如今的文学翻译课程,总能有新的惊奇出现。上李老师的课第一印象就是亲切,不拘一格,凡事都可以讨论。李老师讲翻译向来离不开文本,用他的话说就是“离开了文本,我不会讲”,何其坦诚。翻译究竟是艺术还是科学历来争论不休,但听李老师的翻译就不必纠结于此,因为在这个课堂上,翻译就是乐趣。

举个例子来说,李老师很重时令。开课第一节,恰逢秋季,金秋十月,阳光都透着一丝慵懒,而李老师准备的材料恰恰就是秋声。老师鼓励思考的活跃性,创造性。于是乎,在翻硕和学硕的对抗赛上,关于秋的词语短句俗语成语层出不穷,极大地促进了我们的思考,当回过头来再看秋声的翻译,选词也就变得丰富,词语间的细微差别感情色彩也就得以慢慢体会。

犹记“济南印象”那篇译文中,李老师那句“米面青菜,花鸟虫鱼,无物不有。”在李老师的翻译课上,也是“花鸟虫鱼,无处不在”。放于案头薄薄的材料中,竟沉积有千年的泪水欢乐,古今的丹心碧血;轻轻诵读那短短的英文,眼前浮现出江南的管弦丝竹伴着荷兰的郁金花香;大漠的铁马金戈随着海盗月黑风高的冲杀声响彻耳边。“春秋佳日,泛舟大明湖上……周遭绿柳垂烟,寺院隐隐”,如此译文,仿佛置身其中,如清明的细雨打湿衣襟,似杏花村的酒香扑鼻而来。

译不离情。翻译离不开活生生的人。跟李老师学翻译,也许比较明显的一点就是实践出真知了。李老师教翻译独具一格,极少重视理论,而是用实践,用事实说话。李老师的译文往往出人意料,但细细品之,却又不得不说好。因为我认为老师的译文仿佛有个“魂”,或者说是“神韵”,“表”似乎与原文不一,“里”却完全表现出原文之神,不得不说,诚如“海盗”故事那课中李老师所言,“让理论家无话可说”。跟李老师学翻译,清晰地感觉出好的译文是什么,好的译文应当是读之如同原作者用汉语写的一般。老师给出的译文,朴素而洒脱,有时带着乡土气息,自然之气,实为我辈努力之方向。

后来无意中看到王祖哲先生写的一篇博客,摘录部分如下:“我从他(李老师)那里学了不少;根本就不需要把学术文章翻译得透着旧衣箱里的霉味,自自然然地行文,岂不更好?……翻译的时候,完全不必保持词性,不管什么词性不词性,最重要的是要以汉语的习惯表达原来那个句子的整体观念——这才是顶顶重要的……他甚至坦率地说:‘有的时候,我的译文比原文好些’。这意思我明白,假定原来的作者能够读懂汉语,他会因此感谢他,而不觉得是篡改或者背叛了他——这功夫,了不起。”王先生所言,道出了我们的心声:这才是翻译的高境界。而后李老师也开了博客,龙年伊始,看李老师的博文,山水田间,农家小院,别有一番风情。其实,翻译即是生活,不同的生活方式,也影响了不同的翻译风格。习惯了生活在大都市繁忙的人们,如若能静下心来做事,如老师那般感悟下生活,也就少了几分浮躁,多了几分恬淡和乐趣。

期待着新的学期老师科普翻译课程中更多的惊喜。

                                                                                         泰铭

                                                                                         2012年 春

 

 

跟李老师学翻译

王林

 

跟李老师学翻译已四月有余。说起李老师,心里头总有一股子骄傲。李老师对自己热爱的事物和工作的认真执着,对生活点滴之美的观察入微,不求名利的态度和对简单生活的坚持,都让我为之赞叹。而老师的翻译水平之高、语言功底之深,更是让人折服。

这四个月,学到的不仅是翻译,还有态度。老师对我们这些年轻弟子很实在,从不妄言,不虚言。老师经常开玩笑,也极少讲大道理,但说出来的道理都是朴素真切的,不花哨。老师上课既紧张有序,又活泼有趣。为了给我们讲解笆泥屋,把桌子竖过来,凳子都摞到了桌子上,身手敏捷,惹得同学们忍俊不禁。老师是即兴为之,可是这种热情和认真却是由心而发。这种态度也始终贯穿在老师的翻译工作中。课下的李老师颇有生活情趣。爱爬山,爱草木,虽然身体欠佳,但爬山的时候利落得很。认得后山的每一棵树,还会去山上挖苦菜。老师爱这个,不光爱在嘴上,更爱在腿上,身体力行,不亦乐乎!

