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40. ETSU的校报----《东田纳西人》  

2012-04-26 11:46:35|  分类: 我的田纳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田纳西人》

 

ETSU的校报----《东田纳西人》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我要跟自己作对了。

      我写我的田纳西经历,不仅仅是为了自吹的;实际我是想吹吹美国。

      美国有点太大,不好吹,所以吹吹田纳西。田纳西对我也太大,所以吹吹田纳东。田纳东从何吹起?从我自己看到的那点点。于是有了迹近自吹的那些篇什和照片。

       已经有学生评论说我在那儿过得丰富多采。我自己也觉得不算枯燥呢。

       可是,试想一下,一个外国人,素来对美国又没有任何研究和了解,完全是个陌生人;住单人学生宿舍,并不登堂入室地接触人家;没有两轮以上的交通工具,就是说哪儿也去不了;脑力不济,不能多看书,甚至不能多看电视。也就是碰巧认识了寥寥几个乡下人,跟他们偶尔玩玩。有着这么多要命的限制,要说自己过得,从形体到内心,有多么丰富,甚至多采,是没法儿开口讲的。

       我07年中间从济南来威海,于今五年多矣;但走在街上,感觉脑子空空如也,一点也不好玩。为什么?因我是个移民,是个外来者。我不熟悉这儿,它的山水,它的城市,它的居民,它的历史。

       若是走在我那穷乡僻壤高密,我那小小的村庄以及它的周围,可就大两样了。我知道我那个小村的几乎一切的一切,包括那儿的每一个人(我离开之时的人),甚至知道关于他们祖祖辈辈的故事传说。我还知道村里村外哪儿有鬼。

       不光是自己村的鬼,就是十里八村,那些名气较大的鬼,也都知道一些的。所以,走夜路时,会把自己吓着。走近那些留着洞、开着口的坟茔,老早就感觉头皮一紧一乍,接着会心跳到嗓子眼。一棵枯树的影子,一声夜猫子叫,一只宿雀惊飞,甚至一阵风来,都会让我经历一阵强度的心理过程。

       当然不只是害怕。也有其他心理过程的。所谓浮想联翩,想起远远近近的那些故事,想起那些朋友和仇敌,想起少小时那些苦和乐,想起成年后那些艰辛的劳作和屈辱。。。

       在威海就不能。走在街上,心理过程被来来往往的车辆和大字招牌霓虹广告高音喇叭切割轰击成碎片和粉末,一瞬间的连续也难得有。何况心里面本来就空无一物呢。

       所以,在美国,在田纳东,我常想:像我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外国人,在短时间内,想要知道做一个美国人,做一个田纳西人,做一个强生城本地人,此时此刻大概究竟感觉如何,那完全是不着边际的呀。

       可是我努力了。我不能多看书,就使劲地跑,使劲地看,看我能看到的一切:山,树,房子;尽可能找人交谈,询问。书和报纸也看的,想借此多少知道一点:他们的人,在做些什么,甚至想些什么,感觉如何。

       甚至跑到他们的教堂,中国人的,美国人的,听他们讲解,听他们祈祷,读他们写下的言辞,不管怎么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想更深一点的把一下他们的脉搏。

       于是有了我这些图文并存的段子。迄今为止,基本是我一己的观察和经历,顶多牵扯到几个朋友和熟人。本来计划写百篇之数,再转向那个学校,那个小城,那个社区,以为那样较有章法和逻辑。

       可现在,写了三十几篇的时候,有件事发生了:我动员了我的本科班和研究生班全体学生,四个班共约一百名学生/译者,来参与我的写作计划。。。。(未完待续)那年回来的时候,多少带回来一点点资料:一宗剪报;几本当地的杂志;一些宣传品,等等。我想,让大家看看这些东西,会对那个地方更多了解的。

