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荡子绍庭  

2012-02-07 12:14:16|  分类: 寸草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荡子绍庭

 

荡子绍庭 - 李绍明1956 -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这是我的老侄,绍庭大哥的儿子炳希
 

我村虽至小至微,也颇有几个值得一提的人物。聪明颖异者有之,钦奇磊落者有之,胆略过人者有之,更不用说那些个地道能干的庄户把式了。

我最佩服的大英雄,当数一位本家大哥绍庭。他家是亲兄弟三个,大排行四个,绍庭是老大。亲兄弟是绍文、绍武,叔伯兄弟绍治是为老四。

说是“龙生九种,种种不同”,真是至理。就看这三兄弟,无论长相,还是品性,都截然不同。二哥绍文中等个头偏矮,老实巴交,简直一点光彩也没有。连腰板也是挺不直。除了唯唯诺诺,别的一句话也没有。特别站在二嫂面前,反差就更大。二嫂一表人才,又高大,又精神,说话是斩钉截铁,一般男人无此气概。他俩怎么就凑到一块儿呢?那就要怪旧式的婚姻制度了。那时候不兴谈恋爱。两人还是相过亲的。可是,万恶的媒人施了调包计,怕二哥人物不体面,相亲没让他本人去。替他相亲的,是我二大爷。

二大爷兆庆,字吉亭,以字行。吉亭二爷人高马大,可以说是仪表堂堂。练过拳脚,又精神,又利索。好穿戴,爱整洁。年轻时常常是白褂青裤,白袜青鞋,扎腿,肩搭块白羊肚手巾,手托一枝长烟袋。早上出门,还要来个亮相。如门前有人经过,他必是站定,轮换翘起两脚,用手巾啪啪两下把鞋面掸过。托起烟袋,扬首挺胸,如戏台上大牌一样,“哼鼟”一声清清嗓子,然后才迈方步开走——整个一个“人来疯”。

媒人的眼光是不错的。这样的事,二爷不但能干,而且爱干。不知道那天我这位爷怎样表演的,只听说姑娘给媒人领到河东,隔着河遥看河西,当下应允了亲事。

二哥二嫂入洞房、揭盖头时是怎样的情景,外人就不得而知了。只看见后来二嫂对二哥还是好的。特别是街面上,当着人,颇懂得给自己的男人留面子。常说,“我的男人,我欺负他也就是了。旁人想欺负他,不行。”

二哥当过兵,炊事兵,是共产党员。村里党员不多,有事开支部会,他管举手。

三哥绍武,和二哥大不相同。除了个头差不多,再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首先脸型,二哥的脸一点也没有突出之处。三哥却是哪儿都突出:大脑门,高颧骨,尖嘴巴,眼珠外努,目光炯炯,精神过人。晚年收敛,温和中带些狡诘。小时候,他爹兆勤老伯对他期许甚高,要培养他“跟洋鬼子拉呱”,就是说要他学外文。那是日本人占领的时候。

绍武哥的独门绝技是牵机。我父母织机,要请他牵。他对我爹和我有评论。我考上大学,他说,兄弟,你以后学问可能比小叔大,但有一样,你恐怕比不了他:口才。

老四绍智,后面还会有说起他的时候。这里就不说了。因为跟上述三兄弟不是同胞所出,说来意思不大。他是我们村出的最大的官,作到副县长,但人物平平,村里人不大提起他。

我要说的是大哥绍庭。绍庭长相、性格跟二哥、三哥又大不一样。他是我们村的唐璜。一生潦倒,无任何作为,可是没人不羡慕他,佩服他。他身躯高大,尽管并不挺直。不缺力气,尽管从来不做出力的事。马脸,高鼻。黄眼珠,眼光里满是善意的骄傲。是很有看头的一张脸。

他似乎是孤独的。不大合群,没见他跟谁一块儿做过什么。因为早年有对不起妻子的事情,所以老伴儿和儿子对他也冷淡。他也颇耐得寂寞,晚年一个人住在东大荒中看苗圃,连村里也不大来。

岂料他年轻时可是个敢作敢为的人。

说到他对不起妻子,是这么回事。那时候他在青岛闯穷,走街串巷卖香油,借人家一个楼道安身。忽一天,来家接妻儿去青岛,说是生意不错,发财了,置了房屋,接老小去团聚。我那老嫂子是个老实不过的人,欢天喜地跟着去了。果然有房子,不但有房子,还有好多人招应。只是丈夫转身不见了踪影。原来是大哥赌钱,把她押上,输给人家了。

日本鬼子时代,他在胶州城混。在集上偷盗,给人抓住送到日本宪兵队。小偷小摸,自然是一顿臭揍。人家也不用大刑,就是拿脚踢。一脚踢过来,他“唉呀”一声惨叫,滚到床底下。又一脚踢过来,一声惨叫,滚到床底下。踢够了,拿他也没别的办法,放人。他疼得捂着肚子出来,来到集上卖皮靴,日本人的皮靴:钻床底的时候,见有双皮靴不错,顺手掖在了怀里。

后来,日本人抓民伕,抓到了他。给日本人运给养,遭了点罪。几百人推着架子车,浩浩荡荡,日本兵持枪押着,跑也跑不了。平生没下过力,这苦头不好受。

走了几天,实在受不了了。心想,推了半天,还不知车上什么东西。趁鬼子打盹儿不注意,弄开一包看看。原来是服装。不错,这一包还是成套的军官服呢。俺大哥也就顺手牵羊,穿起一套,大摇大摆,走了回来。

