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shaoming1956的博客

昏昏灯火话平生

 
 
 

日志

 
 

又是里口山。。。  

2012-01-12 21:54:11|  分类: 里口山咏叹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里口山……

 

今天去了姜家疃。曳第三号柘杖,背小相机。

经过王家疃,鬼使神差下了车。明知道没有了那条山路,从此就可以不去了。可还是去了。

当然,尘土飞扬,机声轰鸣,挖土机和大卡车在作业,挖,填。还有几条小山沟没去过,这回找补一下。上得山去,横着走,过一道沟,翻一道岭,去和它们作别。四道,还是五道,心里有事,没记清。全了,王家疃的所有岭沟和岭冈,都已覆盖了。

进村,上人家去聊天儿。是一王姓老先生,务农,对盖庙、修路很无奈。房子是典型的,68年盖的石头房,五间,总长也就十米多一点,里净顶多四米。小孙子白白净净,在炕上看电视。炕前没有足够的距离。里间屋门槛上方是三代同堂全家福大照片和新挂历(燕喜堂发的,跟我家的一样);北墙上电视上方是老两口的大幅合影。都穿中式红袄,很喜庆,很美满的一家子。

比较特别的是,两大照片之间的墙角处,挂一条幅,是老人家的长辈手书的,词曰:甘当墙根草,不做墙上枝。伴妻教子走正道,何须他人知;阅遍万卷书,亦有不识字。肯于自学通天路,何愁登无梯。落款。

这真是好。老农民,岂可轻敌。

正是中饭时候,小屋里暖意洋洋。人家留我用饭,我辞谢。小店里买包饼干,一壶可乐,边走边看临街门楼上的匾额。这个村兴这个。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木制的牌子,挂在门右首,从门楼的角度说话是左首,绿漆的俩字:谦舍。还有村东一个很牛气的大院子,显为外来者所拥有,高大门楼上,沉重巨匾曰:桃花坞。黄铜门环,兽面衔吐,等等。另一牛气人家,是南街36号,有巨大大叶朴和竹丛的那家。对联和匾都还没来得及刻永久性的,只是纸写了糊上去,道是:

清风明月本无价,远山近水皆有情。横额曰:诗书继世。

这次还看到一个别致些的,道是:倚山卧溪。字也不坏,笔画隶意,字形却是竖长。

 

里口山三个村子中,姜家疃最为敞阳。虽说也是依山傍水,可一点也没有局促之感。街巷有整齐,有不整齐,可是大都宽敞。房子也是低矮,院子前面多有菜地、果园,形成两重院子,奢侈大气。因是冬天,没有树叶遮拦,走在街巷里,抬头随处看山。村里也是干干净净,而且没有车马之喧。

门楼上的匾额,似乎比王家疃还多些。似没有外来的牛家;普通住户,不但临街的,就是靠里的房子,也多有用匾的。大多是吉祥如意,富贵吉祥,福乐康宁等俗词儿。较为别致的计有紫微高照,紫气东来,紫阳富贵,雅居生辉,惠风和畅。

无端地,我尤其喜欢一个“安居乐业”。

安其居而乐其业。有其居而有其业……平和,朴素,安定,贞祥。跟什么“与时俱进”云云,恰成对照。

 

想起了王家疃那家王姓的老者。他的东邻,是城里的某局长,买了人家的老房子,拆了另盖的。不顾王家的反对,硬把地基抬高整整三尺。村俗是东不得压西,因太阳出自东方。被人压了,老大憋气的。这回不但以东压西,而且起了屋之后,造成王家靠东两间屋子地面终年湿漉漉的,墙皮往下掉;不能垒舒适传统的土炕,只好用砖打炕……

那个当官的,在村里口碑甚劣。别业住了不几年,还在任上,呜呼死了之后,村里人并没有应有的同情云。

看那官人别业,弟兄俩两座屋毗连,一个大斜坡上去,两道大铁栅栏门。门外古木参天,门里满院大杏树,好不气派。可是,细看之下,铁将军把门,冷冷清清,蓬蒿生阶,真是古诗里说的:宫女如花满春殿,只今惟有鹧鸪飞。

对了,官人别业门楼上有匾,是三个字:玉满堂。

 

跑野马了。本来想说说姜家疃。

姜家疃特点是开阔敞阳,村前溪水,绕村一转,满溪里长着蒲草芦苇,有些段落,纯生着一种极其风流蕴藉的水草——戟叶蓼。花序小小,一点不招摇,颜色也素素的,或白中带点微绿,或淡淡的粉色,却是鼎鼎有大名,因宋代无名氏画过它。从复制品看,暗淡的烟叶子底色上,几撇黛绿的蓼叶,几乎融入背景,不可分辨;一只小鸟,飞来落在挺直的草梗上,色彩也是深暗。唯有的亮色,就是那几点蓼花,美艳极了也风流极了。从中悟出对照的力量。

芦苇蒲草摇荡弄影中,蓼花编织的美艳画图中,就有村妇村姑在浣衣。小溪故意安排成层层的跌宕,沿溪绕村,怕不有五七段,每一段跌宕处,既是通往对岸的溪桥,又是群女浣衣之所。多有城里人开车来此洗衣的,一来用水不花钱,二来也享受点村居的野趣。洗好的衣服,就在溪边的晾衣绳上晾晒。

不过,姜家疃却以同名水库而知名。水库不大,可是好处却就在这个不大。坝长约五百米,库长也就千余米,分上下两湖,镶嵌在高高低低的环山里。对岸山色,清清楚楚倒映在水中,一层层浅蓝深黛,一层层新绿赭黄,远近高低,在水里参差错落。水中野鸭,岸边芦荻菰蒲,秋来衰柳荻花,落霞孤鹜,令人触景伤情,不胜其长天秋水之思。

面对浩浩大海,那又是别一番情味。英雄豪杰,会有劈波斩浪,或挂帆远航之想吧。可我这号琐琐小人,只会得望洋兴叹。登泰山,游故宫时,也是这感觉:这不属于我。可是,面对一个小山包,和一个小水塘,那感觉就亲切多了:我可以想象有朝一日,我儿子替我发了家,我成一个财主佬了;我就可以买下它;哪一天,我就可以坐在岸边,看太阳从我的水面上升起啦……

实在儿子发不了家,我还可以做白日梦自我安慰:我可以在村边租间小房,作个业余隐士,那时候,唐诗里那句“四面云山谁作主,数家烟火自为邻”,也可以切合洒家的身分了。只是轻轻d,轻轻d,不要醒来,不要醒来……

可还是醒来了,因还要说那些山沟沟。山沟沟可是更加像样。比起王家疃的那些,这里的山沟更多,更长,更多样。山沟里多有大树,水潭;山沟尽处,往往出人意表就有鸡犬人家。特别是靠近军事禁区那边,有一小屋,隐藏在果园中。近屋一株巨大的桑树,果时落的满地都是。桑树近旁,山溪有一跌宕,形成半铺炕大小的小潭,水下沙石可数,水声泠然,大暑天也让人打个激灵。坐在桑荫下光滑的石头上,濯缨濯足,没有别的词儿好说,就一个字:爽。

还有好多关于山沟的好话,因已然累了,就省着吧。相信还会有回到这个话题的时候的。

    最想说的,是那家农家乐。就是有小瀑布,有山羊和群鸭的那里。可是今天不行了。改天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