老师还教怎么读书。原来读书不求甚解,总是在读别人的故事。听完老师的讲座,才知道怎么和自己、和现实、和人生联系起来,才能有现实感,才能让一本书变得鲜活。碰上不知道的,不能一掠而过,要学会去探究,要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劲头。之后,开始用这种方法做摘记,果然积累的量比之往日大大增加,光注释就成了一大笔财富。

这几个月,还跟李老师学怎么欣赏中文,怎么品读英文,怎么翻译。李老师中英文俱佳,他的翻译更让我们领略到中文的格律之美、音节之美、意境之美,同时,又能把原文的意义如此贴切地表达出来。李老师让我们看到了翻译的多种可能性。同时,李老师还带我们赏析英文。还记得那篇Shakespeare's Island,讲到每一个词背后的含义,那种incommunicable, 那种打动人心的言外之意。其用词之朴素精妙,再有其布局谋篇,意义层层展开,着实让人称道。这种对英文的品读让我看到,原来英文是这样读的。这给我了一种方向,让我能在这个方向上不断学习。

在翻译方面,老师给了我们十六个字:感受翻译、理解翻译、思考翻译、提高翻译,既是对我们的要求,也是对我们的期许。上学期开始学会了思考,思考文体的不同,处理方法的不同,大策略和小细节的一致与不一致;想应该怎么翻译,别人为什么那样处理,感受不同翻译的不同效果,试着用不同的方法来翻译;有意识的修改,虽然不能尽善尽美,却也竭尽全力。很多时候,觉得翻译不是讲出来的,是多下笔,多思考,多对比,多感悟,像开车一样,不断磨合,才能找着感觉,越来越顺畅。希望终有一天,能拿出高水平的翻译,不负老师一番教导。

可是跟李老师学翻译有一点不好,就是每节课弦都绷得紧紧的,常生出望尘莫及的感觉来,自己的翻译也常让自己有一种chill discouragement。不过,有差距才有压力,有压力才有动力。这让我不但有了见贤思齐的心,也有了能看齐的人。

据说一个人喜爱的老师会对他产生巨大的影响,甚至一生的所作所为都会带有这个老师的影子。希望老师的热情、认真、执着能伴我走下去。有一天下课,我说,这两年,不管学到了多少东西,认识了李绍明老师,值了!

 

 

跟李绍明老师学翻译

张 琪

 

“情往似赠,兴来如答”。开学初的一堂文学翻译课上,我郑重的在李绍明老师的译文《秋声》旁写下了《文心雕龙》里的这八字“妙言”,而李老师的作品,着实是“妙不可言”。师从李老师半年多来,每堂课都像是在品味一道精美的英文、汉语大餐;做了李先生的弟子,我才渐渐体味到先生笔下美妙的世界,终为源自情,起于兴。

情。兴。这是李老师骨子里的性情。跟李老师学翻译,学的是本真和由心而生的真情。我相信人的感情都是有共性的;用心灵与原文作者沟通,身临其境体会其所思所想,定能成就佳作。如若附庸理论,反而无形中成了一道枷锁,文章的美恐怕要大打折扣了。

跟李老师学翻译,学的是一种智慧。无论是描写寻常百姓的生活起居还是自然界的光风霁月,直至一个帝国的兴衰崛起,读李老师的笔端流露出的文字,就像聆听一位阅历丰富的长者娓娓道来一个故事,生动,自然,流畅。因此我学到了最初的一点,那就是:做翻译,自己必须是个有故事的人,定要有生活的智慧。这种智慧,一方面来源于学识,多读书,读好书,肚子里的墨水够足量,够质量;另一方面来源于阅历,多尝试,多经历,让生活运动起来。

跟李老师学翻译,学的是一种态度。李老师的翻译是源自情、起于兴的,但并不意味着随心所欲。李老师尤为擅长译科普类作品,“科学是严谨的”,课堂上我们常为一个单词的选词字斟句酌。“抓精神,改习惯,调口味,长功力”,李老师这十二字箴言是一种认真、追求完美的态度,唯有如此才可能有近乎完美的译文。李老师一句话特别让我感动:宁让笔下朴实一些,也要稳当。这让我曾一味追求辞藻华丽的浮躁的心安静下开。我读了李老师早期的科学小品文译作---《细胞生命的礼赞》和《水母与蜗牛》,那是我真正以认真、踏实、稳当的态度做翻译的开始。