       所以,我要把我的学生们辛苦翻译出来的篇什贴出来;而且要赶紧的贴出来。他们用心做了,做的很好,而且很热情。他们感觉这比照本宣科学翻译更好玩,也更能学到实际本领。

       我知道,做老师的,学生缺乏热情便罢;一旦他们有热情,你就得迅即做出反应。就像两人说相声,一个逗一个捧,慢半拍、慢几分之一拍都不行。

       那,现在我带翻译课的四个班级,09一班,09二班,11研究生班,和09翻译班,一百多号人,已经陆陆续续把他们分工合作反复校对定稿的各部作业交到我手上了,我犹在慢慢腾腾写自己的故事----实际在赶,本月在补病假课的情况下,也已经赶写了三十几篇----那可不行了。所以,只好这样,双管齐下,朋友们一面看我的个人经历,一面阅读欣赏我的高徒们的翻译杰作----他们做的实在是好,除了少数技术细节,我几乎没怎么改,(而且,我的改动未必更好,在此声明,如有问题,当然责任全部在我。)而那些好词好句,则完全是他们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大脑想出来的。我跟同学们说了:对他们最好的报偿,莫过于这里展示出来的他们的成绩本身。

  不同的读者朋友,可能从中读出不同的讯息来。可在我,却只想做一件事,传达一个信息的,那就是:凭这些只鳞片爪,努力想象一下,在田纳西东部一个小镇,做一个居民,可能是什么感觉。

       这感觉可能过于模糊,难以界定。但假如允许我过度概括一下,我会说,那是一种关于社群的感觉。你感觉那是活在社群里。这个社群可大可小,小到三五知己,臭味相投,情投意合,结成小小俱乐部,交流点养花喂鸟的经验,分享下其中的乐趣和烦恼;大到一个环保组织,发现开发商跟市政当局要对某条山沟有所行动,从而奋起反对,坚持十年,终于获胜,保住了他们的一方游息之所。再大点,可能是为本区乃至本州选举州长或国会议员,而集会结社,而奔走游说,而获胜或落败,而弹冠相庆或摩拳擦掌总结教训准备下一次东山再起。

       他们有很多节日,很多活动,很多俱乐部和协会。看当地报纸,你就感觉到那儿熙熙攘攘着各种各样好玩的事情可以去看去玩去做。对,去做。娱乐哪儿都有;看耍猴儿的也挺有意思。可是,我们这儿,比如威海这儿,更多时候你是被娱乐;你不想听的咚咚锵锵,兀自在你门前咚咚锵锵;耍猴儿是有意思,可是,回家睡不着觉想一想,不定哪天被耍的就是你自己。要紧的是能做,做点什么事情来改善这片地儿;做点什么让这儿更好玩儿。而大部分时间,人家想做的,就做出来,并且做成了。并且不是单人独手,孤孤单单,凄凄惨惨戚戚,趁月黑头鬼鬼祟祟去做成的,而是光天化日,热热闹闹,同心同力做成的。我觉得那样活法儿更像是人。

       然而他们并不因此就失去了自我。正如威海人并不因彼而成就了多少自我。个中道理,说不清楚,且待有学问的朋友前来分说。

 

   以上算是个长长的编者按。既是编者按,那就不妨来两句鸣谢的话。这项有意义的工程,是蒙四个班全体同学,同心协力做出来的;每一个同学,都是在课下的百忙之中,勉力而经心做的,而且全都做的很好,为此我向他们脱帽道谢!各部的翻译,皆有署名,就不一一了。还要特别感谢他们的班干部,在组织协调上的成功。我要在此点名表示,他们是:苏庆贺,张娟娟,董宁,冯守刚;翟洪旗;何俊杰;郝文欣,张琪。可惜就认得他们几位。如有漏落,随时加上。--编者

 

 

ETSU的校报----《东田纳西人》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第一编 校报《东田纳西人》

  编者按:这一组给大家选了四篇:一篇头版头条,是代表编辑部的态度模棱的报道;一篇是学生子对于小布什总统某条言论的抨击。另有两则,固然是无关痛痒的大路货,然而,校园的关注和兴趣,亦可借此略见一斑。请我的朋友们不要忘记我的主题,时时刻刻,想着一件事:做一个田纳西人,这里是东田的学生,感觉如何。

  忍不住还要多嘴一句:看看大学生跟总统的过招儿,对于什么叫“气有浩然”,也就思过半矣。

                                          ---绍明

 

 

ETSU的校报----《东田纳西人》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霍洛维茨演讲学术自由 

                                                        王娜  韩迎新 曾怡盈 译

 

   本周三晚,大卫·霍洛维茨这位众所周知的作家、民权活动家在挤满250人的布朗礼堂发表一场令人争论不休的演讲,他出言反对学术上的政治教化。

  演讲开始前,有反对者冒雨站在礼堂外举标语抗议,有一块标语写道:“危险:自由派教授认为地球是圆的”。

社会工作系执行助理—乔安妮·博伊德说道:“我觉得他能来这里是件好事,另一方面,我们来这里,当面看清他是怎样的人,而对方又是怎样的人,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学术自由社团的主席克里斯·斯特德为霍洛维茨的演讲做了开场白。斯特德说:学术自由社团的宗旨是“教的自由,学的自由”。

