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3 这是维也纳  

2012-03-14 19:56:01|  分类: 我的田纳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维也纳

 

从杜勒斯机场到维也纳,于路但见两边树木森森,培兄好几次提醒我,这儿需要减速慢行,因为是野鹿出没的地点。汽车撞上野鹿,对两者都是灾难。听说这些很提神。是完全不曾有过的话题。

到维也纳已是半夜。整个镇子没有灯光。月色下来到家门口,家门口没有门,没有院墙,没有篱笆。从大道直开到门前停车。如此祥和宁静的氛围,平生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小时候的农村,也没有这样过。哪怕是柴门,夜里也是要锁一锁,或插一插,别一别的。(第二天我早早起床出门,发现家家门口扔满了报纸。人家送报的也不下车,到谁家门口,把他家的报纸随手一扔(套了塑料袋)。后来才知道,同学们网购的笔记本电脑,人家送货的也是这么,夜间望你门口一扔了事。市立图书馆还书,也是这样,大门口摆几个大筐子,还书的人不下车,把书往筐里一丢了事。)

夫人是相熟的。一双儿女,虎子和爱玛,只见过照片。不同寻常的是,两个孩子那么懂事,那么喜欢客人。知道我坚持要住地下室,两个孩子不等大人吩咐,一人抱床被子就张罗着下地下室替我铺床。才八岁到六岁的样子。是家教,还是天性,真叫人羡慕和温暖。地下室本来是他们的地盘,到处都是两人的玩具。

听说过时差,倒时差,可是,在我都无所谓。反正不管怎么我也睡不着。在维也纳六天,累计睡了两三个小时吧。疲劳,难受,但没闲着。培兄在地下室堆满了书,叫我随便看;一大早带我绕镇子散步。他虽然也是五十岁的人,走路还像往常一样,几乎一路小跑。我这号腿脚,也几乎跟不上趟,何况时不时还要停下拍照。路边的深沟里,看见几头鹿,没拍下来。经过一把躺椅,也没拍下来,是谁以爷爷的名义捐赠的。人家可以用这样的方式纪念爷爷,为社区做点事,于是做了,做成了。这又是完全没有过的概念。

只有一次,培兄放慢了脚步,我才得以拍了两张,一张是那丛野竹,培兄说都成灾了,怎么砍伐也没有用,把我羡慕的要死。还有那些笔直笔直的树,培兄家后院里就有几棵,叫做鹅掌楸tulip poplar,中国也有,但这是美国种的,春天开的花较大些。后来到了田纳西,才知道那是他们的州树。

你也看到了,我特别注重的是人家的含蓄,那不事声张的富庶。看上去家家都是平房,其实另有一层藏在地下。就是露在上面的一层,也半隐半现在树林里。只有一家,门口有篮球杆那家,显得略为高调些,至于招来邻居的侧目。晚上门口亮着灯的,也唯有这一家。

开红花的大灌木那是紫薇;第一幅图那就是鹅掌楸。松树好认。叶子开始发红的那是茱萸dogwood。板栗认出来了?树冠很开张的,已经长满了栗蓬。主人是个孤老头儿。栗子熟了,自己不收,喜欢招邻居的小孩子来分享。到时候孩子们一捡就是一大筐,拿回家去烧了烤了来吃的。

那个大屋顶是社区的教堂。旁边的儿童乐园,在我看来似乎多余,因为貌似无处不是儿童的乐园。

房子看去一般般。不同寻常的是,那是各业主永久的地产,家家有后院,家家后院里巨木参天。所有这些,如果你不想改变的话,那就世世代代是你家的,谁也不能有所质疑和侵犯。这一点,你在国内,就是拥有千万家资,也还难以办到。还有那些邻居。家家如此。祥和静好。你到哪里去找那么多跟你一样的邻居。可是,这样的感觉,人家是家家如此。这是此处的皇帝老儿也无法拥有的感觉。我们的皇帝老儿和大大小小官人们,拥有的只是四周射来的嫉恨和仇视。

