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4 华盛顿一瞥  

2012-03-15 08:40:22|  分类: 我的田纳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盛顿一瞥

说起来丢人:我在培兄家呆了六天,很方便进城,但只去了城里一回。累得够呛,再也不想去了。可就是这样,华盛顿也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几天没好好睡觉,又穿着皮鞋跑路,实在累人。况且我也没有弄懂华盛顿的雄心壮志。所以只粗看了看Smithsonian博物馆和自然博物馆。犯的大错误是没敢带相机进馆。存包后看见别人大肆拍照,这才追悔莫及。

      看大画比较省力。可是那些小画,静物画,显弄笔触的那些,非常非常累眼睛。看了小半天,眼睛已经像木头一样。几次凑近去看,都让肤色黑暗的工作人员劝阻开来。

      I know little about arts, to be sure. Still, I feel confident enough as to say that this experience of watching the masterpieces of painting helps me to get free from the fear that the camera would replace the brush in the end, as one of the leading Chinese artists Jin Shangyi has once said.

         (刚才汉字输入系统找不着了你看)那人叫靳尚谊。中央美院院长?

       印象更深的还是人家的大气。听任大肆拍照(只要不用三脚架)不说,光看人家那豪华的木地板,也听任千万双脚往来践踏,而这些脚是刚刚走过门外的广大草坪的,草坪上满是粗砺的砂子。我都替他们心疼。可人家为了五湖四海,硬是熟视无睹。话说那草坪,之所以斑斑驳驳,那是因为住在附近的孩子成群结队,日逐来这儿踢球。不光这儿,整个华盛顿广场的大草坪,看上去就是一个大运动场。任人践踏,踢球,野餐,看孩子,尘土飞扬。看惯了天安门官场那秩序井然庄严肃穆武警持枪红旗飘扬的派头,乍看这景象真还不是滋味。回过神儿来,才感到这儿更像是人民的广场,不,宁是全世界人民和民族的广场。

      搞五湖四海,从广场周边种植的树木也看得出来。粗略估计,美国本土所产的树种好像并不多。很多欧洲树种,如欧洲白榆,挪威杉等等。亚洲的也不少。中国产的就有国槐Pagodatree,栾树Goldraintree。其他还有American Sweatgum,American Beech(美洲榉),Willow Oak,Pin Oak,Swamp Chestnut Oak,产地是the Atlantic States,Scotch Elm,Bigleaf Linden,Smooth-leaved Elm,产地是Europe & America,抱了抱,两抱又三拃。White Ash,产地是America & Canada。最有印象的是那几棵Yellow Buckeye,有蓖麻一样的叶子,正在结实,似栗子而大,真像公鹿的眼睛,我想应该是马栗。后来到了东田(纳西州立大学),朝夕与它们相伴,就捡来煮了烤了吃,很好吃。当地人认为那是不可吃的。

       这些几百年树龄的参天大树,跟天安门官场的绝对无树,构成强烈的对照。任何人去过这两个地方,都难免会有这样的印象。为了难得的安全而牺牲生命的展扬,恐怕是某些地方的特性之一。

白宫门口,高高的台阶下面,也有身穿黑衣的警察在游荡。我问培兄,他说这是9.11之后才有的紧张。实际上,你如果提出申请,填个表格,还是可以获准进去一观的。

我没那个兴趣,也就没去费那番事。

黄褐色的石头建筑是印第安博物馆。馆外种植的有向日葵,玉米等作物。很亲切地发现玉米地边有拉拉痒。

红砖建筑是Smithsonian。外面满是花坛,种的有各种不知名色的奇花异草。

白宫门前的石雕宏伟壮丽(白宫及周围的石雕,石材全部是美国国产的)。青铜狮子神态威严。华盛顿纪念碑像一把利剑,插向灰暗的天空。池塘里游动着野鸭。

广场旁边的咖啡馆里,几个游人悠闲地品着咖啡。周围长着花卉和大树。树上树下有松鼠嬉闹。

卖旅游纪念品的摊贩,也有一些,但相对不多。数量上,大约跟里口山王家疃村头的摊位不相上下。卖的多是印了字样的T恤衫。一切一切,都透着健康与从容。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华盛顿一瞥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