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42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2012-04-29 23:03:26|  分类: 我的田纳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东田新图书馆正门朝北。没有广场,倒有几座水泥凳子,十几米的门前空间,拍照时已经站在尽边上,往后退就是地势较低的文科楼前。这棵大楸树很有气派,但不是那种“气派”,纯是一派老成、祥和之气。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近前仰视,亦自有几分庄严之概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图书馆我说不好。这可不像拍照一棵大树那么容易。

 

我只能简单说说它的外表,和内里的一小部分。

 

它的外表朴素而庄重;在众多更不显眼的楼房之中,它算是比较显眼的。稍为高大些,式样新颖些,大概它的功能要求它长那个样子。当然,牌子照例小小的,红砖墙上几十个细细的蓝色字母,如此而已。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它的位置,比较靠近大门口,如果说该校园还有大门口的话。离东门,北门,都比较近;换句话说,并不占据校园中心。主门朝北,几乎正对着地势略低的文科楼;左手几乎紧挨着学生中心Culp Center,那是个通常充满活动,熙熙攘攘的地方,相距二三十米、肯定不到三十米,这间距对美国人来说的确有点寒碜;两者只隔一条小小的、腿脚好绝对能一跳而过的、常年流水的小沟(小沟发源地就在校内,是几座山包的过量雨水汇聚下来的),沟上覆盖着种种植物,有小桥相通,小桥宽度才可通人。右手是交通主干道,主干道东边是学生宿舍区和停车场。看起来当年寻找这么个地方起造它,定是煞费了一番周折。门前几乎没有广场,比其他三面略为宽敞一点,如此而已。

  常见此土大学的图书馆,往往有高高的、比得上法老陵寝金字塔的台阶,高大的门面,甚至牌坊,巨匾,大书什么“弘道之门”、“什么什么之门”,不但自诩为知识的坟墓;看来还要自封为学统、道统的化身。气派十足NB,其实只不过乌烟瘴气,虚张声势而已。伟大领袖说的明白,名为尊我,不知实尊何人。

   图书馆当然重要;对某些学生来说,没有老师可以,但图书馆却一定要有的。可是,要看你是怎样的图书馆,里边拥有怎样的图书;更加重要的,你是怎样使用的它们。图书馆小的过于寒碜,像威海市立图书馆那样,固为人所不齿;可是,徒有高楼大厦,里面塞满垃圾,不知什么人从什么渠道弄来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印刷物品,彼此重复、新旧杂陈、拼拼凑凑的教科书,教辅、教参、习题集,专为应试的小册子大册子,花公家科研经费、办公经费、发展经费、希望工程、天知道有没有扶贫基金赈灾款什么的买书号托关系走后门出的随便什么论文集发言集,官家各部门硬派下来的各种各样宣传品,“该有的不该有的”凑够多少万册,像比拼什么核心期刊多少多少篇、名列世界多少多少位一样,未必就是纯粹的好事;亚历山大图书馆固然以藏书富甲天下而自豪,然而,若无雅典学园那样的自由讲学空气,图书再多,也不过是新式科举制摧残年轻生命的流水线的可怕部件;“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的训诫,在校园中心校园周边校园到处日夜回荡。君不见,期考前夕、考研前夕、考公公前夕,图书馆门前大清早起寒风凛冽中排起的巨龙,考试之后又安在哉?君不闻,大中华早起,大好草坪上,大好晨光下,大好的青年男女,大好的朗朗书声,都是在死背,死背单词,死背条例,死背原理,死背要点,死背答案?读的什么书,怎么读的书,读了又如何,任何人若不是天生的白痴,难道还有疑问吗?