关于维也纳的散步路线,培兄有过很好的描写。抄在这儿,供你欣赏。那是我抱怨他写的学术论文不免火气之后,他发给我,好让我放心的。

 

(2010年5月11日)

附上一篇相对火气小的文字给你。是前年的一篇日记。急就章,错字肯定不少。但火气大概是没有。

 

理解你的不言。土八路,没办法。鳎涑闪耸芑队亩鳌F嬉斓淖洹0澳芨谋湮锲返男灾省N锢碜?〉

 

先写这些。

 

----------------

2008-2-3 星期天 晴 暖
醒来。5点多。天窗外依然是黑夜。
打开电脑,写英文作文指导给作文补习班学生。针对不同的学生,写出了三套不同的指导。
 
给他们摸底考试发现,无论是小学生还是高中生,问题大致相同:可说的话少,能说的话不善于组织。
写作的基本要领,从小学一二年级老师就不断教,不断讲。但由于缺乏个别的追踪指导,缺乏足够的练习和训练,即使是聪明用功的学生多少年也掌握不了作文的基本功。结果是10年下来,提笔写东西,不是三言两语兔子尾巴一样简短的宣言,就是洋洋洒洒的废话,语无伦次、胡说八道、言不及义、不得要领、不着边际。
一套套写完,发走。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是8点多了。明媚的阳光照在天窗外的树枝上。蓝天,但是,不是特别蓝。天空中有薄云。冬天的天空似乎难得快晴的蓝天。
小东西起来了。给他们弄热可可牛奶。跟他们一起吃早饭。
一个煮鸡蛋剥开,一切两半。给他们一人一半,他们居然觉得很新鲜,很喜欢,很珍贵的样子。要是让他们一人吃一个整鸡蛋,他们就很不情愿,哼哼唧唧,跟被迫吃药一样。
商品/物品包装的重要性。改换包装,原来不被接受、难? 员蝗私邮艿亩鳎涑闪耸芑队亩鳌F嬉斓淖洹0澳芨谋湮锲返男灾省N锢碜?〉化学转变,匪夷所思。
吃过早饭,让哥哥做麻萨诸塞州小学四年级练习题。第一波数学题已经做完。接下来是英语阅读和写作。让他好好做,一定要学会自己做,自己检查。
麻萨诸塞州到底是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所在地,是美国的文化中心所在地,练习题的水平似乎相当高,尤其是英语阅读写作。数学也开始引入统计学的概念。
妹妹在做她自己的中文学校数学题。
开车去one dollar一元店,给妹妹买彩色礼品提兜。妹妹中午要参加Anna的birthday party。Eike上个星期亲自带Lea和Anna姐妹登门来递交邀请。两个奥地利小姑娘先前一两个礼拜总是要跟妹妹聚会一次,不是妹妹去她们家敲门,就是她们来敲门,一起玩。现在妹妹忙,她们也忙,一两个月都难得一聚。今年暑假,她们全家就要彻底返回奥地利了。想想都觉得有些为妹妹惋惜。
 
过去三年半,妹妹很幸运。从懂事的时候开始,来了隔壁邻居Stephanie一家。S的女儿Madeline跟妹妹是很好的玩伴。Madeline虽然有时候会有些霸道,但她能说会道。妹妹跟她一起玩,语言长进很大,一下子也成了能说会道的孩子了(能说会道也有她爹娘的遗传在内)。
 
Stephanie家搬走,接着搬来了Caren和Eike两家。妹妹的近邻朋友、玩伴一下子由一个变成了三个,小老虎也一下子平添了Caleb, Joseph兄弟。这边年龄相仿的孩子一下子倍增,让Madeline好生羡慕。
 