霍洛维茨的演讲以自己的新书《教授:美国101个最危险的学者》开场,就对于该书的批评意见进行辩护。他特别提到《东田纳西人》10月9日发表的一篇名为“101减1”的社论中对他的攻击,并说“真理是对一个问题兼听不止一方,而得出自己的独立见解。”

整个演讲过程中,学生和教工不时发出抱怨、喝彩和起哄的声音。更有甚者大声呼喊着。而霍洛维茨声称,自己著书的目的,就是“要让学生摆脱政治教条的灌输,而我敢打保票说,本校就在实行这种灌输。”

    他说道,在座的每位同学都知道,老师握有对学生的强权,这个强权就是分数。他认为某些同学为获得理想的成绩而不得不被迫接受教师的观点。霍洛维茨认为,如与教学内容无关,教师不应把有争议的话题引入教室,如伊拉克问题。

如果老师授课只讲一面之词,学生得不到良好的教育,而大部分时间老师讲课并不客观全面。

许多听众认为此次演讲不仅在观点的阐述上乏力,也没有紧扣主题。

“他没有就自己的观点展开讨论,这让我失望。”安德鲁·斯克鲁格斯,东田纳西州立大学毕业生,说道。

“我原以为这会是一次条理清晰的演讲,但我没能发现一丝条理。”历史系博士威廉·伯吉斯如此说。

事实上,有听众插话质疑霍洛维茨没有紧扣主题。霍洛维茨回应说:“你知道的,我原以为南方人是出了名的知礼懂礼。”

    霍洛维茨也指出,在课堂上打压学生的事情是不应该发生的。他举了一个由于学生与老师观点相佐而得到恶意低分的例子。这名学生本应该回答“为什么发动伊拉克战争是错误的?”然而作为伊拉克战争的老兵,他回答了为什么他觉得发动伊拉克战争是正确的。于是这名学生在班上只拿到了‘D’”,他说道。

    哲学系四年级的乔纳森?海切尔说:“我认为他的观点很合理,但他展开论证的方式未免老套。”

    霍洛维茨以开启东田纳西大学言论自由之门的挑战作为他演讲的结语。

    他说道,“我期待有一天东田纳西大学不再害怕从大卫?霍洛维茨口中听到的真相。”

    SGA为霍洛维茨的出场以及演讲之后的问答环节提供赞助。

    霍洛维茨被迫匆促离场,因一名学生在试图接近霍洛维茨时被保安拦下。

事件之后,《东田纳西人》接触了安全部门。据称,“就我所知,目前还没有人被捕”,东田纳西大学保卫处的罗德尼.威廉说道。

  

 

谁爱自体?

咨询中心主办放松日

                                                             孙明珠   周曼曼 译

 

 如今,各种追求外在美的图片和文字信息,密集轰炸一般向美国女性袭来。杂志广告、电视节目和电影中到处都是符合现在社会上所谓“完美”标准的浓妆艳抹的摩登女郎。然而并非所有的女性都拥有高挑纤细的身材和一头绚亮的金发。其实女人真的无需为了美丽而强迫自己去符合这些标准。

   东田纳西州立大学的咨询中心策划举办一场以崇尚自然美为主题的活动。其目标是在爱己日那天将女性需要追求自然美这一理念传递给学校里的每个女生来提高她们的意识。这项在全国都具有影响力的活动将于10月28日上午10点至下午2点在D.P卡尔普中心的大厅举行,同时国内一些其他大学也将举办这一活动。本校同学都可免费参加。

   东田纳西州立大学网站上把爱己日描述为“一个学生们宣传自然美,获取心灵‘按摩’,放松自己,以及更加了解广告公司如何消极影响了他们自尊心的节日。”

   的确,这是一次免费的“按摩”。

   为了体现其可行性,我们还会提供一些附加的免费东西,包括香薰疗法、温泉产品以及养生小窍门等。届时将会有个展台供同学参观,帮助他们了解关于广告宣传活动的知识,认识“完美女人”的错误想法是如何影响美国文化。这也是对各种身材、体格、肤色女人的一种赞扬,每个女人都有自然之美。