跟李老师学翻译,学的是一种心态。李老师的心是向着美的,眼睛是探索着美的。记得一次爬山,李老师说了一句让我特别受用的话:会玩才会翻译。的确,李老师用相机记满了各种花草树木鸟鱼虫,所以才会在译“秋”时,将野菊、浮萍、芦荻、蓼这些秋天的标志信手拈来吧。我也学会了,如孩童般天真单纯,始终对这个世界保持一颗好奇与求知的心,从微小的事物中发现天地之间的大美。我相信这份美会在我译文章时,自然的涌现。

我承认我对李老师是有畏意的,此“畏”因“敬”而生。一篇译稿,不经过两次修改我不敢拿给李老师批阅,怕辜负了老师对文字的珍惜和期待。犹记得李老师为《欧罗巴的黄金时代》一书封面写下的文字:“简陋的屋内,四壁萧然,唯悬一筐、一桶,却是灵光满室。女仆把牛奶倒进瓶里,朴素的人,日常的事,却画出了生活中的永恒乃至神圣。”朴实而又生动的话语,让我更加敬佩李老师之余,更为认真地对待自己笔下的文字了。

初识李老师是几年前看到那与众不同的自我介绍:平时译书打发时间,喜欢睡个长长的午觉,醒来看蚂蚁上树。本科期间未能结缘在李老师班上听课,如今四年之后,我做了李先生的弟子,忽觉得师如此,吾复何求?译书、午觉、看蚂蚁上树,不正是一位译者、一位生活的智者该有的坦然与从容吗?跟李老师学翻译,此心足矣。

 

 

 

跟李老师学翻译

 

       在第一堂课上,李绍明老师让我们写自己对翻译的认识,记得当时我写的是:翻译是种实用工具。这认识现在看来是有些缺失的。

       李绍明老师是用自己的生活感受来做翻译的,这一点我自惭形秽。平日里很多汉语的诗词佳句,我只知道大体意思,却从来没有把它们放在生活中,实实在在的感受这些词句的精妙之处。这样一来,词句背后那直击心灵的东西就缺失了。做翻译时只能用干巴巴文字表达,找不到有血有肉的感觉。

       李绍明老师曾说过,他从大学时代起,翻译用的文字全都是他能实实在在理解并感受到的。再漂亮的词,只要他不甚了解就不敢用。李老师认为,这是他能走得更远的原因之一。李老师说这话时我是有反思的。高中时代开始,我的中文写作中就充斥这大片的漂亮辞藻,细读起来却空洞无物。现在想来,这习惯对自己的翻译产生了很不好的影响。

       李老师喜欢书法,对字体漂亮的同学偏爱有佳。好的文章用漂亮的字写出来的确是赏心悦目,所以学长王福权、陈帅以及好朋友张如很受李老师喜爱。

其实不管对书法也好,对文字的执着也好,甚至连李老师一贯坚持的“不可译性”都源自于他对美的追求。遇到一些特定的英文段落时,他会停下来,欣喜地反复诵读,告诉我们单个词有怎样的音律美,组合后还有怎样的意境美。这些美感很强的东西一旦被换成另一种文字,几乎不可能原汁原味地全部保留,肯定会有所缺失。所以“不可译性”就成了必然。

翻译是很个人的东西,它关乎性情。爬山、摄影、书法,李老师热爱的这一切都如闲云野鹤般悠然,他笔下的文字也时时流露出这样的痕迹。忙于沽名钓誉的,翻译的文字中自然少不了几分急躁;像我开始那样把翻译当成工具的,译文就少了很多自然和生动。“译者的主体性”也许能从这个层面上略加阐释吧!性情难说好坏,但就翻译而言,能悦人心脾的还是少些贪婪多些纯粹的为好。

翻译也很苛刻,它关乎底蕴。李绍明老师自谦说,与“大师们”相比,他读书不多。而与李老师相比,我只能说自己贫乏了。自己离大师们的水平相去甚远,别说望其项背,恐怕连项背之后的尘土都赶不上见。以至于现在觉得,以这样的水平要想把翻译学好,无异于痴人说梦。这真如李绍明老师所说,翻译这东西,压根就不是学出来的。我现在已经不急于将翻译水平提高到什么水平,或是以过个什么考试为目标了。多读书,用眼睛看,用耳朵听,用心去感受,我相信翻译能为我打开一扇窗,窗外的繁花似锦就足以丰富我的生活了。