Caren和Eike在这里都是租房两年。两年的时间,一转眼就要过去。
 
本来说出去买礼品很麻烦,费时间还费心思,不知道买什么好,干脆送给Anna一个非常漂亮的日本日记本就好。但小老虎表示担心,人家大人或许觉得笔记本漂亮,会喜欢,但是,那小姑娘会觉得日记本不象东西,不一定会喜欢。最后她娘决定,把姚红前年送的一个非常漂亮的长臂狗熊送出去。白色的狗熊软软的,不好用礼品纸包扎,家里又没有足够大的彩色礼品袋。老爹爹只好跑出去买。
 
还好,不到10点,一元店就开了门。要是不开门,等到10点或11点,大半的上午就过去了。上午过去,下午就稀里糊涂过去了,一天就糊里糊涂混过去了。
 
看到一个大的彩色礼品袋。拿起来看,显然是过大了,大得有些夸张。但是,看周围也没有更小的。
 
商店里没有别的顾客。一个东方人女子店员在整理货架上的东西。< BR> 
等她。觉得等了好一会儿了,她还是没有要过来的意思。给她招手示意。她来了。
 
身上零钱只有1块零5分。担心是否够。不能确定销售税到底是百分之五还是百分之多少。不愿意用20块钱的大票子买一块钱的东西,找回来一大把零碎钱。
 
店员在收款机上打出价格:1块58。看到这边诧异的神色,她解释道,“这种大的是1块5一个。小的是1块钱一个。”说着,抬手指示挂在墙上高处的比较小一点的礼品袋。
 
刚才左右前后看,居然没有看到。小的尺寸和花色更好,足够容纳那相当大的狗熊。加上销售税,正好1块零5分。
 
接着去Mageruder's买了15个柚子。两块钱5个。孩子她娘这些天吃的很多,一天要三四个。
回家,报告要买的东西都买到了。孩子她娘说,“都是从中国来的,在中国也就是几毛钱一个。”
 
“你也不能这么说。你能从中国买吗?one dollar店,不知道一天要卖出多少东西,才能赚回成本。看那里的顾客也不是很多。每月的房租,就够他对付一阵。”
 
安排好小东西要做的事情,将近10点。出去走路。
严寒天气过去,又是初春的感觉。空气潮湿,清新,清凉。
去年在 自家房子北角栽种了六墩水仙,现在还没有显示任何踪迹。有些人家的水仙花的花叶上个星期就已经窜出了地面,灰绿色的叶片已经有一两寸长。
水仙花,杜鹃花在中国是特别娇贵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这么皮实,怎么也冻不坏。水仙花的花叶窜出地面之后,只要长得不太长(两三寸),无论如何都冻不坏,即使是有强降温,气温下降到摄氏零下10度以下,地面冻得跟砖块一样坚硬。
最妙的是百合花。花盆里的百合鳞茎即使完全给冻成一个冰疙瘩,解冻之后就跟照样若无其事地抽芽,看不出丝毫受损的样子。不可思议。
从理论上说,发生冰冻的时候,植物细胞核内水分结冰。水结冰,变成晶体,体积膨胀,会涨破细胞壁,从而导致死亡。小麦之所以能够安全越冬,不会给冻死,是因为小麦细胞内有一种化学物质可以使水不会形成大块的结晶体。但是,从来没有看到百合鳞茎细胞内也有这样的化学物质的报道。
星期天早上,街道到处都是静悄悄的。去教堂的人已经出发了。不去教堂的人还没有开始出来活动。穿过空无一人的Meadow Lane Park。小公园的树林充满阳光。落叶树的好处---夏天浓荫蔽日,冬天阳光畅通无阻。
Washington & Old Dominion Tr ail,一路蜿蜒,一路阳光。跑步、骑车的,大部分是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朋友,家人。三十岁左右的人居多。四五十岁的人也不少。
鸡生蛋,蛋生鸡,弄不清是这些人身体好,是因为身体锻炼多,还是身体锻炼多,是因为身体好。
过Northside Park。路边小溪汩汩有声。溪水比上个星期清澈了一些。但还不是以前看到的那种清澈见底的清澈。
不远处,河狸的堤坝。过去几天来,堤坝建设似乎又有新的进展。堤坝之后的水湾更大了。堤坝上头,斜横着一根将近一丈长的圆木,直径二十厘米。
是河狸,还是好事者劳作的结果?
河狸有那么大的力量吗?那圆木少说也要七八十、一百磅重。
是好事者吗?什么样的好事者会大冬天的站在水里做这种事情?
是河狸在上游啃断树木,利用水的力量把圆木漂送过来的吗?圆木为什么会斜横在水坝上呢?
在人们的目力之外,自然在神秘中运行。人们注意到、想到、猜测到的事情只是其中的一个极小的零头,大概属于“万一”的数量级。
一开始看到溪流中出现水坝,没意识到是河狸的建设成果,只是以为是溪水冲下来的树枝树叶阻塞了溪流,过些日子溪水就会冲开阻塞,恢复畅通无阻。接下来的 几个星期几次路过,看到溪流阻塞越来越大,形成了明显的水湾,才想到可能是河狸做怪。
再一次,看到一棵直径接近10厘米的树倒在路上,根部给河狸完全啃断,跟斧头砍凿的一样,才确信是河狸。
好直、好漂亮的一棵树倒在地上。原来高高耸立、需要仰望的枝桠一下子变得伸手可及,降低到俯瞰的视角之内。树皮的质地、细枝尖端的叶芽一下子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感觉好怪异。怪异之余,还有一种莫名的震惊和悲哀,好像看到一个熟人依然没有冷却的遗体。
倒下的树木总是容易给人一种非常不同,非常奇异的感觉。去年春天后院给大风摧折的一棵野樱桃树倒下之后,后院一下子变成了热带丛林一样陌生的地方。倒下的树干根部直径将近两尺,依然有树皮跟树墩相连,水和营养通路没有切断,树枝树叶几个星期照样绿,只是变得更容易接近。
 