也不是一生没下过力。倒运的时候,也打过短工。至少有一回,帮邻居脱过塈。

脱塈这个词得解释一下,因这技术现在怕已失传了。跟脱坯差不多,同样是预制砌墙的材料,只不过脱坯是无水操作,脱塈是有水操作。脱坯用一个长方盒子,像砖一样大,木制,五面,一面开口装料,压实了,磕出。通常两盒连体,一下脱两个。脱塈是一下一个,因为它大。有多种型号,小塈,大塈(大八寸),炕面子,六六脱,新尺寸还有砖五。小塈用来砌内墙,打炕,大塈砌外墙,炕面子是用来打炕,封山豁子。这些都有点技术性,以后也许还会说到它。

大塈最大,长老尺(也叫修造尺)八寸,约有市尺一尺三吧,宽一半,厚四分之一。脱的时候用塈挂子,类似前边所说的坯盒,只是没有底,四面。找平地面,放平,把和好的泥巴铲起,放进去。按实,抹平,把挂子提起,长方体的泥巴自己立住。

做这活儿得两个人,一人铲泥,一人抹挂子。为什么叫抹挂子?因挂子提起后,多少沾点泥,要用手蘸水,把里面抹一遍,一来把残泥抹净,二来沾层水,下一个容易脱。所以还得用一个脸盆。

铲泥比较是单纯力气活,塈的质量,主要在抹挂子,要按的实,不然脱出来可能缺角少棱。还要抹得平,更不消说。但是也要铲泥的配合。铲泥的负责和泥。泥巴要不干不稀,稀了立不住,干了抹不开,还沾挂子,半天洗不清爽,影响质量,也影响进度。铲的要不多不少,多了或少了,脱出来有大有小,要不大不小就得抹挂子的格外处理,费时费力。配合好了,抹的人不费力气,一把两把按实,再两把三把抹平,轻轻提起,也没有沾泥,撩一把水四下一抹,端端正正再放好,静等着铲泥的回转来。

那天脱的是大塈。大哥铲泥,东家抹挂子。那东西沉,一铲泥怕不有十几斤重。东家那天也急了点。院墙给大雨冲坏,没有现成的材料修补,趁天晴赶紧脱塈。大哥干的无精打采,东家心急,都是乡邻,也不好说啥,忍不住就嘟哝着催促,叫“再快点儿”。

一来二去,大哥不由得心头火起。他先是狠狠地兜底铲了一铁锹干泥,供应上。东家苦了,好容易和匀了,按实了,提起来,当然是挂子里外全是干泥,费好大劲洗刷干净,刚刚放好,两手还没离开挂子,大哥的下一铲已经到了。这一铲别有目标,照准东家的大拇指可就铲了下去……

人的指头,下边垫着木头框,结果可想而知。东家当下惨叫一声,两手捂着指头就往家跑。大哥鼻子里笑一声:“我叫你‘再快点儿’。”

听起来颇像是《水浒传》里的事情。

 

老大哥老来,厚道多了。晚年一人住东荒、看苗圃,不但挣工分自食其力,尚且做手工补贴家用。他的手艺是编蒲袜,扎笤帚,主要是扫地的大笤帚。蒲袜,是小孩子穿的草鞋,不特别上底。他有点德政,编的蒲袜不光好看,还不耐穿。诀窍是完成之后,拿小刀从里面暗暗挑断几根经,或者切的似断不断。不是到处切,只在脚外首着力处切断几根。好处是买的时候看不出来,回家给小孩穿上,头一天舍不得怎么穿,第二天穿上一使劲准坏。这样做的好处是显然的:穿坏了当然还要买,对增加消费,拉动经济,也不无贡献。在全球经济衰退的今天,笔者有救世之心,不敢私而秘之,且将金针度与人吧。

老大哥也不是有意这么做。完全是顽皮禀性难改。据说他一边做最后处理,一边且自言自语:“叫你穿吧,穿破了,看你爹不打你小狗日的。”口气温柔之极。

扎笤帚也这样,外面好好的,笤帚把儿的内里,却夹用断烂秫秸,或本是好秫秸,他也不厌其烦,给割断两根。卖的时候带水分,结结实实。回家道儿上给风吹干。使一天,把儿就懈松;不到第二天就呜呼哀哉,身首异处。

他的笤帚还有个好处,就是卖得贵。背了走三十里路赶高密集,我是骑车去。老大哥是宁可卖不了,也不降价卖。有一回,一个买主抱怨贵,大哥没等人家走远就嘟哝:“用着扫坟,你就不嫌贵了。”我乡风俗,葬礼上必用崭新大笤帚,象征性扫一扫。好像是左扫三圈,右扫三圈,边扫边念叨:一扫金,二扫银,三扫骡马成群。他说的是实话:那件事上用着,还真没人嫌贵。

 

谁能想到老大哥真的温柔。二姐跟我说,我小时候刚学着走路,脑后头留撮老毛儿(男孩脖子后发际处一撮头发留长,扎个小辫,为讨口彩,希望当事人能活到很老),谁见了谁喜欢(比现在好多了)。特别绍庭大哥,笑眯眯的,老爱拿烟包、烟袋引逗我走。二姐在一边看,看我扎撒着小胳膊,踉踉跄跄,往前走两步,看看够着了,大哥再倒退一点,引着一直走,直到急哭了。

 

老大哥,可知道小幺弟在写你哩。

 

附记日前访三姐,三姐补充了一个绍庭大哥的故事。上餐馆吃面,规矩是等客人吃完了,数碗算钞。大哥吃完,把碗反扣头上,戴上帽子走人。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