 

朱肖静

201114302

 

 

 

“文学翻译”课程之感受

 

大学四年时间由李绍明老师带过的课只有一次,研究生阶段终于有机会接触老师。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我却颇有所感。在此,想浅谈一下学习的体会。

所谓“教育”,我想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更是人性的教育,人格的塑造,思维和生活方式的传递。这也正是我从李绍明老师身上所学到最多的,亦是最有影响力的东西。老师自身很谦虚,虽博学却不张扬,生活简单质朴,热爱生活的点滴,善于发掘自然界的美好事物。尤记老师上课时谈笑自己的人生经历,有时浅浅带出自己对生活的感悟。我不是一个对翻译特别有天赋的学生,却对生活有着相同的热爱。有时觉得老师像外公,娓娓道来对生活的体会,值得我们去细细推敲。威海是一个很美的地方,可以让人的心佷宁静,我喜欢这里的山和海,我想老师也一样。记得老师经常会说:“可能你们会觉得自己现在还年轻,生命还很长,还有很多时间,可是对我而言,生命像是已经进入了夕阳晚年,还有很多事情没去实现,时间已经是那么不够用了。”我想说我会铭记这句话,也会牢牢抓住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实现自己的梦。至少在我生命末年闭眼离开的时候,能从容地告诉自己:“这一生活得有价值,无怨无悔。”

对于翻译知识本身,我想最深的体会是:“写什么东西就得像什么东西。不要担心改变,大刀阔斧或许能有一片更广阔的天空。”这就好比一种角色的扮演,翻译的是商业文章就得想象自己是一位商人,拥有商人的头脑,从商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翻译的若是科普文章,亦可以想象自己是一位生物学家、地理学家或者科学工作者。这样在翻译时才不会生搬硬套,缺乏可读性。不过我又觉得笔译着实需要下狠功夫,也需要天赋。正如老师所言,如果让老师去做别的,或许一辈子辛辛苦苦也不会达到今时今日翻译的成就。所以,凡事兴趣很重要,人要掘出自己的长处和兴趣所在,然后去发扬,去从事,去努力,那样成功的几率会大很多。

最后,我想对老师表达歉意,对于老师的课我迟到了好几次。记得老师说这是“不诚不敬”。所以,我想说以后我会做到“诚和敬”。这一点对于我的日后人生也有启示,人与人之间需要相互尊重,只有付出尊重,才能得到尊重。

自此搁笔,望新学期老师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财富。

                                                                                                        刘然

 

 

田丹

 

研究生的第一个学期,有幸师从翻译经验丰富的李绍明老师学习,喜不自禁。一个学期过去,李老师的课给我的感觉与其说是在学习翻译,不如说是了解一名翻译家的思维。他是如何观察生活和感受生活的点点滴滴,细致入微,让我们感受到一阵阵的春风细雨。

第一堂课的“秋”字成语PK赛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个秋字,在不同的成语中与不同的字相组合,就能幻化出无穷无尽的意义。认识到中国成语的博大精深也意识到自己在中文造诣方面的匮乏,知耻而后勇,于是开始潜心积累成语。

不过,自己翻译水平的提高与否还看个人。俗语说得好,“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此话一点不假,开学伊始,老师也是如此告诫我们。

回顾这一学期,自己觉得翻译实践方面做得还很不够。除了上课时老师布置的作业,业余时间自己倒是泛读过几篇《经济学家》,针对其中的文章也做过一些翻译。个人对政治经济类的文章还是比较感兴趣,虽然其中有很多生词和生僻的词语搭配。不过我认为政经翻译不像文学翻译那样对体裁风格有过高要求,政经翻译用词比较正式,是严肃的风格。要做好政经翻译,就要加大词汇量和多积累词语搭配,当然多多涉猎原文阅读也是必不可少的。不过,相当困扰我的一点是翻译没有一个完全的标准,这一点估计是受中国传统教育的毒害,无论做什么练习都想对一下正确答案。考研复习的时候,对于翻译练习也是面临这样的困惑。不知道老师能给出什么好的建议?