   我感觉,东田的图书馆从里到外是朴素的,洁净的;从外观到功能,是为了活人使用,而不是用来显摆、邀功的。门阶低的简直可以忽略;有专门的24小时学习室;有小组活动室;有吸烟室。我不敢评价其他部门的藏书。但我注意他们地方志地方研究方面的藏书,那真是洋洋洒洒,踏踏实实,博大精深,应有尽有。每个州的地方志,大约都有大几千册;每一本拿到手上,都值得肃然起敬。这是我根据田纳西州地方志瞎猜的,但我敢说不会很离谱。差点的图书,谅他也混进不来。

  关于田纳西州的方志,我用功不多,但当年还是花了些时日,浏览摘抄了一番的。今天说话已多,不妨改日再来。这不但是一种阿Q式的托辞,打量敌不过人家说声“你等着!”其实也还有真正的背景:我就要说说人家的档案馆,那里的藏书,可是有数目、有记载列表的。至于图书质量,我想会是见仁见智。肯定不会有咱们这里这么多正确性,因为咱们的地方志,都是在各级党委严密组织强大领导,和国库银子的支持下进行的,当然正确性不可同日而语;地方研究,则由调研机关研究机关大学科研部门党组一元化领导核查审批课题分配科研资金经费资源,所以其成果的正确性又不待言。除了这个,其他可就不大好比了。不说也罢,大家都是明白人,说到这里,也就思过半矣。(很讨厌自己不是那种“科研型”的,天生不耐烦什么“科学方法”,在此无法无力也无心举出具体的数字和实例。知我罪我,见仁见智好了;并讨厌自己姓李,遗传上怕也有咱老子的DNA: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损之又损众妙之门,稀里糊涂模糊思维胡言乱语张三李四说三道四一派不三不四是也)

  这就说它的档案馆。东田没有独立存在的学校档案馆;它的学校档案馆隶属于一个不伦不类,叫做阿巴拉契亚研究服务中心(CASS——Center for Appalachian Studies and Services)的机构,该机构除行政科室和借阅室、阅览室外,还包括学校档案馆,阿巴拉契亚档案馆,阿巴拉契亚博物馆((Carroll)Reece Museum),《今与昔》(Now & Then)杂志编辑部,蓝草音乐纪念馆等单位,还有刚刚开辟的接待室,会议室,容纳百人的多功能厅,后者可临时间隔为多个小组活动间。

  东田的阿巴拉契亚研究最负盛名。研究正式开始于1970年代,距今四十一年前(我拜访时说36年前),那时跟阿山有关的各州大学都感到阿山作为一个特色区域的重要性和研究的可行性。在东田,一开始大概像我们现在大学里的大外部、体育部和马列部一样,也属于边缘学科,不受重视,只是个别教师的个人兴趣,能开出几门课程而已。后来他们出了显赫的成果,在各大学的同行中取得领先地位,学校当局也注意到它是一个发展的契机,于是投入本钱,招兵买马,从田州内外挖来一流的研究管理人才,竟然挖墙角一直挖到了远在首都华盛顿、大名鼎鼎的史密森学会去。作出的业绩终于让全国同行俯首称臣:阿山各州先后有十所大学和六十五家博物馆缴械投降,把自己的藏品拱手相让。2006年我在那儿玩的时候,恰逢CASS又有新发展,按下不表。

  多亏了国际处玛利亚·科斯塔老妹儿的协调帮助,我总算是进了一回CASS,接触了公关-市场部Randy Sanders主任,也是《今与昔》杂志的主编,蒙他盛情,百忙中带我参观了几乎所有的下属单位;还有在他手下打工的Randel同学为开后门,让我看了些尚未开放而密集堆放的藏品,并鬼鬼祟祟的拍了点照——作记者的大约都免不了要有点不规范动作。

  桑德斯先生令我难忘;难得见到这样满腹经纶、饱览世情,却又待人如此热诚的人。我就凭着一张便条和一通电话,人家就那样挨门挨户地带我跑遍,还赠送了自己所编的杂志和全套宣传材料。根据他的材料,我今天才可以写的感觉踏实。

 

藏品计有:

阿山研究专著:8384卷

音频磁带:28,125盒

影片(8/12/35mm胶片):2,877盘

视频磁带:2,972盒

手稿(缩微胶卷):7,239.17英尺

另有成套的购买、购并、公私捐赠多宗

 

