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里口山咏叹调之发昏章第二  

2012-01-08 16:03:18|  分类: 里口山咏叹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里口山咏叹调之发昏章第二

 

跑遍里口山,我才明白:山沟是有个性的。它们的个性,来自地势,也来自历史,有必然,亦有偶然。必然,你没法改变;偶然,你更无选择。

所谓地势,包括位置,高度,阔狭,走向,坡度,以及周围山岭是平伏敞阳,还是陡峭急峻。里口山没有多高,最高峰418.2m,但其中山沟的高低,已然对生物种群有了影响。虽然流域局面不大,地质性质均一,基本是花岗岩和变质岩造成的微酸性多沙壤土,但上述这些,仍造成一些显著的差别,包括土层厚薄,日照多少,风力、风向和冷暖的不同。

所谓历史,那就是我们不甚了了的了。为什么这条沟里生长了这些,那条沟里有繁荣了那些,这并不全是地势所造成。像一个较大、较老的官僚单位,它长育、包藏了哪些人才和人渣,固有其天时地利人缘的因素,但亦有数不清、弄不明的历史偶然。一个学派和风气会自我加强和复制,另一些主张和作风会衰弱或消亡。人存政举,人亡政息,这些道理,在山沟的生态系统里照样存在。

你只要看看,这条沟里纯生着芦苇,那条沟里则繁荣着虎杖;这条沟里茂生着红蓼,那条沟里则清一色的戟叶蓼;到处都不多见的鬼箭羽卫矛,在某条沟里大肆其猖獗;另外的沟里,则盛生着别处少有的杞柳或刺榆:你就会明白,它们各有自己的历史,而历史是既不能选择,又不能复制的。这正是悠悠天道的又一面。

我相信你能种活一棵草。可是,种活一条山沟?你在说什么。

 

除非有外来事件的巨大影响,这些山沟的生物种群及其比例就不会改变。我能想到的事件,是上世纪50年代的合作化、大炼钢铁,60、70年代的兴修水利,80年代的改革开放,封山育林;此刻现行的,是铺天盖地的农村城镇化。

1975-76年,姜家疃水库修建,淹没良田300亩,整个姜家疃村的经济结构发生剧变。粮作无法继续,农田上山,改营林果。这是人们所知道和关心的。至于那些淹没在库底的小山沟,连同它们的古老居民——独具特色的动物和植物群体,没有人惦记过。

人口增加,住房占地,可耕地减少,农田上山,这都是意料中事。除此之外的几个事件,想必没给这些山沟造成多大影响。大炼钢铁,曾毁掉大片山林,但没有毁掉那些卑贱的野草。合作化与改革开放,无非给零碎的地块儿换换主人。地堰还是那些地堰。而三十年的封山育林,则绝对有利于小生境的形成和发育。

自从500年前明永乐年间,王姓和姜姓农民前来落脚,这些山沟就是这样子。经过最初的砍伐、烧荒,修整地堰之后,这些山沟基本定型,而这些野草群落或许就是那时候形成的。明清两季,生活方式相续相承;新中国历次运动,可能改变了人们的想法,却没怎么改变这些山沟里的荒草。

除了这次。正在进行着的城镇化运动。开发商和政府官员利益相合,有钱者建别庄、住别墅的欲望,农民山林和土地缺乏所有权,短期利益诱惑,保护意识淡薄,致使这个运动像山火失去控制。它正在夷平整个山系,吞下整个流域。区区里口山,哪里还在话下。

可我知道:即使是一条数百步的山沟,也是这个星球独一无二的。它是大自然费时千百年的杰作。毁了它,你就永远地失去了。

而那些美丽和活生生的,在挖土机的巨铲和履带下,没哼一声。

这是业呀。

阿弥陀佛……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