两年的时候虽然很短暂,如果不考博的话,很多同学还是想毕业后直接工作,甚至以后从事的也不一定是翻译类的工作。对于未来,我不想有太多的设想,但是既然读了翻译硕士,就不能马马虎虎地混过去,考一个相关的翻译证书也是对自己的一个交待。

作为一名翻译硕士,理应淡化自己的兴趣,广泛涉猎翻译领域和范围。自己实际翻译的时候,难免还是会有自己偏好的一类翻译类型。到底是深入地提高自己感兴趣方向的翻译还是扩展自己的知识面以适应不同专业的英语翻译,不知老师有何高见?

研究生生涯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接下来的时光,还要继续努力才是。多阅读中英文原著,不论是对英文,还是中文水平的提高都是大有裨益的。希望在老师的指导帮助下多多进步!

 

 

 

 

 

 

 

跟李老师学翻译

姚蕾

 

未至山大之时便耳闻李老师久已。学生们眼中的李老师爱爬山摄影,喜欢花鸟虫鱼。于是我便急不可待的想见见这位传说中的“顽童”教授。坊间的译者多如过江之鲫,然只要能操两种语言,不论是否精通畅晓,即可执笔翻译,并以译者自居,但译坛中真正译作等身,能成名称家的,却如凤毛麟角,寥寥可数。李老师的译作兼顾文化科技,各呈姿采,最令人钦佩的还是那脱口而出的古文,尽窥其妙、运用自如。

李老师曾说他的翻译生涯,起步得很早,大学期间就已执译笔。他说那个时候只是兴趣使然。时至今日,翻译的内容也是涉猎很广。一般的翻译多以外语译成母语为主流,理由很简单,翻译所要求于译者的,是对外语的充分理解,对母语的娴熟运用。对外语的了解,还涉及语言背后的文化精神,社会习俗,这是一个学者的工作;对母语的运用,则包括造句遣辞的推敲、各种文体的掌握,这就关乎作者的功力了。

对于李老师造诣极深的古文,很多同学都是叹为观止。李老师的翻译经验从纵的方面来说,翻译生涯绵长而持久,从横的方面来看,风格殊异,各安其所。实践也告诉我们,只有经年累月浸淫砥砺,翻译之功才愈见深厚。

翻译,绝非微不足道的小技,而是传播文化的大道。

简单来说,翻译是一个双向的过程,即输入→处理→输出;而听、说、读、写都只是一个单向的输入或者输出。翻译的过程,是我们先摄取原文信息,然后进行语言转化为自我目的语,这一步正是听或者读的完整过程;接下来译者再将自我的目的语输出为大众目的语,而这一步正是说或者写的完整过程。听、说、读、写和译的相互包含关系。此外,在双向转化这个中间处理的阶段里,我们不仅要对语言知识有良好的掌握程度,还必须对其文化背景有一定的了解,这不像听说读写那样自己明白就行了,翻译的输出在于能让第三方,即“大众”明了原文的含义。这又体现了翻译的两个基本要求,一是遵循原意,二是按照目的语的言语方式来表达原意。上述认识的意义在于明确了学习、提高翻译技能的根本在于听、说、读、写的历练上,同时也体现出“译”这项语言技能的综合性和全面性,有助于我们对其更高层次学习和探索。所谓"学者之译",译者必然在翻译时,以传播文化、译介名著为己任。

翻译,是一门艺术,而非科学。

译程虽苦,但翻译本身仍然充满乐趣,妙处无穷。首先,从一个学者的立场来说,他认为要精读一部名著,翻译是最彻底的办法。经由翻译,才能厘清懂得。理想的译文,既不能生,也不必烂,够熟就好。既要有学者的尊严与自重,又有作家的才具与自信,因此,执笔翻译时,才不会顺从生硬刻板的直译,也不会仿效率性而为的意译。一丝不苟,严谨审滇,做身体力行的实践者。

翻译不同文体,有不同诠释。

李老师的译文有其独有的风格与特色。要想译文合乎中国语法,又贴近原文句法,笔下风格多变、各体皆擅的译者,翻译起不同风格的原著来,才能得心应手,更有调度回旋的余地;反之,则捉襟见肘,周转不灵。原作的如珠妙语、犀利词锋、精警双关、对仗语法,都成为考验译者功力的重重关卡,才思敏捷变换思路,才能使译本也活泼灵动起来。正所谓"声色俱全,神形兼备"。

翻译之路漫漫,吾将上下而求索。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