   克里斯蒂·米勒,一个家庭与消费者科学教育专业的大三学生,说:“我认为,尊重自我内在品质和外在形象对于女性来说是很重要的,尤其在大学阶段。我们异于常规,需要自尊和自爱,这不仅仅应该是物质上的,更应该是精神上的。”

  “这对女性来说的确很重要。”咨询中心的希瑟·得顿说,“‘爱己日'就是想让人们认识到广告的有害影响,尤其是对女性。我们更注重女性尊重自我独特性的重要性。”

   虽然这一活动是为女性朋友而准备的,不过也邀请了对香薰疗法和其他信息感兴趣的男性朋友来参加。

   得顿说:“虽然这是针对女性的,但欢迎任何人前来参加。”

   咨询中心还为女性朋友提供了其他活动。10月31日在女性资源中心将会有以“给自己时间”为名的瑜伽活动。咨询中心也实施了针对女性自我防护的远程自我校准课程。初级课程在秋季开课,高级课程则在春季。

   想获得更多关于“关爱身体日”或者其他在东田纳西州立大学女性可利用资源的信息,请联系东田纳西州立大学,电话 439—4841.

  

 

反酒驾联盟表明酒后驾车不是好事

 

约翰逊市—田纳西东部城市—警局支队长Scotty Carrier原谅了那个在1999年撞死他妹妹和他的一个朋友的司机。

Carrier的妹妹那年21岁,就读于诺克斯维尔大学, Carrier说车祸发生时,他妹妹并没有喝醉,但那个司机却是醉酒驾车。“阻止酒后驾车”Carrier在周二举行的国民酒精意识周节目上发言时说。

这次由咨询中心协同反酒驾联盟一起举办的活动,旨在在嘉宾和校园演讲者的帮助下,引起人们对酒精的副作用和药物滥用的关注。

“我们感谢所有的志愿者”,反酒驾联盟副主席Richard Metcalf说。

反酒驾联盟在广场周围挂了1700颗闪亮的金星,以此来代表每年死于酒精事故的1700名大学生,这些大学生的年龄都在18岁到24岁之间。

“这很有用,很具有信息性”,一个名叫Jacob Chandler的大学一年级学生说,他仔细阅读了宣传册和有关药品滥用的信息。

“我不知道有这么多轻易就可以得到的毒品”,他看了国民卫队的兴奋剂展品后说。展品以毒品的图片和样品为重点,包括的毒品有大麻和摇头丸等,还有一个甲醇化酒精实验室。

用真肺和手动泵做的禁烟演示吸引了众多目光。“它们真的会对人产生影响,很难相信有谁看了这些后还会吸烟”,一个叫Melissa Evans的大学三年级学生说。

“但是,为阻止酒驾,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Carrier说。他把当前的情况同9.11事件,伊拉克战争和其他犯罪相提并论。“我们有战士阵亡会成为头条新闻,可即使一天当中有无数人在车祸中受伤死亡,地球也会照转不误。”他说,“我们阻止不了酒驾,因为到处都在发生。”根据Carrier的意见,更加严厉的法律制裁和更加有效的阻止办法才是解决问题之道

“只有让人们去犯罪现场亲眼目睹到死者才能真正阻止人们酒驾,然后顺便去告诉家人,你要同我一起阻止酒驾。”

                                                                                                      (马蕊翻译)

 

 

                 新眼看无神论

 

               胡常艳  邓岚   李秀  战亚男  王海玲  王敏 译

 

我认为无神论者算不上是美国公民,他们也称不上爱国者。这里只有一个国度:信仰上帝的国度。

                                                                   ——乔治·W. 布什

 

明尼苏达大学新近做了一项调查,发现无神论者是如今美国社会信任度ETSU的校报----《东田纳西人》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最低的群体。这项涵盖2000个美国家庭的调查采用了电话访问的形式,比起面对面采访,电话采访等减轻了被采访者的压力,使他们可以畅所欲言。无神论者被排在穆斯林,同性恋者和新移民及其他有共同美国价值观的群体之后。

    美国人好像对无神论者有一种貌似合理实则荒谬的莫名恐惧,正是这种恐惧引起了巨大偏见。难道我们能将宗教信仰和公民的善恶混为一谈吗?众所周知,生而为人,我们害怕的总是那些未知的东西,于是无神论者当然就比那些我们知道恐惧原因的其他群体更不受我们待见,这可真是个让人反胃的现实。