使用情况:

718位学者利用藏品做成研究项目

1,143位学者曾亲身或通过通信和电话服务于此

参与过585场次展出

统计数字截止到2006年7月。

 

桑先生赠与的小册子有:

阿山Roan Mountain(野马山)研究指南

阿山采薪业,伐木业和林业指南

阿山药材与保健指南

阿山工业指南

阿山劳工指南

阿山煤炭与煤矿指南

阿山铁路指南

阿山教育指南

阿山实业与商业指南

阿山妇女指南

阿山地方史志指南

阿山战争史及其现代影响指南

内战在阿山指南

阿山民俗指南

阿山音乐指南

阿山艺术与工艺指南

阿山宗教指南

阿山运动指南

阿山摄影指南

 

   这些指南,列举一宗宗书籍,杂志,其他印刷品,艺术/工艺品,手稿,书信,日记,地图,图纸,草图,蓝图,统计资料,法律文书案卷,一宗一宗的兼并、购买和捐赠,音像资料,缩微胶片,等等,等等,etc., etc。研究者可以根据需要,按图索骥。有些藏品规定了使用范围与限制。

今天就写这些吧。也可以告慰一个星期天了。休息一会儿,再贴照片。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贴多了。这是相邻的学生中心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学生中心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学生中心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中心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中心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中心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出中心东门,过这座小桥,就是图书馆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外边门阶是普普通通水泥的;进到里面,却是这样的暗红色花岗岩,不毛不光,脚感恰好,一尘不染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杂志借阅部、阅览室,脚下地毯,阒然无声;宽大的座位,空无一人。阅览室的杂志不用借阅,随便翻看,只要不带走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走廊上挂着画家赠送的素描原作,档次不低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地方史志,就有左手全部书架这么多。我管过阅览室,知道一万册书什么概念。他们的书占地儿大些,但也可以估计。哪一个州的史志,都在几千、大几千之数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这,怎么混进来的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各层大门上写明各学习室、办公室地点与职司,想做什么你可以直奔而去。
我注意到有个Mediated Searching Librarian,就是说,有专人帮你协调寻书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学校出了个国会议员,这是他曾经的办公室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档案馆。好像是录影带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桑德斯同志拉开超大尺寸抽斗,取出藏品给我示例。一派谦和,看不出是经见过大世面的人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密集书库,像是各种资料集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超大尺寸书架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缩微胶片柜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蓝草音乐陈列室、工作室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有专家在做着数字化转录工作。外面是大冰柜。新进的藏品要放入存放五天(在班上我好像讲过存放五个小时,误。今查日记,改过),温度摄氏零下30度。我想可以杀死蛀虫和螨虫,而不会损坏藏品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音乐家很热情,放蓝草音乐给我听,还介绍了一段日本蓝草音乐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地图,蓝图库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证书,奖状,相框等藏品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国会议员Quillen的私藏。对了,医学院名叫Quillen医学院,大约原是人家的私产,旁边仍有家族的私有不动产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议员的办公室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档案馆的服务台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档案馆的阅览室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第一次居高临下看院子:早些时候看不见院子。那一条一条,我曾经多么熟悉的小路啊。右上角可见钟楼,在档案馆东北方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没展出的藏品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工具农具,大多不知其用途。我想把这些照片发给Manley,他一定有说法。他很注意收藏旧工具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这是个喂鸟器 bird feeder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所谓长柄大镰刀,和搂草扒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耧,或叫做播种机。轮子中间有槽,起镇压保墒作用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马灯和煤油灯(罩子灯)。因能充分燃烧而增亮,又不怕风。可以调节灯芯大小,从而控制亮度和耗油量

 

图书馆,博物馆,阿巴拉契亚研究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玻璃底座还带把儿,很精致。马灯是马车用的,有金属保护,可经受一定的碰撞。有上盖,不怕雨。

 

先写这么多。关于那片山,从而关于从大到小的社区,这就算开了头儿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