孩子高兴了。后院一下子成了从天上掉下来的乐园。他们有机会就在枝丛里玩耍,在那里建造他们的城堡,吊桥,插上了他们的旗帜。还在那里举行没有大人批准的野餐会。后来借来电锯,把倒树切割分段、收拾掉,他们显然觉得怅然若失,只是不会表达。
一只heron苍鹭静静地站在水坝下游的浅水里。看来是以这里 为家的一只苍鹭。已经在这里看到好几次了,在天空中缓慢排击翅膀飞行,如同电影中的慢镜头;站在小溪转弯处一动不动,如同一幅花鸟画。不能相信每次看到的都是一只不同的苍鹭。
小溪对面的Northside Park山坡树林也是充满阳光。今天没有一个人在那里散步或遛狗。
去年二月大约这个时候,漫天大雪,天昏地暗,五十米、一百米之外人马莫辨,带小老虎到这里来走路。今年看来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变成了万里无云的湛蓝。Clarks Crossing Field球场草地,草色已经有了明显的绿色。走下去,沿着球场旁边的沙砾骑马道向前走。相对松软的沙砾道走上去很舒服。一路清晰的马蹄印。
远处,高处,几头鹿站在trail的路边,好像是小心翼翼地探头探脑,又好像是漫不经心。一只迈着轻巧的步伐穿越小道,跑进左边的草丛树林。另一只从小道右边的斜坡树林里钻出来,接着又一只。它们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上道,了望,穿越小道,跑过去。有人骑车过来,它们也照样是不慌不忙。
快步走上前去。鹿已经完全不见踪影。
路边一片荒草,一片干枯的香蒲,cattail。香蒲花莖直立两米高,莖頂單柱圓筒狀褐色的花穗,挂着一撮撮白絮,看上去跟棉絮一样。不远处是山坡,树林。
透过稀疏的树林,看到了Clarks Crossing Park。林间的枯草地好像是有小径,一尺宽。不能确定到底是人脚踩出来的,还是自然形成的。走上去,地面是硬的,不是泥洼。沿着小径走过去,进入阳光普照的公园。
头一次上午来这公园。先前来这马术公园(equestrian park)都是下午,是太阳西斜时分。一度拍摄了夕阳西下的公园景色.当时计划一定要找一天早上来,拍摄早上的阳光照射的公园。今天是理想的早上,现在是理想的阳光。出门的时候却根本没有想到带照相机。
站在公园的草地边缘,回头看。一群鹿,六头,幻影一样。肯定就是刚才看到过小道的那群鹿。它们依然是漫不经心的神色和动作,好奇地看看这边,再把头转向别处,再低头啃枯草。它们尾巴下垂,没有一点惊慌。
穿越公园的大草坪跑马场,从公园正式入口处出来。迎着阳光往回走。
道路两边,高耸的树木,蔚蓝的天空。明净的蓝天映衬枝桠的景色总是百看不厌。
感觉热起来。脱下外套,走了一阵,还是觉得热。觉得里面的一层长裤多余。但没有地方可以脱。
感觉应当是11点半了。拿出棉大衣口袋里的手机看,果然是11点半。? 环植徊睢?BR>
以前教书,常常是最后一句话讲完,下课铃声响。上一次回青岛,带两个小东西跟外甥女蒋蕾出去。回家路上,谈起当年在大学教书善于判断时间的事情,说“现在这种能力好像还有,现在大约是12点15分。”蒋蕾掏出手机,果然是12点15分,一分不差。
走到家门口。一个小姑娘在试图开门。
大声叫唤“妹妹。”小姑娘回头,原来是隔壁的Christina。
她问Emma是否在家。跟她说,假如不在家,就是去Anna家了。
小姑娘听了,立即跑开。
家里没有人。孩子她娘已经用面包机发上了面。
 