    在美国,只有3%的人是公开的无神论者,所以很难理解,人们为什么更害怕这个少数群体,最令人惊诧的莫过于穆斯林竟然比无神论者更受欢迎。

相信一个并非基督徒口中的上帝与完全不信上帝有什么区别呢?难道因为不信教,无神论者心中就没有道德底线了吗?看起来,常为其信徒所误解,并最终成为他们杀人或自杀的罪魁祸首的某种宗教信仰,似乎比没有信仰更加可怕。诚然,对于未知的世界我们心存畏惧,然而唯有努力变无知为有知,方能使人心安。

无神论并不意味着对撒旦的崇拜,这显然是另一个曲解。正如他们不信上帝,不信天使,不信魔鬼,也不信天堂和地狱,他们亦不信撒旦。

无神论者只是一小部分认为充满仁义道德与现身说法的故事只是故事而已的人,他们承认许多其他的宗教远比基督教造诣高,比如,产生于公元前2086年的犹太教,公元前1500年的印度教,公元前560年的佛教,以及公元前556年的道教和公元前599年的耆那教。他们认为基督教只是一种由来已久的信仰的扩张,他们也同其他人一样有自己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也遵纪守法。他们所缺的只是一张安全的毛毯,一张让众有神论者在夜晚把自己塞在里面安然入睡的毛毯而已。

然而,当提到美国人的宗教立场时,那些针对美国人对上帝以及其他方面的信仰进行的调查,其结果是没有意义的。在一项美国人是否相信死后生活的调查中,将近八成人说他们相信。然而86%的相信天堂,而只有76%的人认为存在一个地狱一般的地方。除此之外,60%的人一个月或者更久才去做一次礼拜,并且75%的人相信奇迹。奇怪的是,上面这些数据并不吻合。

难道相信死后生活的,信奉上帝的,认为存在天堂和地狱的人数和那些自称基督教徒的人数是相等的?或者事实是,我们宁愿相信那些容易接受的方面,像86%的人相信天堂,而只有75%的人相信地狱这样,而拒绝接受那些让我们不安的信息?

我并不是针对基督教徒,而是针对那些太过自闭于我们生活其中的这个时代了。我们生活在充满矛盾和物欲的世界,我们只愿意面对我们所希望的而拒绝我们所恐惧的。最近有人对我说我们唯一共同认可的是基于触觉和视觉的物质。我们应该能够直面现实,不然就是拒绝理解。

例如,我们错误的阐释了耶稣(据认为是上帝之子)的外貌。他是美的象征,一个有着飘飘长发和姣好体形的完美男人,却不是他本来更可能的样子:一个又矮又胖,皮肤黝黑的光头男人。

  【图片注解】无论你是否相信圣经或者你自己,都要对别人的观点持开放的心态

也许这些事情都是无意义的,但就是这些鸡毛蒜皮,即使错误也至少能让人心安,太过舒适与安全以至于他们产生了对于不同想法的恐惧。然而,没有人应该过一种总感到被人憎恨与不信任的生活,即使是无神论者。

统计数字表明,对于无神论者的歧视各国皆有,而美国尤甚。9%到20%的国家,例如法国和加拿大(这些国家充满了无神论者,仍然缺少美国所表现的暴力;相比于田纳西州每年300到500例谋杀,这些国家在过去的一年里只有600起谋杀)承认自己不相信上帝。

在美国,信仰什么宗教,有没有宗教信仰,都无所谓;但似乎作为一个基督徒你可以交到更多的朋友,并受到格外的礼遇。但显而易见的是,现在,无神论者并不比你在大街上遇到的基督徒更构成什么威胁,也不比他们更有强奸或杀人的倾向。

从这些并不一致的数据看来,我们很难相信没有更多的无神论者;恐怕是人们不敢承认罢了。

不管是相信上帝还是相信我们自己,信仰都是重要的。不重要、或不能接受的,是对于某个或某些你未能赞同的人表现出歧视和没有道理的恐惧。

不管是谁,不管他是如此明确了自己信仰的总统,还是一个白痴,都没有权利歧视别人的信念。奋勇特立,全力坚守自己的信念,不管它们是什么,保持开放的思维,我们就能做出那些早就应该实现的改变,开始彼此理解,而消除所有恐惧中最该恐惧的事物: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