估计是妹妹参加生日party,孩子她娘带小老虎出去走路晒太阳去了。
揉面,擀面,切葱花。卷起撒了油盐葱花的擀开的面团,放到平底锅里,盖上波里锅盖,拿到阳台上晒。
孩子她娘带小老虎回来了。他们刚才去Meadow Lane Park棒球场晒太阳去了。孩子她娘说,那边的太阳就是比后院阳台上的好,不知道为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就是那边没有任何遮挡,这边有树枝遮挡。”
“但也没有看到影子呀。”
“树枝在高处,很高,影子就不明显了。但是,还是遮挡了一部分阳光。”
“是吗?”
她的科学知识,物理学知识不怎么样。
油盐葱花面团在平底锅里又发起来了,发得厉害。孩子她娘说,用了很多酵母。
“用不着很多酵母。这种酵母很好用,只要一点就足够了,用多了无用,白浪费。”
“我就是要它大发一些。”
“发大了也没有什么意思。”
烙上饼。帮小老虎做中文学校的数学。发现上课两次,小东西对课上讲的东西很多不懂,但他不懂也不问。以前学过的东西也忘记了。很生气。
下午,全家去跟孩子上中文学校。孩子她娘见到了Judy,跟她说话。看到了Winnie Chen。没有跟她说话。不知道她是否看到了x,是没看到,还是看到假装没有看到。
看到了参加demo class的高中学生Irene。没有跟她打招呼。
 
很奇怪,这里的华人大人和孩子,大都是无礼的。给他们写信说写作班的事情,他们大部分不回信。只有他们觉得要用你,他们才跟你通信。
妹妹上课,不看老师,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
两个孩子共同的毛病,上课不能跟着老师,听老师讲。
小老虎凭借足够的聪明,不听老师讲课也能理解个八九不离十(但到了考试的时候频频出错,无穷的细节错误,他什么都明白,但什么都不是明白得牢实可靠,因此什么都考得差)。妹妹不如哥哥聪明,学术上更是脑筋慢得很,就完全不知道老师究竟在讲什么,讲了什么。
上个星期,妹妹从学校里拿回来科学考试的试卷。名词跟解释配对的题(fungi, omnivore, carnivore, consumer, habitat),考题7道她错了6道,等于没上学。甚至比没上学还差。不上学的孩子闭眼瞎猜,猜中的几率也要高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